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c小說 >  腹黑道長俏殺手 >   第3章

看著手中的糖餅,淩寒不禁想起臨行前,師兄眨巴著那雙漂亮的桃花眼,使勁擠出兩滴眼淚,用自以為感動天地的口氣,語重心長的對他說:

“師弟啊,小寒啊,師兄現在傷還冇好,是不敢出去了,隻能拜托你了,你一定要幫我拿回那筆銀子啊...不是,是要幫我好好處理我那遠方親戚王員外家鬨鬼的事啊,務必藥到命除,等師傅出關我會在他老人家麵前替你擔下一切罪行的,絕對不會讓師傅為難你的......當然,也絕對不會說出是我慫恿你下山為我辦事的。”

淩寒本來聽到他這個一向不靠譜的師兄如此貼心心中不禁一暖,結果最後這句氣的他差點一口氣冇喘勻了,扭頭就走。

後麵他那冤種師兄還撕心裂肺的喊:

“記得幫我帶好吃的回來——!當然了!!最重要的是狠狠宰那個肥羊一筆,該拿銀子絕不要手軟啊!!師兄下半輩子的養老生活就靠你啦!!——......”

思及此,淩寒瞬間覺得手裡的糖餅都不香了,悻悻的把糖餅塞給了旁邊一個盯著糖餅,流了許久哈喇子的小男孩,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畢竟,他不習慣與旁人接觸,讓他去向不認識的人問路真的太難為他了。

他師兄隻告訴他那個員外親戚在汴京,卻冇有告訴他具體在哪裡,從未離開飛星穀方圓十裡的他,本來半個多月就能到的路程,硬生生走了兩個月。

當然,也並不完全是因為他冇出過門太路癡,是因為他冇銀子......他那不靠譜師兄出門冇有給他銀子,他出門帶的銀子,還是他以前給附近村民看風水算命解決鬨鬼之類自己攢的一點,本來就不多,除了日常穀內的花銷,還被他師兄連哄帶騙的拿去了大半。

因此,就他身上那點銀子,下山冇幾天就用完了,害得他不得不一邊趕路,一邊為了生計走到哪給人降妖除魔到哪。他師傅從小就教育他們斬妖除魔本就是修道之人的天職,他遇到了也實在不能置之不理。

雖緊趕慢趕,等到了汴京,還是兩個月以後了。

淩寒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試圖找個人問問盧員外家在哪裡,可幾次上前都開不了口,

最後他歎了口氣,算了,還是自己慢慢找吧。

傍晚時分,淩寒站在了一家酒肆門口,酒肆裡進進出出的人們看到這麼個道士打扮的俊哥兒,不由得都紛紛側目,淩寒則麵無表情的站在原地,目不斜視的懷疑人生。

這汴京也太大了!他以前最遠也隻去過離穀十裡遠的宋家莊啊!他趕了一夜路終於在天亮時分到了汴京,本以為到了汴京很快就能找到盧員外家,冇想到他找到快天黑了,都冇找到,反而快一天一夜滴水未進的他有些扛不住了,雖然修道之人身體強健,幾天不吃飯也不打緊,但他兩個月來風餐露宿,實在是有些扛不住了。

正當他冷著臉不知所措時,店內打瞌睡的小二一眼就看到了他,一個激靈清醒了,趕忙一路小跑到他麵前,殷勤地問道:

“哎呦,這位小道長,是打尖還是住店呐?看您風塵仆仆的,一天冇吃了吧,來我們店裡,素菜葷菜樣樣都有,價格便宜,上好整潔的房間也還有,您需要嗎?”

“也好,有勞小哥了。”

“哎呦,您說哪裡話,應該的,裡邊請!”

淩寒點點頭,跟著店小二進店,小二貼心的把他招呼到一處人少的角落,手腳麻利的為他倒了一杯茶。

“道長您可彆嫌棄,咱這小店,本小利薄,條件有限,茶葉不算好,您將就著吃點,看您打扮是個修道之人,應該吃不了葷吧?”

“小哥真是細心,在下確實吃素,我也不挑食,您這邊的拿手的素菜隨便給我上幾個吧。”

“好嘞,道長,我看這天色已晚,您要是有什麼事也不用著急,先在小店住下,小我給您安排個安靜舒服點的您看如何?”

淩寒舒眉笑了笑,

“你說得有理,多謝小哥,那就麻煩您了。”

淩寒這一笑,這店小二更喜歡這位俊美有禮的客人了,腳步輕快地轉頭就去安排了。

“乙字層上房一位!!”

半個時辰之後,淩寒吃飽喝足的待在房間床上打坐。

的確如店小二所言,給他安排的房間清雅別緻,安靜舒適,這還是兩個月以來他第一次吃住的這麼舒心。

“扣...扣!”

“道長在嗎?”

門被人敲響,店小二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淩寒下床打開門,隻見店小二帶著幾個夥計提來幾個水桶和一些洗漱用品。

見他開門立刻喜笑顏開,

“之前看您太累,所以您吃完冇有馬上過來打擾您,想讓您休息會,這馬上要休息的點了,我想著給您打點熱水洗洗澡解解乏。”

“多謝小哥,不過我也不是什麼嬌貴之人,提水之類的讓我來吧,讓你專程跑一趟辛苦了。”

“害,什麼辛不辛苦的,應該的,不過提水這種活他們來就行了,你們還不有點眼力見?還不快點給道長倒洗澡水!”

小二轉身吆喝著幾個灑掃夥計忙碌起來,冇一會就收拾好了。

“那您先洗,我半個時辰之後過來收拾水桶什麼的,我就不打擾您了。”

“好。”

小半個時辰之後,淩寒洗漱完畢,泡了個澡,的確舒服了許多。淩寒一邊擦著頭髮,一邊為明天找盧員外的事發了愁。

正好此時店小二叫著夥計來了,夥計們半柱香就將房間整理好了。

店小二察覺到淩寒一直在走神,便斟酌著開口詢問,

“道長,你是有心事嘛,我看您總是一會就皺著眉,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嘛,我呀,在汴京生活很多年了,您有什麼問題就問我吧。”

淩寒心中一喜,趕忙問道:

“是有些問題想請教小哥,您知道盧員外家嘛?”

“盧員外...盧員外......哎呦!您是不是說最近那個家裡鬨鬼的盧員外!?”

“家裡鬨鬼?那應該就是他了。”

“哎呦!道長不是我說啊,您可不能去啊!”

小二麵露難色,轉頭看了看四下無人,小聲說道:

“那盧員外不是什麼好人,他仗著有點錢,認識京城裡的大官,冇少為非作歹,冇人管得了他,聽說他家這兩年突然開始鬨鬼,死了好幾個人嘞!剛開始那盧老爺也冇當回事,隻是請了幾個道士和尚的做法事,可是冇想到不僅不管用,最後竟然連來的什麼得道高僧都被那厲鬼吸了魂!從那以後,冇人敢去他家做法事了!他家附近的幾個貴族大賈都害怕搬走了,也冇有人敢給他們賣房子,怕染上不乾淨的東西!道長我可是好心,不是嚇唬你,我看你年紀不大,人又這麼好,才告訴你這些的,你可彆去啊,趕緊走趕緊走,彆白白喪了命!”

淩寒聞言,沉吟了一會,開口道:

“那在下更是要非去不可了。”

看到小二更著急了,想開口說什麼,淩寒出聲安慰說:

“我知道小二哥是為了我好,纔會和我說這些,勸我離開,明哲保身,但我是修道之人,斬妖除魔是我輩本分,況且我也並非泛泛之輩,自然不同於普通的道士和尚,有法力在身,我既然知道了,那我就非去不可了,放心,我手段非常,自有分寸。”

小二聽了不禁歎了口氣,說道:

“好吧,我也勸不住道長你,我也自然是相通道長本事非凡的,也希望道長有能力除掉禍患,不然汴京城裡也天天人心惶惶的...,不過您可一定要保命要緊啊!”

“哈哈,好,我記住了,小哥不必擔心。”

淩寒不禁莞爾。

“...好吧,我明日清早來叫您,盧員外家離小店還有段距離,您走過去怕是得一兩個時辰,我給您叫個馬車送您過去吧,您看如何?”

“有勞了。”

“那我不打擾您了,道長您好好休息。”

說完,小二便憂心忡忡地關門離開了。

淩寒回到了床上,靜心打坐,心中將小二的話仔仔細細推敲了幾遍,更覺得此事非比尋常。

尋常鬨鬼隻是讓主人家不太安寧,不會過於傷及人命,這死了好幾個人,甚至還有修道之人身亡,那盧員外家的絕不僅僅是鬨鬼這麼簡單,甚至...有可能會是妖物作祟。若真是這樣,那就難以處理了。

算了,淩寒搖了搖頭,甩掉腦中亂七八糟的思緒。

想來想去也想不出個所以然,還是明天親眼一見吧。

想到這裡,淩寒破天荒冇有選擇打坐到天亮,而是躺下休息,畢竟明天到盧員外家,或許就是惡戰了。他得休息好,纔有充足的精力麵對之後的一切。

淩寒腦中默唸了幾遍清靜經,緩緩睡著了。

一夜無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