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校長,是這樣的,我有個事情需要藉助你們學校一個同學協助幫忙!”林宏博很客氣的道,冇有大架子。

蔡崇江被林宏博的話弄得有幾許暈乎,疑惑道:“事情?協助幫忙?”林宏博哈哈笑語:“是這樣的,我們魯鎮縣這幾年都有女童丟失事件,作為魯鎮縣縣委書記,我甚感慚愧,三年來未得一分功德,前段時間得貴學校一位同學相助,摧毀了四五個販子據點,救獲少女近三十名,現有縣委將開個表彰大會,還望能放他參與,不會影響他學業,隻需一天即可!”

蔡崇江感覺事情有些不簡單,這林宏博語氣太過客套,若真是如此,怎還需要林宏博親通電話而來,讓秘書或者下屬打個電話便可;隻不過若真是如他所說,那這個學生還真是大功一件。

“書記,如此事情怎需你親自通話來,不知是我校哪位同學,我馬上安排他過去一趟!”蔡崇江也是哈哈語道。

林宏博道:“一個叫做葉翔的同學!”

蔡崇江愕然:“葉翔?”

林宏博喜道:“不錯,就是他,帶著我那淘氣的孩子程洛劫了匪徒一個窩點,還救了七八個女孩,怎麼有困難?”

蔡崇江道:“冇有,冇有,我馬上聯絡他,然後讓他儘快趕來!”

林宏博道:“那就麻煩蔡校長,真是抱歉!”

蔡崇江道:“書記說哪裡話!”

兩人又嘮叨了會便掛了電話,蔡崇江隨後便坐了下來,臉上有些苦澀……

“校長,發生了什麼?”李德順問道。蔡崇江道:“林書記剛纔與我通話,他們搞了個表彰大會需要一個學生協助,這個同學乃是他們的功臣,是個英雄!”李德順道:“葉翔同學?”

蔡崇江苦澀的點了點頭,然後問道:“虹厲,這葉翔什麼時候去劫了人販子窩點還救了幾個被抓取的少女?”嚴虹厲有點糊塗,葉翔劫了人販子據點救了人?他怎麼不知道這件事,腦海中不禁回憶這段時間葉翔所發生的事情,猛然抬起頭,然後道:“校長,應該是兩個月前,葉翔同學請了一天假,還有程洛同學,事情是因為葉翔有個妹妹失蹤,後來找到了,恐怕就是這樣葉翔他們端了人販子的據點!”

“八成是了!”蔡崇江點了點頭,然後又道:“虹厲,葉翔同學就由你去聯絡,至於開除葉翔,剝除他的學籍就算了,散會!”校長一錘定音,舉手錶決葉翔的去留也成為一句空話了。

葉翔剛躺下不到一個時辰,電話再次響了起來,一看電話號碼,馬上提起了精神,接通道:“嚴老師!”嚴虹厲有些皺眉道:“葉翔,你是否纔剛醒來?”他真怕葉翔偷懶,不安心的學習,雖然隻有兩個星期不時間,若玩上兩個星期,估計也能忘掉很多知識。葉翔道:“哪兒能啊,是纔剛睡下,昨晚一宿未睡!”嚴虹厲恍然:“原來是如此,那真不好意思,葉翔同學,你今天看來是不能好好休息了,縣委書記因為你救人、抓人有功,所以需要你去一趟縣委大樓!”葉翔立馬便知道怎麼回事了,然後說道:“好的,老師,我知道該怎麼做!”嚴虹厲喜道:“那好,你儘快趕過去,彆讓書記等得太久!”

“好的,老師!”葉翔回答得乾脆,隻是掛了電話便打通程洛的電話,和他通話四十秒不到便掛了電話,通話內容大致就是葉翔自己冇時間去,亦不想去,讓程洛給自己老爸知乎一聲。

葉翔未去參加這個表彰大會,但是這林宏博卻冇有放過他,大會上,數多記者媒體持筆論寫,拍照攝影,聽林宏博素描葉翔俠肝義膽,英勇非凡,技擒匪徒,智救女童,可歌可讚。不僅如此,林宏博還請來了陸雨惜,當日所救少女中的一名,她得知葉翔遭了罪,受了冤,立馬當先站了出來,更是素描了一個少年有為的幕後英雄。

此個大會一經報道,轟動了y省,不知道這些個媒體是從哪裡找來了葉翔惡鬥匪徒的殘照,很快便成了熱搜,魯鎮一中頃刻間成名,縣一中那些個不愛學習的學生去了網吧,點了開來,評論爆炸。

我喜歡犯罪:靠,這是我們學校的葉神,一個非常牛逼的超級牛人。

小老虎:一樓說詳細點?牛逼到了什麼境界?不會牛到牛逼裡麵去了吧,那還真的很牛逼嘍!

慾求不滿:二樓是否曾經牛逼到牛逼裡去過,怎能說出如此牛逼話語。

來啊來啊:二樓、三樓正解。

我喜歡犯罪:全部禁言,待老夫慢慢道來。葉神在學校很低調,若非做了三件驚天地泣鬼神之事,估計冇有人會知曉葉神;第一、葉神曾以太極之力卸去了從四樓墜落的花盆,挽救了一名女同學的生命,花盤可有十來斤許,落地之力千斤之重,可想葉神功夫之高;第二、葉神乃是絕頂籃球王子,籃球技術出神入化,難有敵手,曾一記單手大力暴扣撕下了籃筐;第三、葉神乃是學霸,模擬考試掛冠榜眼;我所訴說之事句句為真,不信者可道我們學校打聽一番。

好小哦:@我喜歡犯罪

所說無半分虛假,若差之毫厘,我剁下命根子醃來喂狗。

白癡愚人:不用醃了,怕丟進去鹽裡找不到了!

我乃少俠矣:此乃正解矣!

好小哦:那兩個誰誰,在哪?我來找兩位看看什麼叫做擎天柱。

閒扯到一百二十一樓,一個叫做小鴨子過河的評說道:此葉翔與猥褻女同學、毆打他人的葉翔是否為同一人。

我喜歡犯罪:這個問題問到了點上了,兩人確實為同一人,但就事論事,我從不相信葉神會做出如此下作之事,聽我細細道來。

很快,葉翔和李怡欣很多事蹟都挖了出來,陳列詳細,一時間葉翔形象再次高大,李怡欣差點被罵人儘可夫之道德敗壞女人,征討聲一片又一片。

而那些曾欲要嚷嚷開除葉翔,剝除學籍的聲音很快便消失於無形,那些個素描了葉翔猥褻罪狀的報紙也在短暫的時間當中被收回得七七八八了,那些個媒體報道過的視頻也是不見了蹤跡,這場鬨劇瞬間便結束了。

“草!”陳斌臉色憤青,房間中價值不菲的花瓶被他摔了個粉碎,花了十幾萬在李怡欣身上完全打了水漂,毫無價值。於此同時羅駿比之他相差無幾,翻蓋手機連按鍵都不知飛落到了哪裡,不但冇有把葉翔的名聲搞臭,反而成就了葉翔,他們之作為完全成為了笑話。

隻不過兩人相對於王雄來說就輕鬆得太多了,王雄可是動用了很大的關係網,錢也是弄出去上百萬,憤怒的差點跳窗。

葉翔一覺睡到晚上七點鐘,醒來手機便響了起來,是程洛,接通匱乏的道:“阿洛,又咋的了?”程洛欣喜道:“阿翔,這次你不想出名都不行了,哈哈哈,大英雄!”葉翔清醒了些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程洛便把所有的事情與葉翔分享了一遍,那些個征討的聲音煙消雲散,仿若從未出現,葉翔本想找陳二力做點事情的計劃也不在需要了,最後又在程洛一聲尖叫中掛斷了電話。

“鬨劇結束了,可我的事情纔剛開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