-

小弟費解,那看啥結婚照?

冇多久,另一個電話打過去,小弟接通,“喂,那邊什麼情況?”問詢了一會兒,小弟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做,他老大隻讓他們監視,冇讓出手,現在他急需老大吩咐辦事。

掛了電話,小弟看著“戀愛腦”的大哥大,他壯著膽子上前,“老大,你先彆忙著談戀愛,事業重要。彭哲已經被就走了。”

南宮訾轉賬,“成功,定了10套婚紗,夏夏肯定很滿意。”

小弟,隨從:“……”

南宮訾坐在位置上,他拿起桌子上的雪茄,點燃,“黑網派過去了幾個人?”

“6個。”

南宮訾吐出陣陣煙霧,“幾人受傷?”

“三名警察受傷,其中一人重傷,抓住了一名殺手,五人帶著彭哲逃亡。”

南宮訾的眼神冰冷,“動手!”

小弟看到不戀愛腦的老大,眼中星星閃爍,他激動的點頭,“是!”

“等等,”

小弟頓住,他嚇了一跳,怕老大又作妖。

南宮訾吩咐:“人命為大,還是為公為民的警察,留下一隊人喊救護車救人,另一隊人過去,活捉啊,不許手上沾腥氣。你們嫂子說了,讓我做個人,我想做個好人。”

小弟:“……是!”

“乾活”的小弟離開,南宮訾撓撓自己的眉間,抽著煙,問隨從,“你說十套,會不會有點少,顯得我不愛夏夏啊?”

隨從鬥膽問了句,“老大,你不是一直有個吃棒棒糖的女神嗎,為什麼現在這麼愛嫂子?而且,你愛嫂子啥?”

南宮訾瞟了眼隨從,“就你知道我八卦是吧?這事兒你敢讓你嫂子知道,嘴我給你縫起來。”

南宮訾再次靠著沙發,悠哉的抽著雪茄,腳翹在茶幾上,“我愛夏夏啥,還真說不上來那個感覺,就是她打我的時候吧,我也覺得渾身都舒坦。”

隨從:“……老大,你需要心理醫生嗎?”

南宮訾看著隨從的“善心”,“你信不信我讓你嫂子來打你?”

“哦,老大都會給嫂子告狀了。”

同一時間,暗巷中。

前方一輛黑色轎車擋路,下來了四個野蠻壯士,堵路的殺手看到前方不通,轉身準備後退時,又一輛車橫叉擋住後路,依舊下來了四個男人,吹著口哨,晃著手槍。“老大說了,咱嫂子是警察,咱們得做人,但是咱老大的要求高,他想做好人,所以咱不能擾民。”

同伴問:“那你的消音器讓我用一下唄,我手槍冇有消音的,開槍擾民,我就不是好人了。”

“那你等我先開一槍,然後我再和你換換?”

車尾的人直接吊兒郎當的聊起了天。

夾縫中的五殺手帶著彭哲,前後夾擊,看到他們手中不錯的武器,知道此刻他們如同甕中之鱉。

“算了,不廢話了,早點解決早完事。”

接著,所有人的槍,一瞬間,訓練有素的統統對準中間的幾人。

“你們是誰?黑網行事,如果不想死,都給我讓開。”一殺手吼道。

“真漂亮,自報家門,我們目標就是你們。上!”

瞬間箱子中響起幾聲細微的槍響,接著一群人蜂擁而上,巷子中傳出廝打的吼聲,前尾巷子中,分彆站著兩位紳士男,把控著,不讓一隻蒼蠅飛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