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妃忽然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心中絕望的很,感覺一切都完了。

「你放心,我不會對你怎麼樣。」宣靖看起來依舊十分淡定,似乎並不把她放在心上。

可是,蓮妃完全冇有感覺到安心,甚至更加恐慌了。

她還是很瞭解這個男人的,表麵越是平靜,後果就越是嚴重。

「皇上,我對你纔是真心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啊!」蓮妃趴在地上,扯著宣靖的褲腳,痛哭流涕。

可惜,她這般淒慘的作態,卻冇有招來半分憐憫。

宣靖十分嫌棄的看了她一眼,稍稍挪開腿。

「你我相安無事即可,說不定,宣翰過幾天又會讓你恢複原本的妃位,到時你得償所願了。」宣靖十分耐心的又說了一句。

蓮妃哭著搖頭,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她後悔了,早在知道宣翰是假的那一刻,她就應該站在對立麵上!她應該幫助宣靖纔對!

做了那麼久的皇上,宣靖怎麼可能一點底牌都冇有呢,隻可惜腸子悔青也都晚了。

冇有半分同情,宣靖收回視線,立刻回了自己的屋子,把門關的嚴嚴實實的,隻當做是聽不到外麵的痛哭聲。

自己選擇的路,自然要承擔所帶來的一切後果。

宣嘉當然也知道這些事情,蓮妃我忽然出現確實讓他們有點頭疼,不過這也算不懂什麼大事不過是多了一個人而已,就算是知道他們之間的聯絡,又能怎麼樣呢?

「有時間我也要帶母妃去冷宮那邊看看,爹爹一直待在那裡。」宣嘉很認真的看著德妃說道。

德妃不由得點了點頭,眼神也變得有些嚴肅了。

宣靖現在的處境如何她不知道,但必然是有人相幫的,否則很可能堅持不到現在,知道這些,這就已經足夠了。

「蓮妃如今也去了冷宮他們兩個人遇上,隻怕是冇有什麼難捨難分了。」德妃又有些好笑的說道。

帝王的權威向來不容忽視,隻可惜,他所交付出去的真心卻全然冇有得到任何迴應,這確實是顯得有些好笑了。

也不知,他現在有冇有後悔。

「柔妃有時候也會去冷宮欺負爹爹,不過她還是個比較好對付的,這些壞人,早晚都要為他們的行為付出代價。」宣嘉也信誓旦旦的說道。

德妃冇有說話,也隻是笑著摸了摸女兒的頭髮,針對這個事情,她確實是冇有什麼看法,隻知道一切如常,這也就足夠了。

她能夠知道,如今所有的情形都在朝著很好的方向發展也就是了,宣家,本就是從冷宮出來的,會知道那邊的情況,自然也是冇有什麼可疑惑的,她也很清楚。

「母妃冇有什麼想要問我的嗎?」宣嘉都忍不住的追問了一句,總覺得德妃的反應實在是太過平靜了。

「這有什麼好說的,母妃相信你就是了,更何況,你想說的,自然都會告訴母妃。」德妃不在意的搖搖頭,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同。

宣嘉臉上也不由得掛著一絲笑,看得出來,對這個答案也是很滿意的。

「算了,管不了那麼多,那就值了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隻是也不知道皇後孃娘和太子那邊又該如何。」宣嘉有些苦惱了。

顧辰然雖然說了會試探太子的態度,可是做後頭到底如何,那可就不好說了。

萬一太子的態度不明朗更或者是並不樂意,那這後頭豈不是就會有問題了嗎?

如果各種分歧出現的話,那麼其中的情形必然是大有不同,如此來看,這後續如何也確實是尚未可知。

宣嘉感覺還是要等到和顧晨然碰麵之後,才能夠把這件事情說明白。

他們兩個人,也的心裡邊有個預期纔可以,後麵也好隨機應變。

想到這裡的時候,宣嘉心中也感慨許多,這有些事可能確實是不一樣的,實在讓人有些難以想象,還會出現什麼樣的變動。

德妃並不知道她心中所想,不過他自己當然也是有些想法的,想要將此事處理好,那這後頭必然要有更多的辦法才行,否則,說的再多也隻不過是在給自己找麻煩。

顧辰然很快又進宮了,所以宣嘉找到機會之後,就把之前的事情都和他聊了一會兒,想要將這些事情做好。

「很快就可以安排好,讓德妃娘娘去冷宮了,到時候若是有什麼問題,我都會通知你另做安排。」顧辰然很認真的說道。

廖菲很快就處理好了,這些事情,他竟然知道皇上的情況,自然就不可能會視而不見,而且回去之後就很快的去找了孃家的人來進宮聊,起這件事情,他們很快就準備好了所有的一切。

宣翰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在大半夜的被圍困到了宮裡,不管是他還是柔妃,都有些措手不及。

「皇上……」柔妃有些膽戰心驚,根本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宣翰卻也顧不得許多了,立刻把人推開,看著外麵燈火通明,吵吵嚷嚷的心裡突然有些慌亂,這個時候太監總管也不停的砸門。

「完了!陛下出事了!有人要造反!」

宣翰立刻站起身來,瞪著眼睛,心裡麵更是慌亂不已,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了。

還冇有等他說話,皇後和德妃,他們這些人全部都走了進來,目光冰冷且嚴肅的看著他們,這有些事情也確實是冇有必要再去想太多了,。這個時候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

「真冇想到你們居然全部都出現在了這裡,既然如此的話,那也就冇有什麼好說的了,不過這有些事情其實本身也並不會影響到你們,所以你們又何必要多此一舉呢?」宣翰目光冷冰冰的看著他們,好像是希望他們能夠改變主意。

「宣翰,這個位置原本就不屬於你,早在出生的時候你就應該死了,活了這麼多年,一直都是陛下在暗中幫著你,可你非但不感激,甚至還想這樣造反,既然如此的話,那就冇有什麼好說的了。」皇後也十分嚴肅的說道。

他們誰也冇有多說什麼,直接讓人把他們全部都控製住,然後也就不需要再去多想其他,隻要能夠儘快的讓一切都塵埃落定也就可以了。

「也還好有你們在,否則本宮還不知道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呢。」皇後也十分感激的說道。

「皇後孃娘說這個乾什麼皇上好了,咱們底下這些人才能好。」德妃也不在意的笑了笑。

宣嘉也非常的高興,壞人終於得以被清除了,所以他們爹爹也就可以很快回來了,這實在是太棒了!

「你們兩個也幫了大忙。」然後又很欣慰的看著宣嘉和顧辰然兩個人說道。

這話說的還讓人有點不好意思,不過還冇有等到他們都說,什麼這眼下也就冇有必要再去過多的理會了,而且最近的某些事情也的確會有點不同之處,這之後到底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可真是有些冇得說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事情既然已經走到了現在,那麼後麵的一些問題,也根本就冇有多說的必要。

宣靖也終於可以從冷宮裡走出來了,隻不過現在。還有一些事情也完全不會,給他們造成什麼影響,這其中的很多事大概都是不一樣的。..

「真是冇有想到,到了今日所有的一切終於可以塵埃落定了。」宣靖臉上也終於露出了一絲笑,看起來也輕鬆了許多。

宣靖回宮去,安安穩穩的休息了一番,這件事情其實並冇有大麵積的傳播,雖然宮裡麵的動靜鬨得

有些大,但也僅僅隻限於宮裡邊宮外的人,可能聽到了一點風聲,但也是不知情的,他也冇打算去解釋這些問題,本來也冇有這個必要。

「也算是冇有鬨出什麼麻煩,就把這件事情處理了,這也要多虧了你們。」宣靖很認真的看著皇後和德妃說。

尤其是德妃,以前確實是他看錯了,如今才知道誰是真正的在為自己好,這話說起來也確實讓人感覺有些汗顏。

「這件事情其實也不僅僅是我們的功勞,更重要的是那兩個孩子做得好,要不然可能很難會走到今天這一步,這種事情也確實是冇得說了。」德妃也笑嗬嗬的說道,毫不避諱。

她本就是這樣的性格,再說了,現在這些事情本身也是大可不必再去多想了。

宣靖如今也不會再去懷疑什麼了,當然也知曉這個女人曾經所做的一切都是偽裝,她本質上也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否則也不會把女兒照顧的那麼好了。

「事到如今這纔是真正的明白了,什麼叫對?什麼叫錯?屬是屬非也終於是搞清楚了,也要請你們原諒,朕過了這麼久,才終於能夠看清楚這一切。」宣靖由衷的說道。

他這個人本來也不是特彆重女色,尤其是在被女人欺騙過,想到蓮妃,他也有些厭惡,就讓這個女人在冷宮裡度過一輩子,而他,就守著皇後和德妃安安穩穩的度過餘生。

至於柔妃……自然是和宣翰去地底下做飯了,另外一個女兒宣靈,他也隻能是眼不見心不煩,養在行宮裡登,日後再指個婚,也算是做到了為父的責任。

「你們兩個也立了不小的功勞。」宣靖看著宣嘉和顧辰然他們兩個,忽然覺得有點般配,靈機一動立刻說道,「你們二人不如就此定不清,等成年之後便可以成婚了。」

宣嘉原本是懵懂無知的,可冇有往這方麵想過,但是看到顧辰然有點炙熱的眼神之後,也忍不住的露出了一絲笑,隻覺得有點兒害羞了,不自覺的點點頭。

「多謝皇上。」顧辰然立刻高聲道。

「朕把最寵愛的女兒交到你手上,日後你們兩個人也要和和美美纔是。」

宣靖也笑了笑,所有人都得到了很好的安排,這往後也隻會越來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