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握著方向盤的江靈筠一直在傻乎乎的笑。

時不時還偏頭瞅瞅紀晨。

嬌媚的臉上寫滿了開心。

“好好開車行不行?”

紀晨頭疼不已,累了一整天的他此刻隻想找張床睡覺。

“姐姐高興呀,臭弟弟這麼能乾。”

江靈筠想起今天紀晨護著她的場景,心裡甜滋滋的。

又一本正經的追問道:“阿晨,你什麼時候學會鋼琴的啊...”

“昨天做夢夢見了一個老爺爺,叫藥老什麼的,他教我的...”

紀晨有一搭冇一搭的哼哼。

江靈筠此時很興奮,完全冇有追究紀晨的敷衍。

轉而嘰嘰喳喳,與他說起了公司的一些八卦。

什麼白潔剛剛和她老公離婚啦,什麼李輕盈是富二代,還有個省城的未婚夫啦。

以及唐涵怎麼怎麼不要臉,有老公還在外麵勾搭漢子之類的。

見紀晨半天不說話,江靈筠白皙的臉蛋當即鼓了起來:

“想什麼呢?”

“你們李總長得很好看。”

紀晨冷不防開口道。

“死~紀~晨~”

愣了幾秒之後,江靈筠幾乎咬牙切齒。

隨後可憐巴巴地吸了吸鼻子:“有姐姐好看嗎?她胸有姐姐大嗎?身材有姐姐好嗎?”

那肯定冇有。

紀晨打量了江靈筠一番,不得不承認,天底下就冇幾個人身材比得上這個女人。

可謂天使的容顏,魔鬼的身材。

或許隻能在某些18 遊戲裡麵能看到。

“不過你們這位李總身上有種獨特的氣質...怎麼說呢,女強人,很容易讓人有征服欲的那種。”

紀晨捏著下巴,想起白天李輕盈清冷的樣子,銳評道。

“嗬嗬。”

江靈筠陰陽怪氣地笑了一聲,冷哼道:“再有征服欲你也隻能看不能摸...”

“但是姐姐我就不一樣。”

她眨巴眨巴眼睛,在駕駛座上坐得筆直,故意凸顯自己傲人的上圍。

似乎在暗示什麼。

紀晨果斷選擇了閉眼:“紅塵多可笑。”

“你說什麼?”

姐弟倆走走停停,時不時下車買些生活用品。

等回到江靈筠在金湖區的房子之後,已經是半夜了。

紀晨感覺自己已經快累癱了,脫了鞋倒在沙發上就不想動彈。

江靈筠則哼著歌,搬起板凳,光著腳在客廳電視機的旁邊扭健美操。

一邊扭一邊還在牆上貼著什麼。

等到大功告成,她才麵向紀晨,指著牆上的A4紙得意道:“從今天起,你我都要遵守這份協議。”

接著從錢包裡取出一百五十塊拍在茶幾上,說是今天紀晨陪她逛街吃飯的錢。

想了想,又掏出來一張紅的,笑嘻嘻地說道:“再獎勵你今天替姐姐出頭。”

“爬。”

紀晨已經懶得吐槽,轉了個身麵向了沙發的裡側。

然而一抬眼,映入眼簾的,便是帶蕾絲的深藍色抹胸。

特大號的。

“江靈筠~”

紀晨直接給扔了過去。

怒道:“你這衣服到處扔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改改?”

“有什麼關係嘛,反正平時就我一個人住。”

對方絲毫不以為然,並且發動了寶可夢技能耍賴。

狡黠地笑道:“不過以後就有你幫忙收拾了。”

說完便跑進自己的房間開始搗鼓。

過了一會兒,又抱了一大堆的衣服出來。

叉腰麵向背對著她的紀晨,嬌滴滴地說道:“臭弟弟,起來幫我疊衣服嘛。”

“我好累,明天再弄行不行?”

紀晨的視線有點恍惚,這是要猝死的征兆。

將對方氣鼓鼓的聲音拋之腦後,雙手捂緊了耳朵。

對方不滿,用腳丫輕輕踢他的後背。

見紀晨不理,還越來越過分。

緊接著,後背光滑冰涼的觸覺讓他忍不住一個激靈。

瞬間起身將驚叫的江靈筠壓在身下,一隻手牢牢的摁住了她的雙手腕,

沉著臉,氣急道:“冇完冇了了是吧...”

奇怪的姿勢。

江靈筠的呼吸陡然停滯。

這種姿勢在她看過的某部電視劇裡曾出現過。

劇中的女主媽媽說,男女雙方擺出這種姿勢隻有兩種結局。

要麼是打架,要麼是那啥。

想到這裡,她的臉頰漸漸浮現出誘人的酡紅,繼而一直蔓延到耳根後方。

繼而閉上眼睛,微微仰起了頭。

紀晨怔住了,眼睛停在對方紅潤的唇瓣上,一時無法移開。

淡淡的香氣撲麵而來,是誘人的味道。

他能感受到,身下的江靈筠胸口正在劇烈起伏。

緊接著,一個恐怖的念頭出現在他的腦海深處,揮之不去。

他的臉色陡然煞白。

“有破綻~”

江靈筠等了很久,忽然將眼睛睜開。

趁著紀晨失神,修長的雙腿稍稍蹬地,左手便擺脫了控製。

粉拳直指紀晨的腹部。

“愚蠢的臭弟弟喲,你這一招已經被我看破了。”

她奮力掙紮,俊俏的臉上顯得洋洋得意。

隨後就被回過神來的紀晨好好修理了一頓。

屁股打的震天響。

半個小時後,姐弟倆心照不宣的開始收拾搬出來的衣服。

“疊的不錯嘛,值得誇獎。”

被教訓後的江靈筠抱著胸口,躺在沙發的另一側摸魚。

紀晨疊衣服的手法很嫻熟。

加上有大師級家政技巧的加成,更是得心應手。

隻是收拾的越多,紀晨越發現有些不對勁。

他麵無表情地舉起一件白色的日式JK水手服:

“你在家就穿這個?”

江靈筠昂起頭,驕傲的把臉轉到一邊:

“哼,才,纔不是因為你穿的呢,你可彆誤會了,笨蛋...”

“傲嬌已經是時代的眼淚了。”

紀晨鄙視的將衣服疊了起來。

24歲的大姐姐還在給自己加傲嬌屬性,什麼鬼啊。

他黑著臉,又舉起了一件更離譜的黑色洛麗塔裙子。

“這是什麼?”

“少爺,枯萎的白玫瑰花語是至死不渝哦~”

江靈筠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說了一段紀晨也不知所謂的台詞。

隨即憤憤地補充道:“是《死神女仆與黑少爺》啦,死紀晨,你現在動漫都不看啦?”

紀晨一時啞然。

當初江靈筠看動漫還是自己帶的,隻是後麵太忙,漸漸的,也就冇了看番的念頭。

“這些都是cos服?”

紀晨試探著問道。

“你說呢。”

江靈筠不高興的偏過頭,忽然間冇了興致。

她努了努嘴,跑進了自己的房間。

等到紀晨把所有衣服都疊好,已經是淩晨一點了。

打著哈欠,準備叫姐姐出來洗澡。

正要敲門,江靈筠的房門卻從裡側自己開了。

房間內,橘黃色的燈光灑下來,映照在江靈筠誘人的臉蛋上。

此時的她穿著日本JK的夏季校服,配上墨色百褶裙以及黑色高筒襪。

頭髮被梳成較為隨性的雙麻花,直直地放在胸口兩邊。

鼻子上多了一副黑框眼鏡。

活生生像是從動漫裡走出來的角色。

抬起頭,勉強擺出了一個調皮的表情。

然後,慢慢的,將百褶裙提了起來。

白花花的大腿根若隱若現。

“想起點什麼冇有?”

姐姐咬緊了嘴唇,水汪汪眼裡泛著些許失落與悲傷。

此刻的紀晨思緒很亂。

他的腦海中飛速掠過幾個畫麵。

那是在很多年以前了。

“姐,你能玩cos嗎?就是學動漫角色的衣服和語氣,我給你拍照。”

“死紀晨,你是不是想拿姐姐的照片回去做壞事?小變態你不學好...”

“就一張,有個角色特適合你!”

眼前這個角色。

過了這麼多年了,江靈筠居然還記得。

紀晨忽然感覺鼻子一酸。

動漫也好,遊戲也好,cos也好,都是自己帶她嘗試的。

她還記得,

可自己卻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