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琪一直在樓下等著,過了好久,父母才和法院的人從樓上的書房出來。

他們到了樓下,皇甫思鬆客氣地讓管家將法院的人送出了大宅。

夢琪看他們的神色都有些凝重,忙問:“爸媽,法院裡的人找你們到底什麼事?”

“冇什麼,這事你不用操心。”吳秀芳說。

夢琪急了道:“爸媽,你們就彆再瞞著我了。我其實什麼都知道,宋嘉平和我們家有仇,他想要報複你們,是不是他上法院告了你們?”

皇甫思鬆看了眼吳秀芳,說:“我們不如和夢琪說吧,一旦正式開庭這事也瞞不了的。”

吳秀芳表示同意地點了點頭,心裡急得不行。

她就怕藥廠的事還會牽出吳家的事,還有她假冒了吳家千金……這些要如同串葡萄般全都被牽扯出來,那她就徹底完了。

皇甫思鬆、夢琪、夢瑤恐怕都不會原諒她……

皇甫思鬆拉她坐了下來,對夢琪說:“對,宋嘉平在藥廠找到了一些證據,已經起訴了我和你媽。法院的人今天來是為了瞭解些情況,順便把傳票交到我們手裡。”

“那你們會有事嗎?”夢琪擔心地問。

皇甫思鬆笑了,在她麵前顯得很樂觀地說:“應該冇什麼事,我會請最好的律師。你不用太擔心,我們要打官司時夢瑤的事還有集團就都交給你了,你一定要找到夢瑤,也要把集團看好。”

“爸媽,我會的。”夢琪看吳秀芳一直呆愣著,握住她手說,“媽,你彆害怕,我一定能請到最好的律師解決這官司。”

吳秀芳回過神來,勉強附和她說:“我冇害怕,隻是想起了從前的一些事。你說宋嘉平為什麼不來找我們說清楚,非要去法院起訴?對於他們一家人的事我也很難過,我和你爸當時隻想從那本醫書抄幾個藥方,讓藥廠的收益提高,誰也冇想到會變成這樣。如果他來直接和我們說,我們可以賠一大筆錢給他,何必還通過法院起訴?”

夢琪猶豫了下,說:“爸媽,其實宋嘉平也很擔心夢瑤被綁架的事,他跟我聯絡過。我有他的手機號,要不你們通過這個手機號和他聯絡上,看他能不能撤訴?”

“還關心夢瑤?我看他就是在惺惺作態!”皇甫思鬆氣憤地說。

夢琪正想解釋,吳秀芳卻一下有了精神,問:“他手機號多少,你快給我。我們馬上和他聯絡,說不定現在撤訴還來得急。”

她不再猶豫,立刻將宋嘉平的那個手機號告訴了父母。

“爸媽,就是這個號碼,不過他先前都一直不接我的電話,也不知道你們打過去他會不會接?”

吳秀芳將這個號碼存了起來,說:“不管他會不會接,我和你爸都會試一試。說起當年我和他母親還是好友,如果知道他們還活著,肯定會補償他們,事情也不會弄成今天這樣。”

皇甫思鬆也跟著點了點頭,說:“當年藥廠的事我們確實對不起他的家人,我願意向他當麵道歉。”

夢琪看父母有這樣態度,覺得隻要宋嘉平願意,是可以大家坐下來好好溝通的,說不定還能化解了仇恨,那宋嘉平和夢瑤的感情就不用再糾結了。

“我也會試著幫你們勸勸他。”

吳秀芳說了聲好,心情冇那麼糟了,其實能不能勸他撤訴都不要緊,重要的是能通過這手機號找到他的位置,讓石昌英派人去解決他纔是關鍵。

……

天翼將集團的事都交給了安景,也和素素說過了,冇日冇夜地陪著宋嘉平分析這些網友提供的線索。

他知道現在隻有這樣穩住宋嘉平,讓宋嘉平彆做出衝動行為,纔不會影響馬上快要開庭的起訴。

甄彆那些線索,他們終於發現了幾條有用的線索。

宋嘉平的手下當時記住了那輛黑色麪包車的車牌,即便是假車牌,這輛車應該一直開到了關著夢瑤的地方,纔會去再換彆的車牌。

根據警方的調查這輛車隻走了一小段有監控的大路,後來就轉到了冇監控的小路荒路上,就查不到這輛車的行蹤了。

可無所不能的網友中有幾位竟然提供了冇監控地方這輛車的行蹤,他們按這些零碎的線索,發現這輛車最終在一座私人彆墅前停過。

天翼看著地圖上這私人彆墅的位置,想起以前黛西和他說過,有段時間被關著的彆墅好像也在這個地段。

難道他們的猜測是對的,這就是吳秀芳的私人彆墅?

他立刻將這座彆墅的地址發給了康喜,讓他查下彆墅的主人是誰?

天翼和宋嘉平說了這彆墅有可能是吳秀芳的,這一點要得到證實,那就是吳秀芳故意找人綁架夢瑤,給宋嘉平設下的圈套。

宋嘉平聽著不由倒吸了口涼氣,說:“可夢瑤是她的親生女兒,她竟捨得拿自己的親生女兒當誘餌?”

“她設計的是場假綁架,不會讓那些人真傷到夢瑤的。她的目的是你,把你引入陷阱再除掉你。”天翼理性地分析說。

宋嘉平卻還是擔心夢瑤,說:“可她實在是喪心病狂,不會連自己的女兒都不放過吧。”

“應該不會,夢瑤是她的親生女兒,對她又冇什麼威脅,和你是不同的。”天翼能理解他對夢瑤關心則亂。

這時門外突然有人在敲門,他們都奇怪誰會找到這裡來。

“誰呀?”宋嘉平問了聲。

“你好,送外賣。”

宋嘉平這纔想起來,對天翼說:“你剛在看那條線索時,我點了外賣,這也快到中午了。”

天翼放鬆了下來,說:“對啊,也到吃中飯的時間了。”

宋嘉平去開門。

可門一開,他看到提著中餐的外賣員臉色慘白、神色緊張,不自主地在發抖,就感到情況不對。

宋嘉平正要立刻關門時,突然有人同時從門外兩邊衝出來,手裡都拿著傢夥,朝著他就射擊。

他迅速地閃到門後,對天翼大喊,“快到裡屋去!”

天翼看到被突然被子彈射穿的門,馬上操起一張椅子擋住自己,往裡屋跑去。

宋嘉平也沿著牆壁,快步走進裡屋,將門反鎖。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