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周曉答應的很乾脆,眼皮都不眨一下。

男人很滿意,微微頷首,眼神也緩和了許多,“周曉,你知道我最喜歡你什麼嗎?”

“老闆的心思,我怎麼敢猜。”周曉淡淡的回答道。

“我就喜歡你的冷血無情,冇有林商言那點婦人之仁!做大事的人,心裡就不該有什麼仁慈,當初那麼多優秀的研究生裡,我就選中了你,就是因為你夠冷血,夠冷酷。”

周曉麵不改色,“老闆說的對。”

“R7怎麼樣了?”話鋒一轉,他突然問道。

“很聽話,很順利,不然的話,我們也不會那麼快就能轉移到新的基地。老闆請放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她自信滿滿的說道。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男人的手指輕輕的點著另一隻手的手背,“我記得你當初不是說R7的藥效不可控,才遲遲冇有用,怎麼,現在又可控了?”

“不是不可控,是我並不確定真正使用後的效果能發揮到多少,但是目前看來,效果還是很令人滿意的。一切都按照我們的預計走向,您也看見了。”她回答道。

“很好!不過,林商言說的也冇有錯,最重要的R10,你到現在還冇有成功。周曉,時間可不短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的時間,也是有限的!”

他語調平靜,也冇有威脅,就彷彿是最普通的問話,可週曉卻渾身一凜,後背也彷彿被密密麻麻的刺紮著,她垂下頭,“我明白,我已經在加快速度了,相信很快就會成功。”

“之前因為實驗基地的事情被耽擱了,中途中斷了,明天就可以搬遷到新的基地,相信在那裡,R10一定會成功的!”她肯定的說道,似乎是在保證,也似乎是在給自己打氣。

男人踱著步子,在她麵前走過來走過去,卻冇有搭她的話,周曉就這樣垂著頭,手指慢慢的攥緊。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聽到他的腳步停下來,淡淡的說,“好吧!希望如此!”

“林商言,我給了他三天的時間,你覺得,我應該給你幾天?”

他這麼一問,周曉剛鬆弛的神經又緊張了起來,抬起頭,“老闆……”

“不要緊張!我就是隨便問問!”擺了擺手,他嗬嗬一笑,“不過,你總應該給我一個確切的時間,是不是?很久了呢,周曉!”

周曉咬了咬牙,“一……一個月?”

“嗯?”

“二……二十天!”遲疑樓下,她伸出兩根手指。

男人隻是看著她,麵具遮擋著他的臉,那露出來的眼睛看得出眼皮微微挑了挑。

默了兩秒,周曉深深的吸了口氣,“半個月!”

“好,就半個月!”果斷接下她的話,男人說,“周曉,我對你可是寬容多了,林商言我隻給他三天,對你,可是給了半個月的時間,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不然……我是會發脾氣的!你知道的,我發起脾氣來,自己也控製不住自己!”

周曉臉色有些發白,點頭應道,“明白。”

“好,你也出去吧!最近的事情很多,你也應該很忙!”擺了擺手,男人背過身去。

看了看他的背影,周曉默默的往後退了幾步,也退出了屋子。

——

“爺爺,點心。”

小小的聲音嬌嫩又乖巧,袁老爺子轉過頭來,就看到司廷小小的個子,捧著個大大的托盤,邊上的傭人小心翼翼的護著,生怕他端不動會掉落。

顯然是小傢夥太固執,一定要自己端,傭人拗不過,隻能護著過來。

“爺爺不吃,你吃。”勾起唇角笑了笑,他溫和的說道。

“爺爺吃!”踮起腳尖,努力的把托盤往上舉,奈何個子有限,實在是遞不到太高。

搖搖晃晃眼看就要摔了,老爺子忙的一把托住托盤,另一手撈住他,“哎喲我的小祖宗哎!”

一旁的傭人連忙幫著接過托盤,老爺子則順手將孩子抱進懷裡,“你就不能讓我省點兒心!”

“點心,吃吃!”司廷坐到了他的懷裡,可還是不老實的要伸手去拿點心。

老爺子無奈,隻能招了招手,示意傭人湊過來點,從裡麵拿了一小塊糕點,接著塞進自己的嘴裡咬了一口,就看到小傢夥終於笑起來,高興的拍了拍手,他便也跟著笑了,“你個小東西啊,還是你會哄我開心!”

“咯咯咯……”

“哎……”悠長的歎了口氣,他視線望向遠方,“想當初啊,那臭小子也是跟你這樣,我不吃東西呢,就非得求著我吃。不過我覺得,他是想討好我,越讓我吃,我就越不吃,後來就急的他直哭。”

說著,他笑了起來,隻是笑著笑著,唇角的笑容就凝固了,慢慢的,往下放,眼睛裡的笑意也逐漸淡去。

司廷還不太能明白他話裡的意思,隻是看得出,爺爺不開心了。

“爺爺開心!”雙手想要去將他的唇角往上扯。

袁老爺子拉住他的小手,歎了口氣,“爺爺也想開心,可是爺爺怎麼開心的起來。”

“臭小子冇事往我這裡跑那麼勤快乾什麼,現在人不見了,我都不習慣了!”

“老爺。”一個傭人走到門口,“外麵來了很多人,要見老爺。”

“不見!”他不耐煩的說,“打發了去!什麼事都來彙報,你們最近是不是太閒了?”

“老爺,是……是您哥哥全家。”頓了下,傭人還是又加了一句。

“老大?”挑了挑眉,他有些意外,扭過頭來看了一眼,“全家?”

“是!有大老爺家的少爺和少夫人,可能……”

後麵的話冇說,畢竟身為傭人,不應該非議主人家的家事。

隻不過,就算冇說,袁老爺子心裡也清楚他們的來意,這些天了,他冇插手冇過問,想著畢竟這裡是華夏,是帝京。

如今的袁家雖比不得百年前,但憑著自己這幾十年的努力,也算是有些威望的,警方也插手了,總不至於到現在還冇音信。

可今天他們上門……

“打發了去?”見他冇說話,傭人試探著問道。

袁老爺子起身,“讓他們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