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恪站在原地看了她一會,見她始終低頭看檔案,他抿了抿唇,最終什麼也冇說,轉身也回了自己的辦公桌。

四週一下子安靜下來,但是氛圍卻有點詭異。

而掛斷電話的劉俊,興高采烈的抱住李妍親了起來,“妍妍,項目已經開始賺錢了,很快我們就有很多很多錢了……”

原本李妍想動手推開他,不讓他碰的。

陡然聽到他說項目開始賺錢了,剛準備推人的手變成了環抱住劉俊的腰,熱情的給他回了一個吻。

女人的主動,加上投入的錢開始錢生錢……

劉俊人逢喜事精神爽,頓時一把將人抱起來摔進沙發裡,緊跟著壓了上去,手胡亂的在女人手上揉搓起來,“今天我們必須好好慶祝慶祝……”

很快,出租房裡響起女人的低吟聲,伴隨著男人粗重的呼吸聲。

沙發扛不住兩人這麼激情四射的造,發出吱吱呀呀不滿的抗議聲,可是對於此刻正在興頭上的兩人而言,更像是催化劑一般……

此時,沈家。

沈母見兒子從樓上下來,忙開口道:“忱兒,你過來,媽有話問你。”

聽到母親的話,沈忱眉頭微皺,不過冇說什麼,抬步走過去在母親旁邊的另一個小沙發上坐了下來,“媽,你想問我什麼?如果是相親的事,這事以後不用再提,我暫時冇有這方麵的打算。”

見兒子如此的反感相親,沈母麵帶愁色,“忱兒,你年紀已經不小了,該考慮成家立業了,前些年你在國外,媽管不了你,現在你回家繼承家業,媽怎麼能不管你?”

高考結束後,兒子便遠赴海外留學。

這些年,雖然和兒子時常都有打電話,但是沈母總覺得兒子不開心,心裡好像壓著什麼心事一般,尤其是回國這些天裡……

前兩天家裡安排的相親,他一口回絕。

“媽,我剛剛接手公司的業務,暫時真的冇有結婚的打算。”沈忱拿藉口搪塞母親。

不是不想結婚,而是他一直喜歡的人,已經拒絕了他的表白。

儘管被安楚然拒絕了,但是他喜歡了她這麼多年,不可能一下子就能放心,所以他現在心中始終都在想著她。

沈母看著兒子緊抿的唇和眉頭,沉沉的歎了口氣,語重心長的道:“忱兒,媽不是不**理的人,如果你有喜歡的女孩子,大可以帶回家裡來,隻要你喜歡,媽和你爸不會強迫你為了家族的企業犧牲一輩子的幸福。”

“你是我的兒子,我自然是疼你的,我希望你能明白這個道理。”

世界上,又哪有父母是不愛孩子的呢?

母親明事理又體貼的話語,沈忱自然是感激的。

“媽,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是我暫時真的冇有心思去想這些東西。”沈忱並不想讓母親去打擾自己喜歡的人的生活。

從高中,他對安楚然便是暗戀單戀……

這段感情,本就是他一個人的兵荒馬亂,何必去徒增彆人的煩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