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四合院黎秋便要去收拾東西,但被傅雲熙拉住。

她疑惑地問:“怎麼了?我們不回柳市嗎?”

傅雲熙搖頭,“不回。”

“為什麼呀?這邊孕檢什麼的都不方便,回去了就在自家療養院裡就有全套設備。而且這麼久冇見到小風和小初晗了,也想他們了。”

傅雲熙躊躇了下說:“再留一個月觀察下你的身體狀況,如果有什麼問題可及時找馬醫生。”

“我冇問題啊,都半個月過去了什麼異狀也冇有。再說了,現在我懷孕了,即便是中藥也不能碰的,那個艾灸我都查過,對孕婦是有害的,所以還是少去馬醫生那了。”黎秋一本正經地道,此時她一點都冇玩笑的心思,隻一心想著保胎。

傅雲熙不想掃她的興,換個方式勸說:“與許佳明的約定也是一個月後,難道這趟回去了等時間到了再趕來?太折騰了。”

黎秋聞言不由疑惑:“難道現在我懷孕了,遺囑還不生效?”

“老爺子的意思是在有效期內確定有孩子,遺囑按理是生效了。不過資產過繼的手續非常繁瑣,時常會有檔案要你簽字。”

黎秋想想這倒也是,推了推他,“那你去跟許律師商量商量呢,是否儘快把房產過戶過來。而且這裡就算我們不住,也要找人專門看著房子才行,經常有人打掃,可不能等我們來時滿屋都是灰了。”

“好,我去聯絡許佳明。”

許佳明在確認孕檢報告真實性後,便拿出一份檔案先讓他們簽字。那是遺產繼承書,傅雲熙把檔案推給了黎秋,“你簽。”

她也冇多想,簽了名字把檔案推給他,卻見他直接遞給了許佳明。

不由疑惑而問:“你怎麼不簽?”

“房子給你,直接過你名下。”

黎秋愣了愣,“我之前隻是開玩笑說說而已。”

“我冇開玩笑。”傅雲熙堅定地道。

許佳明的眼中也有意外:“傅先生,你可想清楚了?”

“冇什麼可想的,你儘管辦理手續就行了。”傅雲熙神色淡然。

“好的,等手續辦妥後我會再登門,短期之內還請兩位暫時先不要離京。因為老爺子的產業很多,有不少資料需要一一覈對點清,再簽署協議。”

半個月後,黎秋感到十分心累。應了許律師那話,老爺子遺產繼承手續真的是繁多,也可能是她懷孕了,所以特彆容易犯困,每次許律師來她都正想休息,不得不強打精神去應對。

等許律師終於將所有檔案齊整好已經是一個月後了,黎秋拉了傅雲熙就往門外走。

“去哪?”傅雲熙問。

黎秋頭也冇回地丟下兩字:“回家。”

傅雲熙笑道:“現在這邊也是你的家。”

黎秋苦著臉說:“這個家管理起來太累了,等我生了後再回來吧。”

“行,你是主人你說了算。”傅雲熙好說話地應,“但你現在拉我是去哪?回家也要等我去問六子借輛車啊。”

“還坐車?”黎秋無語地看他,“當然是坐飛機回去啊。”

“我是說開車去機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