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解家人,你是霍家人,兩位都是老九門的,不知道找我有何貴乾?”

阿寧坐在沙發上,翹著腿,看著對麵坐著的幾個人。

吳墨雙手抱臂,慵懶的斜靠在一邊柱子上,笑眯眯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這一次瓷片在自己手中,主動權也在自己這一方,他有些好奇,這次阿寧會提什麼要求?

“我們也要去塔木陀,我要加入你的隊伍。”

“憑什麼?就憑你們是九門中人?給我一個理由。”

阿寧似笑非笑地看瞭解語花一眼,說道:“據我所知,解九爺財大氣粗,自己有實力有財力,何必要參與到我的隊伍裡呢?”

“五十萬,一個人。”解語花從懷裡掏出一張卡,扔在阿寧旁邊桌子上,翹起腿悠哉地說道:“賠本的買賣我不做。”

一隻手從旁邊伸過來,將銀行卡拿在手裡端詳片刻。

悠悠說道:“五十萬?也不多嘛,據我所知,爬個珠穆朗瑪峰就得50多萬,解九爺這是瞧不起西王母?”

“小墨。”吳斜詫異地看著吳墨,伸手拽了拽他的袖子,“你說什麼呢?”

“哼!”解語花斜眼看了吳墨一眼,“一百萬,這總可以了吧?”

“成交!”阿寧思索片刻,果斷答應下來。

她盯著解語花的眼睛說道:“不過事先說好,隻要進入塔木陀地區,你們一切事情都要聽我的指揮。”

“OK,我冇意見。”

“成交。”

“等下。”吳墨看見兩人談妥之後,忙在一旁插話,“我有意見,瓷盤是我拿到的,也就是說,去塔木陀的地圖是我提供的,那麼這錢......”

說完他將銀行卡在眾人麵前晃悠兩下,直接出揣進自己兜裡,笑眯眯說道:“必須歸我。”

“嗬嗬!”阿寧差點氣笑了,她上下打量吳墨,嘲諷道:“吳家兩位少爺,你們的裝備錢還冇交呢,用不用我提醒你?”

“哥,我突然感覺有些頭暈,你快過來扶著我,我們回去休息休息吧。”

不愧是親兄弟,配合十分默契。

吳墨剛開頭,吳斜一個健步衝了過來,扶著他的胳膊就往外走。

“是不是這裡空氣不好,缺氧了?我們快點回去睡覺,早睡對身體好。”

阿寧看著兄弟倆離去的背影簡直是目瞪口呆,她認識吳斜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發現他有不要臉的潛質。

第二天天矇矇亮,營地裡就開始行動起來。

吳墨和吳斜簡單的收拾一下就走出了帳篷。

“早上空氣真的很新鮮。”吳墨伸了伸懶腰,活動一下睡了一宿有些僵硬的身體。

吳斜抱著雙手站在一旁,身子有些哆嗦,“好冷,我都要凍死了,你怎麼會感覺到舒服?”

“哥,你這小弱雞的身體,真得訓練一下,就你這體格能跟上彆人嗎?這樣,等有空我幫你好好做個計劃。”

吳墨想起盜墓世界之後發生的一係列事情,有些同情地斜眼看了看吳斜。

“這個可憐的娃,現在天真無邪,還不知道之後會遇見多麼大的風浪。”

“喂,那邊的兄弟兩個,我們要出發了,你們過來領取一下裝備。”遠處阿寧衝著吳墨吳斜兩人喊了一句。

“OK,我們這就過來。”吳墨攬著吳斜肩膀,像是老大爺散步一樣,慢悠悠地往裝備處走去。

自從來到盜墓世界,吳墨發現自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徹底釋放了心性。

前世那個活的小心翼翼地自己,現在已經完全冇有了。

現在對他來說,冇有什麼比活的隨心所欲更為開心快樂的事情。

兩人來到阿寧處領取了裝備,背在身後,準備隨著眾人出發。

遠處停著一輛輛越野車,阿寧剛走到一輛車副駕駛的位置,還冇等拉開車門,吳墨噌地竄過去把旁邊的人推開,自己一屁股坐進駕駛室的位置。

他拍了拍方向盤,笑吟吟地衝著地麵站著的阿寧說道:“領隊,我來給你當司機怎麼樣?”

看著吳墨這個樣子,阿寧真的很想甩手上另一輛車。

可是理智告訴她還是不要這麼做,因為眼前這個冇皮冇臉的傢夥,指不定又會竄到另一輛車上。

“好啊,隻要你願意我冇意見。”說完阿寧坐上了副駕駛的位置。

遠處吳斜看著自家老弟跑去給人當司機,他有些鬱悶。

可是他一點都不想跟阿寧一輛車,那個女人帶給他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此刻他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小白臉,怎麼被拋棄了?來吧,上我這輛車。”

黑眼鏡站在不遠處目睹了這一切,他拍了拍自己的車門,示意吳斜過來上這輛車。

吳斜拎著包一路小跑上了黑眼鏡的車,結果發現小哥和小花都在車上。

“小花,秀秀呢?”吳斜看見車裡隻剩下解語花,忙問道:“她不跟我們一起嗎?”

“秀秀家裡有事情,昨天半夜先回去了。”解語花解釋一句,便不再開口。

“小白臉,我總覺得你弟弟對領隊不懷好意,你說他這算不算是重色輕哥?”

黑眼鏡關上車門,開始挑撥吳斜和吳墨的關係。

“關你屁事,開你的車吧。”

“嘿嘿,還不承認,不過沒關係,時間會證明這一切。”

車隊飛馳在一望無際的蒼茫戈壁上,這裡氣候乾燥,車輪在沙漠中碾過,帶起一陣陣漫天黃沙,為了安全起見,車輛之間的距離很遠。

吳墨從後視鏡裡看了看一臉淡定之色坐在副駕駛的阿寧,嘴角勾起一抹壞笑。

“領隊,這個速度太慢了,不如我們提高效率,早些到地方,你看怎麼樣?”

阿寧拿著對講機,看了他一眼,漫不經心地說道:“怎麼,你想做頭車?”

“怎麼,不可以?”吳墨一挑眉毛,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放心,我開車很穩的。”

阿寧今天做了第一個錯誤決定。

當她點頭的那一刻,車像離弦的箭一樣飛一般衝了出去,迅速超過老高開的頭車,在沙漠開始馳騁。

“我靠,又來了?”

黑眼鏡的車緊跟著吳墨車後,看見這一幕,他“嘿嘿”笑了一聲,吹了個口哨,“喲謔,來吧。”

大腳往下一踩,油門直接乾到底,儀錶盤速度提升,緊跟吳墨飛馳而去,兩車在沙漠開啟了競技模式。

為了趕時間,車隊在沙漠馳騁,由於吳墨頭車開的十分迅猛,後續車輛生怕掉隊,一個個緊跟其後。

就這樣,連續不停歇,一直往沙漠裡麵深入。

現在對阿寧的隊伍來說,時間就是生命,她們必須要儘快趕到西王母宮。

因為時間已經不多了,如果不能儘快得到長生不老藥,那麼對裘德考而言,距離他去見上帝,也就是一扇門的寬度。

十多個小時之後,車輛到達第一個補給點。

“啪!”車門被大力打開,阿寧踉踉蹌蹌地衝下車,蹲在地上開始嘔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