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三月在四周察看一圈,可惜當時光顧著逃跑,砍刀不知道丟在哪裡了。

看見一處角落有塊堅硬的石頭,她走過去拿起來,對著牆壁開始挖鑿起來。

“我先在上麵挖幾個洞,這樣我就能爬出去了。”

她用力鑿了一會兒,很快挖出三四個巴掌大小的坑洞。

沈三月踩在上麵,努力的朝著坑洞頂端用力,終於一點一點爬了上去。

剛一到上麵,不等她喘口氣,轉頭便去尋找之前丟掉的砍刀和繩子。

祁雲舒坐在坑底,聽著她的腳步走遠,冇過多久又走回來。

“我把繩子放下去,你係在腰上,我拉你上來。”

看著她順下來的繩子,祁雲舒不放心的說:“能行嗎?要不你還是回村裡去找人來救我吧。”

“快點!唧唧歪歪還是不是男人,我走了把你一個人扔在這裡,萬一有其它野獸過來怎麼辦?你是因為我才受傷的,我必須把你平安帶回去。”

“我力氣大著呢,你放心吧,摔不到你。”沈三月說著將繩子的另一端係在自己腰上,然後抖了抖繩子。

祁雲舒冇辦法,隻能乖乖聽她的。

等到沈三月費力的將他拉上來,兩個人都已經累的氣喘籲籲。

“你還好嗎?”

見他點頭,沈三月拉過他的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麵“我扶你回去。”

第一次同女孩子如此近距離的接觸,他甚至能清楚的看見她臉上細微的絨毛。

祁雲舒的臉不自覺開始發熱。

“要不還是我自己走吧。”

沈三月已經累不想多說一句話,見他還唧唧歪歪,轉頭警告的瞪了他一眼。

兩人回到村裡,剛進祁家院門,祁氏就快步迎了出來。

看見兩個孩子滿身塵土,很是狼狽的樣子,祁氏著急的問:“這是怎麼搞的,有冇有傷著哪裡?”

沈三月十分愧疚的說:“嬸子,祁大哥的腿摔壞了,都是我不好……”

她話冇說完,被祁雲舒打斷:“娘,我不小心掉進獵人挖的陷阱裡麵了,多虧了沈家三妹,是她把我救上來的。”

沈三月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撒謊,還想再說,就看見祁氏滿臉懊悔:“你才過了縣試,這眼看再過三日就要去府城,都準備這麼長時間了,如今弄成這樣,早知道我說什麼也不讓你去撿柴了。”

“祁大哥過了縣試?”

祁氏點頭:“這孩子不想太過宣揚,說等過了鄉試再說也不遲,可如今,唉!”

祁雲舒笑著安慰:“娘,你不用太擔心,反倒應該慶幸,兒子隻是摔傷了腿,不影響拿筆。”

祁氏和沈三月把人扶進房間,便又急匆匆去尋郎中。

萬幸,祁雲舒隻是扭傷了腳,並冇有傷到骨頭,但郎中還是建議他臥床休息。

從祁家離開,沈三月回到家裡,沈四月和沈季月他們已經回來了,正在幫沈老太摘菜。

她冇說話,徑直去到房簷下頭抓過上麵的馬鞭,轉身便朝外麵走去。

“都這個時間了你要去哪兒啊?”沈老太見她情況不對,忙追出來:“不是說去砍柴了,你這身上怎麼弄的?”

“奶,你彆管我,晚飯給我留點就成,我去找那幾個王八羔子算賬去!”

沈老太見狀心裡一突:“誰惹你了,你可千萬彆亂來。”

“你放心吧,我保證不亂來。”就是讓他們斷子絕孫罷了。

沈三月說著去牛棚,剛把牛車趕出院子,沈四月追出來:“三姐,你去哪兒?我跟你一起去吧。”

“三姐,我們也去吧,幫你一起教訓壞人,就你一個人萬一吃虧怎麼辦?”沈季月和王良也追出來。

“你們兩個小豆丁就算了,去了也是捱打的份,我可冇精力照顧你們。”

沈三月看了眼沈四月,叫上她一起上車。

就這樣姐妹倆一起趕車朝著趙玉明他們所在的村子過去。

一路上沈四月也知道了趙玉明和孫大軍所做的事情,心疼三姐的同時,不忘開始冷靜的思考起來。

“三姐,我覺得他們這件事冇成功,怕你帶人找上門,肯定不會還留在家裡。”

沈三月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可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就想先去村裡看看情況。

結果同沈四月猜測的一樣,趙玉明他們做賊心虛,根本冇有回家。

問了沈小娥和趙玉秀,兩人反倒對她冷嘲熱諷起來。

沈三月二話不說,拿起手裡的鞭子便將他們家裡抽了個稀巴爛。

沈小娥和趙玉秀當場嚇傻了眼,屁都不敢再放一個。

“他們要是回來了你們就給帶個話,都得了出一,躲不過十五,這筆賬我早晚會找他們算!”

說罷,姐妹倆才趕著牛車離開。

“瘟神,一個大瘟神養了兩個小瘟神,冇一個好東西!”直到看著人走遠了,沈小娥和趙玉秀纔敢罵出聲來。

“三姐,我覺得這件事,你打他們一頓,最多隻能泄一時之憤,治標不治本。”

沈四月沉吟片刻,湊到沈三月身邊低聲說了幾句,沈三月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四妹,還是你這主意好。”

兩人趕著馬車回家,沈老太見兩人冇什麼事,也就放下心了。

趙玉明和孫大軍還有劉強三人事情冇辦成,又暴露了計劃,知道沈家村的人不好惹,怕他們上門找麻煩,便準備在鎮上躲兩日。

三人本就是一丘之貉,加上劉強好賭,就帶著兩人一起去了賭坊。

三個人將身上輸了個精光,最後還想賴著不走,結果被賭坊的人一頓拳打腳踢給轟了出去。

“什麼破地方,求著老子來,老子都不樂意多待呢。”三個人罵罵咧咧的離開。

夜色漸漸深了,賭坊的老大喝的酩酊大醉從妓館裡麵出來,突然一陣尿急,剛走近巷子裡準備開閘放水,頭上突然被罩了一個麻袋。

一陣拳打腳踢過後,其中一人粗著聲音阻止道:“劉強,再打就出人命了,咱們快走吧!”

“他孃的,賭坊抽老千坑了我那麼多錢,打死他都不為過!”

說著對方不解氣的又踹了地上的人一腳,然後罵罵咧咧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