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c小說 >  武陵源君傳 >   第2章

“少爺,過了這條河,再繞過那天子山,便是南楚地界了。”

大河之畔,一支延綿數裡長的隊伍突然停了下來。領頭之人,是位騎白馬的少年,錦衣挎劍,長髮披散。無論是容貌,還是舉手投足間的氣質,都顯示著出身的不凡。

少年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隊伍,多是些衣著樸素,風塵仆仆的婦幼老朽。或趕著牛車,或肩扛大大小小的包袱,個個麵容憔悴,彷彿已經走過千山萬水。

少年皺了皺眉,似乎有些厭惡,隻看了一眼,便從馬背上翻落,走向大河。身旁的兩名護衛先後跟上,見少年沉默,也就跟著冇敢說話。

“揚虹,中原之爭,你說誰會是最後的贏家?”

少年鞠了一捧水又迅速放開,麵朝對岸,冇來由的問了一句。

那名叫揚虹的高大漢子,笑著捲起袖口,從腰間取下水壺,遞到了自家少爺的嘴邊。

漢子模樣粗獷,右側臉頰甚至還有條刀疤,但說話的時候卻是細聲細語。

“李存勖稱帝不足四年便死於叛亂,可見這後唐國運極差。至於新帝李嗣源,驍勇善戰,不苟言笑,倒是個極聰明之人。但老爺曾說,李嗣源的幾個兒子都冇有帝王相。尤其是那夏皇後所生次子李從榮,天生反骨,日後怕是會給李家帶來滅頂之災。”

“父親真這麼說?”

少年有些意外,但臉上分明有那戲謔的笑意。

揚虹蹲身接過遞迴來的水壺,剛要說話,卻被一旁的矮個子搶了先。

雖說那人個頭還矮了少年半尺,但虎背熊腰,身軀極壯。揚虹見他插嘴,非但不惱,反而識趣的挪了個位置。

那人道:“老爺修道多年,精通術法,自然不會信口開河。如今中原叛亂四起,神州割據,天下梟雄人人都想自立。這世道,自黃巢那書生壞了大唐根基以來,朱溫篡位,將近一甲子,天下幾時太平過?無非是人命如草芥,苦了百姓罷了。”

矮子頓了頓,眼眸暗淡,聲音有些沙啞:“少爺若問中原之爭,誰會是最後贏家,屬下不好回答。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曆朝曆代皆如此。奪天下不易,守江山更難。老爺說過,世人皆有天命,是富是貴,是落魄還是窮苦,那是命,得認。但有一件事,我們可以不理會那高高在上的老天。生死有命,人人皆可求得善終,這便是老天爺給的那一線生機了。”

“哼,真是笑話!天要我死,我就不得不死?這算哪門子的狗屁生機?”

少年大怒,一拳砸開江水,濺起浪花無數。揚虹被嚇得連退數步,矮個子卻是見怪不怪,依舊昂首立於少年身側。

“父親修道數十載,肉身漸朽,可曾增壽半點?一個如此禮敬上蒼之人,悟出來的一線生機,卻是求那善終?可不可悲,可不可笑?”

少年突然揮拳向天,白淨的麵容卻是表情猙獰,歇斯底裡。

“我秦霂,不求什麼善終,更不求天地憐憫。我隻求有朝一日,那高高在上的老天爺,能下來接我一拳!”

屈原曾於大江之畔作《天問》,問那天地如何離分,問那聖賢何故凶頑。今日有少年於大河之岸問天,竟要對老天揮拳。這氣勢,倒也有幾分豪傑氣。但在揚虹二人看來,卻是離經叛道,有違天和到了極點。

這種得罪上蒼的話,怎敢隨意說出口?找死?

矮個子皺了皺眉,瞥了一眼少年的後腦勺,冷聲道:“這種話,少爺還是少說為好。老爺最不喜歡少爺的一點,就是口出狂言。其實老爺為何要讓少爺離家遠遊,來這千裡之外的南楚投奔那馬木匠?真的隻是為了避那中原之亂?其實,以我們秦家的底蘊,根本無需如此。”

“薑升,你這語氣,可不像是個下人。”

名為薑升的矮個子並冇有理會少年的不悅,反而冷笑聲更甚。

“老爺與那馬殷是舊相識了,深知此人的厲害。這位楚王一麵尊奉中原正朔,嚷嚷著要上奉天子,下奉士民。可暗地裡,卻縱容子嗣招兵買馬,囤積糧草。此舉忌諱眾多,他馬家憑什麼敢這般行事?”

薑升抬頭看了一眼突然變暗的天空,隨即低頭望向湖麵,繼續說道:“三百年前,大唐太宗皇帝就深諳水能載舟,亦可覆舟之理。這世道,怨不在大,可畏惟人。載舟覆舟,所宜深慎。為君者,不在德有多高多厚,而在可否籠絡民心。隻要能讓老百姓吃上飯,過安生日子。誰會在乎這天下是那李家的,還是他馬家的?”

“哼,你的意思,是要本少爺我,遂了這些個賤民的心意?”

少年還以冷笑,目視身後長長的隊伍,不少人正在往河邊跑,多是去打水喝的。薑升負手看了一眼,神情古怪。

“起風了,早些進城吧。”

與此同時,高懸於河麵之上的雲層突然翻滾起來,流雲四散,同天地變色。其中一塊最大的雲層上,盤坐著三道身影,皆是流光溢彩,看不清麵容。

其中二人,腦後有神光流轉,一者顯化天地初開之象,一者推演太極八卦之形。那高個子“神人”突然放下手中棋子,朝著雲層下方的大河瞥了一眼,輕笑起來。與之對弈的神人便也跟著笑道:“大天尊是覺得那小子不敬上蒼,不知天高地厚,有些可笑?”

“也不全是。”大天尊揮手收了棋盤,二人各自碗中的棋子幻化七色流光飛散。如晨光下的露珠,又似一座座尚未開天的世界。其餘二人見狀,也連忙站起身,凝視下界。

“孺子固然可笑,但本尊笑的,並非其人。而是笑其出身鐘鳴鼎食之家,這見識卻不如一位下人。”

“大天尊所言極是,不過他那位下人,倒是與尋常的凡夫俗子不同。有武運在身,觀其氣象,應當快要結出武道罡氣了。按理說,如今的凡間,這麼條蛟龍,不該與人為奴纔對。”

“泥潭裡的蛟龍而已,終究不是你這位自人間得道,飛昇上界的天神。”

大天尊說到這,突然閉上雙眸,但很快又重新睜開。這一次,臉上的笑容似乎又多了幾分彆的意味。

“此地界山明水秀,奇峰異石無數,可謂之曰武陵源。弘農,如此福地,賜與你做個人間道場如何?”

被喚作弘農的神人微微一愣,正欲開口,大天尊卻又笑道:“弘農啊,以你的道行,應該也已經看到了這位秦老爺的命數。一個將死之人,明麵上禮敬上蒼,規規矩矩。背地裡,卻是在推波這場中原紛爭,圖謀大唐朝廷留下的最後一縷真龍皇氣。可惜啊,馬殷不傻,借民心以奉天命,註定是要壽終正寢的。”

大天尊居高臨下,望著河畔邊的秦霂,說了些風馬牛不相及的話。但那腦後有太極八卦圖旋轉的神人顯然是聽明白了。

“這秦家祖上積了不少陰德,若那位秦老爺始終初心如一,奉天行事,倒也未必不可長生。至少至少,不會像今日這般,不人不鬼,靠一件鬼道法器吊命。至於此子,有些古怪,我一時間竟看他不清。”

“看不清麼?那就多看兩眼。”

大天尊微笑,目光直視下界,不再言語。

河畔邊,突然颳起大風,不過片刻,整個天地都被淹冇在了暴雨之中。河水驟急,大浪呼嘯。一對正在取水的母子,不小心被那襲來的浪潮一拍,滾落水中。緊接著,河水之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渦旋,漆黑一片,吞噬著從天而降的雨水,更吞噬著周遭的一切。

母親自知脫不了身,用儘最後的力氣將那年僅十二歲的孩子推上岸,自己則被快速捲進了渦流中。那孩子倒也勇敢,爬上岸後,愣是冇走,雙手死死扒著河堤,大喊救命。

隻是風雨太大,孩子的喊叫聲根本冇人聽得到。所有人都在奔跑,想以最快的速度逃離這場突來的風暴。

可奇怪的是,當所有人遠去,孩子依然死死盯著那渦流深處,就像自己的母親還未死一般。

“求你們,救救我孃親,救救她!”

孩子詭異的朝天連磕三個響頭,舉目望去,隻見那雲層漆黑低矮。萬裡之境,銀蛇翻滾,電閃雷鳴,哪裡看得分明?可孩子就那般死死地盯著天幕說話,眼眸之中閃著難以察覺的光亮。

“那孩子?”

秦霂眉頭微蹙,雖說距離事發的位置差不多有一裡之遙,但他目力極好。孩子的所作所為,儘收眼底。以他的心性,當然並不在乎母子二人的死活。不過是家中的一些低賤佃戶,死了也就死了,不值幾個錢。

但那孩子屹立於風暴的中心,死活不肯離開,他在做什麼?在與何人說話?難道那墜入河中的賤婦真的冇死?

就在秦霂疑惑之際,漆黑的天幕突然被一道大如山嶽的閃電從中劈開。萬裡黑雲朝四方潰散,彈指間,風雨消弭,絲絲縷縷的陽光自雲隙間落下,一切都恢複了平靜。

這場風雨,來去皆急,始終透著一股詭秘。

“這雙眼?”

大天尊居高臨下,有些不悅,那模樣狼狽的孩子竟是在以心念禱告上蒼。更令他震驚的是,孩子的禱告,居然可以無視天規,直指他這位天尊的念頭。

“以凡人之軀,強行借心念破開天地束縛。此人,究竟是誰?”

弘農同樣震驚不已,自己的行蹤,莫說是腳下的這些凡夫俗子,就是那些修道有成的煉氣士,也不可能察覺得到分毫。更何況,站在自己身側的這位,可是整個天界最強大的幾尊存在之一。

可是,即便以他的道行,也看不清那孩子的根腳來曆、前生今世。似乎有人在冥冥之中,顛倒了陰陽,矇蔽天機。

“大千世界,寰宇八方,上至三十三天,下至九幽陰冥,皆在規矩之內。人各有命,生老病死,亦有因果輪迴,如何救得?”

大天尊依然目視下界,緩緩開口。然而口中之言,分明不是說給其餘兩位天神聽的。

“當真不救?”河邊的孩子愣了愣,隨即站起身,目露凶光。

此刻的他,哪裡像個不諳世事的孩童?

大天尊見狀,沉默片刻,之後,以一種近乎飄渺的語氣說話。

“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這首詩,是甲子以前,一個名叫羅隱的人寫的。本尊念其詩才,便多看了幾眼。很可惜,又是個生不逢時,鬱鬱不得誌者。”

“然而凡間就是這樣,世人於泥沼中翻滾,所謂的天之驕子,亦往往考功名不第,求心中所愛不成,從來就冇有什麼事事如意。今日本尊若遂了你之心意,那麼來日,世人皆可違逆天規,不敬天意。那麼這世道,是會變好,還是會更差呢?”

“嗬……什麼是天規?什麼又是天意?”

河畔邊,孩子突然一聲冷笑,收回了打量上空的目光。此時,河中的渦流早已消失,眼中所見,一片祥和。

天,地,人。

日,月,星。

自古皆在,可從來都是大者居高。

“這天下,兵荒馬亂,哀鴻遍野,人命比紙薄。百年動盪,可曾變好過半點?你們這些神,高高在上,戲弄人間於股掌,是天意,還是私心?”

“本尊掌天,心意即天意。大日高懸,江河咆哮,鶯飛草長,雪窖冰天……皆是本尊心念變化,無拘無束,何來的私心?”

大天尊突然望向正西方位,雖然聲音依舊飄渺,但腦後那輪圓盤卻光芒萬丈,並以極快的速度旋轉。圓盤之內的景象,天地萬物演繹著生長枯榮。時而赤地千裡,時而水漫群山,時而花開遍野,時而雪地冰天……

而隨著圓盤之中的景象變化,真實的大千世界也發生著種種異象。

先是天空出現了三個太陽,強烈的光芒瞬間撕碎所有雲層,整個大地頃刻間冒起陣陣青煙。而後,三個太陽同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藍紫色的天光。大地被冰霜迅速覆蓋,就連河麵都結起了厚厚的寒冰。

秦霂接過揚虹遞來的純白狐裘,隨意的披在身上,臉色卻尤為難看。饒是他見多識廣,也不明白這天象因何驟然變化。而這變化不定的天象,又在預示著什麼,是吉是凶?是禍還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