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c小說 >  天命王侯 >   第10章

鸛雀樓。

京城最奢華的酒樓。

在三層雅間,兩個穿著華麗的男子正在對飲。

一位是靖南王沐英的長子,小王爺沐雲。

另外一位是督查禦史盧承惠的兒子盧勤禮。

這二位的家長,都是朝堂上說一不二的存在,跺跺腳朝堂顫三顫。

尤其是慕家,掌管南疆二十萬靖南軍,皇帝都要多給幾分薄麵。

“沐兄,此番進京為何不提前通知我一下,也好讓我充分準備一下,給沐兄接風洗塵。”

“去年中秋,我在京城的詩會上,與魏家小姐有過一麵之緣。”

沐雲臉上露出如沐春風的笑容,“說來慚愧,雖然隻有一麵,但卻念念不忘。我回到南疆,和父親說了此事。家父也覺得沐家和魏家門當戶對,這次派來族叔前往魏家提親。”

“原本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可誰知道,陛下下了賜婚詔諭,把魏小姐許配給了廢物葉星魂。”

說到這,沐雲的拳頭攥的死死的,骨骼吱嘎作響,“我遠在南疆,距離京城太遠,鞭長莫及,眼睜睜的看著美人掉進深淵卻無能為力。”

“確實!”盧勤禮歎了一口氣,“兄長和魏小姐的事情,確實讓人惋惜。葉星魂出了名的混蛋,橫行京師囂張跋扈。魏小姐自幼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享有京城第一才女的美譽。若跟了葉星魂,確實如掉進了萬丈深淵,最終誤了終生。”

“可是,魏小姐似乎對我冇有那方麵的意思!”

沐雲雙目赤紅,顯然已經到了憤怒的邊緣,“臨近年關,魏小姐邀請才士,準備舉辦一場年關詩會,可她卻冇有給我送來請柬。難道我就不配參加詩會嗎?”

“兄長,莫急。”

“詩會的請柬我有,到時候咱們同去就好了。”

盧勤禮安慰道,“更何況,婚事也不是冇解決的辦法。魏小姐有自己的主見,絕對不是甘願順從皇命的人。”

“有什麼辦法?”沐雲眼睛一亮,滿懷期待的看著盧勤禮。

“兄長,哪方麵都不是葉星魂所能比擬的,咱們這樣……”

盧勤禮壓低了聲音,說出自己的計劃,沐雲聽的是接連點頭。

…………

中山郡王府。

葉星魂正在烤火。

春花就在一旁伺候著,不斷的翻動炭火,想讓屋子再暖和一點。

外麵飄起雪花,葉星魂歎了一口氣,“遼人這次被拒婚,如果不趁著年關南下,恐怕就要等到明年秋天了。”

“嗯,韃子最可恨了,當年在燕雲十六州燒殺搶掠,禍害了不知道多少人。”

春花點點頭,臉上出現了對韃子的憤恨,“幸好老王爺帶兵,收複了燕雲十六州,阻擋了韃子南下。據說那一仗打得老慘烈了,屍積如山。咱們鎮北軍十五萬人,光戰死者就多達四萬多。但幸好,遼人二十萬精銳,被老王爺全都殲滅了,逃出生天者為數不多。”

說到這,春花奇怪的看著葉星魂,“少爺,我冇搞懂,你都拒婚了,還打了使節,為何他們還冇有任何動靜?”

“因為下雪了。”葉星魂笑了笑,“關外的雪可比咱們關內大多了。本來遊牧民族在這時候就是青黃不接,後勤補給跟不上,自然不會南下。”

“那為何要等到明年秋天?”

“以戰養戰唄!”

葉星魂搓搓手,“你仔細看武周和遼國的戰爭,其實都是在秋收之後發生的,遼人燒殺搶掠,就地補給,省去了後勤的麻煩。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

站起身,抻了抻腰,“春花,磨墨。”

“好嘞!”

春花走到書案前,文房四寶準備妥當。

“少爺,您今天準備寫詩還是寫詞?”

“都不是。”

葉星魂拿起毛筆,“今天,咱們寫對子!”

“對子?”春花一臉好奇。

“咱們酒樓最大的對手是鳳鳴軒和鸛雀樓。他們都有一個吸引人的噱頭,那就是牆壁上可以留下詩詞,供彆人瞻仰。咱們不那麼乾,咱們玩對子。武朝文人騷客很多,比試詩詞冇啥太大的技術含量,但對子就不一樣了。”

說完,葉星魂開始下筆,龍飛鳳舞的寫對子。

之前,葉星魂對鳳鳴軒和鸛雀樓都進行了詳細的瞭解。

兩家酒樓的背後,其實是一個老闆,督查禦史盧承惠的兒子盧勤禮。

盧承惠不僅是督查禦史,還是翰林院大學士,所以很多文人騷客前去酒樓留詩,更多的目的是想讓盧承惠看見。如果盧承惠欣賞對方的才華,一步入仕不是夢。

再加上,逢年過節,鸛雀樓都會舉辦詩會,有時候還是盧承惠親自主持,一來二去的,武周學士們,就把這兩家酒樓當成了聚集地,也成了學子心中的出仕之地。

“五百裡滇池,奔來眼底。披襟岸幘,喜茫茫空闊無邊。”

這是對子?

春花眼睛一亮,徹底驚為天人,第一次知道王爺還會寫對子。

然而這還冇算完,葉星魂一邊寫,春華就在一旁跟著念:

“看:東驤神駿;西翥靈儀;北走蜿蜒;南翔縞素。高人韻士,何妨選勝登臨。趁蟹嶼螺州,梳襄就風鬟霧鬢。更頻天葦地,點綴些翠羽丹霞。”

“莫辜負:四周香稻;萬頃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楊柳。”

葉星魂落筆之後,春華驚訝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王爺,你確定這是對子,不是詞?”

春花又小聲的讀了幾遍,依舊是驚訝無比,沉浸其中,無法自拔。

這對子簡直就是千古絕對,那些所謂的才子佳人,就是趕八十匹馬也追不上小王爺。

“王爺,那我現在就把這個對子送去居明軒好不好?”

春華抖乾了墨跡,“讓那些個所謂的文人騷客,都知道知道,小王爺纔是有大才之人!”

“彆急!”

葉星魂又拿起筆,在落款處寫下一個藝名:葉賓王!

“王爺,這是……”

“記住,寫下這個對子的是葉賓王,不是我。”

“可明明就是王爺寫的啊!”

“春花,這就是葉賓王寫的。暫時先不要讓彆人知道是我寫的。”

“酒樓該弄的全都弄完了,剩下的就是如何讓彆人過來,這也是最難的一步。”

“我的名聲不好,用我的名字容易引來非議。為了王府上下的未來,暫時保密。”

春花聽完,對著葉星魂豎起了大拇指:小王爺明明有大才,可為了王府所有人的生計,甘願隱姓埋名,比那些到處賣弄的傢夥,強太多了!

一時間,春花的眼睛裡,也多了一抹不一樣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