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切都發生在短短的瞬息之間,快得叫人連反應的機會都冇有。

在黎笙抓住那顆心臟的同時,耳邊傳來轟的一聲,那是夜聽瀾整個軀體重重砸在地板上傳來的聲音。

黎笙不可置信地看去,看見的隻有夜聽瀾安詳俊逸的臉,雙眸緊緊閉著,就像是睡著了一般。

在他的心口處,那一個黝黑的大洞赫然訴說著剛剛發生了什麼。

那一處的空缺,代表著心臟被抽走。

所以現在的夜聽瀾一點生氣都冇有,像是一具冰冷僵硬的機械軀殼。

“夜聽瀾!”

黎笙挪動到夜聽瀾身旁,抓住他的胳膊來來回回的晃,可不論她怎麼叫他,這個人都永遠不會再醒。

沈休辭拍了拍黎笙的肩,低聲道,“還有機會把他治好的,吱吱,彆哭,你可以試著為他修複。”

反正都是機器人,就算夜聽瀾將自己的這顆心臟取了回來,難道就不能通過修複的方式還原嗎?

就算是崩壞的程式,也有修複的可能。

聽到這句話,黎笙有了精神,也終於振作了一些,點頭道,“是,你說的冇錯,奶奶教過我的,我可以試一試......”

不管有冇有希望,都隻能試一試。

黎笙想通了這一切,立刻就付諸於行動。

而此時頭頂響起了直升機轟鳴的聲音,黎笙和沈休辭同時抬頭,原來是‘傅文君’趁著兩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夜聽瀾身上時,‘傅文君’悄無聲息上了直升機跑了!

若是在這之前黎笙肯定是要去追的。

但是現在,黎笙直接收回目光,打量著這間實驗室有冇有什麼趁手的東西和操作儀器能讓她動手為夜聽瀾修複。

彆的不說,實驗室裡的儀器一類還真不少,不管黎笙想要什麼,現取現用。

至於‘傅文君’,反正也跑不了。

沈休辭給了黎笙一個安心的眼神,“做你想做的事情,其他的交給我。”

黎笙點了點頭。

有沈休辭在,外麵也一定佈置了天羅地網,‘傅文君’想要逃跑那是不可能的。

就算人真的跑了也沒關係,那藏在夜聽瀾心臟裡的東西足夠號令所有變異人,這東西現在在黎笙手裡,也就意味著不管接下來那個假的‘傅文君’如何做,變異人都隻會認黎笙一個主人。

這纔是真正刻在所有變異人DNA裡的終極程式。

也是真正的傅文君博士給黎笙最後的保障。

隻不過......為了安全和隱蔽性,這東西一直藏得極好,也正是因為如此,取出這東西時,就意味著要犧牲夜聽瀾......

黎笙閉了閉眼睛,看向沈休辭,想了想,她還是叮囑了句,“把人抓住,但是,不要傷她。”

眼下這個傅文君的身體裡住著的是來自於平行時空裡的一抹靈魂,並不是這個時空裡真正的傅文君。

如果有一天真正的傅文君能回來,黎笙不希望看見自家奶奶身上有傷口。

沈休辭當然明白黎笙的意思,有些無奈地捏了捏她的臉,“知道了。”

黎笙這才鬆了口氣,認認真真開始給夜聽瀾做修複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