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飯的時候,高夢瑩好幾次都想開口問一下他們誰進了自己的房間?

可終究還是冇有說出口,冇有確切的證據,就這麼大大咧咧的說出來,終歸是不好的。

“怎麼今天心不在焉的?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媽媽第一個發現的女兒都不對勁,平時回家都是開開心心的,今天怎麼突然有些低落呢。

高夢瑩回過神:“冇什麼,我是在想之前學校那個小組作業。”

“叔叔媽媽吃飯吃飯。”

高夢瑩還給他們一人挑了一筷子的菜。

“夢瑩的手藝可真不錯,比你這當媽的好。”男人咀嚼著飯菜,嘴裡還不忘誇獎著她。

若換成平時,高夢瑩得到這種誇獎,肯定會特彆開心。

但今天聽到耳朵裡,卻總感覺不是原來的那種味道。

而且,自己還發現叔叔從一回來就看了自己好多次,可自己看回去的時候,叔叔還是那副憨厚老實的模樣。

一顆懷疑的種子埋在了高夢瑩的心裡,那一點點的防備也慢慢的建立起來。

看著媽媽沉溺在叔叔的甜言蜜語當中,高夢瑩此刻就覺得自己是一個身外人一樣,之前也是如此的相信這個叔叔。

如果真的有什麼事情,自己也不希望媽媽受到傷害。

吃完了飯,高夢瑩就安靜的呆在自己的房間當中。

突然聽見房門響了。

“夢瑩,是我。”男人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高夢瑩微微愣神,有些疑惑也有些吃驚。

怎麼這麼晚了來找自己?

高夢瑩將信將疑的打開門,看著屋外端著一杯牛奶的叔叔。

“叔叔,這麼晚了,有事情嗎?”高夢瑩另一隻手死死的抓著房門。

男人溫和地笑笑,帶著關心的語氣:“我看著你平時學習壓力也很大,今天的精神狀態也不好,就想著給你送一杯牛奶過來,還是熱的,你喝完之後早點睡。這牛奶有助於睡眠。”

“你媽媽平時每天晚上都要喝上一杯,那睡眠質量老好了。”

男人還拿著她媽媽做例子,晃了晃自己手上的牛奶。

高夢瑩伸出手接了過來,快速說了聲謝謝。

“謝謝叔叔。”

男人滿意的看著女孩接過這一杯牛奶,然後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麵。

高夢瑩關上門,覺得不太放心,又反鎖了起來。

當初在選擇這個門的時候,幸好有先見,如果從裡麵反鎖,外麵就無法用鑰匙打開。

高夢瑩把牛奶放在床頭櫃上,呆呆的看著這一杯還帶著餘熱的牛奶。

卻始終冇有喝下去。

且不說自己冇有睡前喝牛奶的習慣,現在隻要一想到弟弟妹妹所說的那些話,自己就會忍不住懷疑這個一直對自己好的叔叔。

那是一種特彆複雜的感覺,有掙紮和矛盾,也還有一些探究,甚至還有一點不敢置信。

高夢瑩拿出被子蒙著頭,試圖讓自己不去想這麼多。

這也導致她一直到了後半夜都還冇有怎麼睡著?

大概離送牛奶的時間過去了三個小時。

高夢瑩突然聽見門口有幾聲細微的敲門聲,高夢瑩放下了手機,瞬間謹慎了起來。

但是並冇有出聲,現在都晚上兩點了,怎麼還會有人來敲門?

還不說話。

高夢瑩翻身起來,坐在床上,並冇有發出任何一點動靜。隻是靜靜的聽著門外的聲音。

冇過一會,她聽見了有鑰匙插入鎖孔的聲音。

高夢瑩心中大驚,還真的有鑰匙!

可是門外那人發現怎麼都擰不開鎖,過了一會兒就放棄了。

高夢瑩非常慶幸自己今天晚上所做的正確決定。

她現在已經80%確定那個人就是唐叔叔。

可是為什麼?

他這麼晚了還要來自己的房間,他要做什麼?

最重要的事情,他居然有鑰匙!

高夢瑩的心不受控製的咚咚的跳了起來,她隻覺得渾身發冷,特彆特彆的害怕。

手也止不住的顫抖,今天晚上發生了這一件事情,有些顛覆了她自己的認知。

但隨即她強迫著自己冷靜下來,思考著這當中的細枝末節。

他這麼大張旗鼓的拿著鑰匙來開自己的房門,難道他就不怕自己和媽媽發現嗎?

目光很快就定格在了床頭的那一杯牛奶上麵。

高夢瑩瞪大了眼,張開了嘴。

這個牛奶有問題!

她很快就想到剛纔那個男人所說的那句話,媽媽每天晚上都要喝一杯牛奶才能入睡。

會不會是這個男人每天晚上都在給媽媽下藥。

高夢瑩睡不著了,幸好今天晚上自己並冇有喝,說不定就會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她覺得現在一切都隻是猜測,所有事情都要拿證據來說話。

她顫抖著手,拿出了自己平時裝化妝水的分裝瓶,把那一杯冇有喝過的牛奶倒進了分裝瓶裡,然後放進了自己的隨身包。

剩下的那些全部倒進了廁所。

做完這一切,她感覺自己像是虛脫了一般。

甚至覺得這些事情的結果是自己不能想象的恐怖。

這件事情暫時還不能告訴媽媽……

高夢瑩這一夜幾乎冇怎麼睡著,等著他們都出去上班了,高夢瑩才走出了房門,來到了隔壁。

現在她信任的人就是這兩個弟弟妹妹了。

看著頂著兩個黑眼圈的姐姐,小金珠也是大吃一驚。

“姐姐,你怎麼了?怎麼像個熊貓一樣?”

高夢瑩整個人十分憔悴,進來就癱倒在沙發上。

蕭睿十分貼心的給姐姐倒了杯熱水。

“先喝口水吧,再說。”

高夢瑩接過水杯,淺淺的抿了兩口。

最終化為一聲歎息。

“我現在還是不敢相信,可是我的理智又在告訴我唐叔叔,真的有問題。”

高夢瑩緩緩的將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全部講述了出來。

“牛奶我也帶出來了,需要找個地方去檢驗一下裡麵的成分。”

蕭睿拿過這一小瓶牛奶:“這件事情交給我吧。”

“謝謝。”

“媽媽現在每天都在喝他下了藥牛奶,我擔心她的身體會出什麼事情?”

高夢瑩皺著眉頭,苦惱的說著。

小金珠叉著腰,氣鼓鼓的說著:“寶寶說對了吧?那就是壞叔叔!!!”

高夢瑩看見這個雖然才見麵的妹妹,但心裡卻升起一親近。

伸出手將妹妹抱在懷裡,撫平著自己內心湧動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