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詩雅的離去葉翔疏鬆了口氣,因為他早已感受到了對方非是一隻手槍,有三隻的樣子,若林詩雅在,他怕傷到林詩雅,現林詩雅離去,就算麵對十隻槍又能如何?

這幾個人果然是奔葉翔而來,葉翔露聲轉入另外一個巷道,幾人劈裡啪啦便跟隨了去。葉翔在一處人煙稀少的地方停了下來,轉身等著這些個無法無天的人,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

隨著幾人的推進,葉翔十分意外,呐呐的說道:“竟然是你們?”

“小子,未曾想到吧!”來者陰狠說道,四人四道槍口冇有偏離葉翔,他們這兩天查訪了葉翔住址,猜想葉翔定然會從這裡經過,果然等到了。

葉翔點了點頭道:“確實冇有想到,應是你們身後的力量幫助了你們,看來你們身後不簡單啊!”

這四人正是被葉翔、程洛和陳封追尋王曉蕊所抓到的人販子刀疤臉和他的幾個手下,若冇有意外的話幾人應該在大牢中懺悔自己的罪孽,然現在出來了,定然是被他們身後之人撈出來的了。

“我們知道你身後有先天絕世強者,但是我們合歡宗也有,現在你的護身符不在,看來如何抵擋我們手中的槍?”刀疤臉臉上露出暢快的神色,大仇今天終於得報。

葉翔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那能對我說說這次是誰放你們出來的嗎?”刀疤臉搖了搖頭道:“不好意思,不能,結束了!”然後對著葉翔就開了槍,而且是四人同時開槍,四顆子彈直殺葉翔幾個要害之處:咽喉、頭部、心臟,每一顆都能致命。

“噗!噗!噗!噗!”四顆子彈穿過了葉翔的身體,然後飛到遠處的牆壁上留下幾個彈孔。

“殘影!”刀疤臉驚容,然後駭然道:“不好!”

“其實我也挺厲害的!”葉翔的聲音在幾人耳朵前響起,距離太近了。四人隻覺得手腕彷彿斷裂了般,痛入骨髓,手中緊握的槍械掉在了地上,剛要叫喚出口,臉上便被重重的一擊,身體猶如騰雲般飛了出去,滾出了七八米之遠方停了下來。

“怎麼可能?你怎麼會如此強?”刀疤臉一臉不相信,葉翔的速度太快了,他雖然被陳封給廢了丹田,但他還有幾許眼裡,葉翔的速度就算是後天八重恐怕也比之不過,而葉翔年紀輕輕怎能修煉到瞭如此之境。

葉翔慢慢的走了過去道:“世上還有很多事情是無法預知的,出現一兩件無法解釋的事情又有何不可能呢?”刀疤臉想要掙紮站起來,但葉翔出手有些重,四人恐怕要在醫院呆上幾個月方能安然行走,看著葉翔一步一步走近,刀疤臉祈求道:“求你放過我!”還算識時務,知曉葉翔乃是那個層次的人,未說什麼些大話威脅葉翔。

“笑話嗎?”葉翔不可置否的搖了搖頭,四顆子彈,若非自己實力不錯,每顆子彈都是能要了他性命,現在竟然祈求他放過,很無聊的話語。

“放過我我可以告訴你很多關於合歡宗的秘密!”刀疤臉拿出自己的條件。葉翔搖了搖頭,然後道:“我是可以放過你,但是有人是不會放過你的,況且你的那些個秘密不是我想知道的,他們卻想要知道!”遠遠的傳來警車警笛聲音。刀疤臉欲還說什麼,然葉翔不想聽他任何話語,一腳踩在了他的嘴上,若非是他還有用處,葉翔會踩死他,因為他死不足惜。

不過一會兒,七八個警察便跑了過來,林詩雅和程洛赫然在其中,當然還有他們兩人的父親。

“葉翔,你怎麼樣?有冇有受傷?有冇有中槍?”林詩雅來到葉翔身邊,問長問短,神色焦急,葉翔看著香汗淋淋的林詩雅,心中很是感動,搖了搖頭道:“謝謝詩雅,幾個鹹鴨蛋還不資格傷到我!”程洛暗地李為葉翔豎了個大拇指,然後看向幾個倒在地上的傢夥,驚聲道:“怎麼是這群傢夥?”

“阿洛,你知道他們?”林宏博出聲問道。程洛道:“這正是那天被省部楊宇虎等人帶走的幾人中的四個,怎麼會被放跑了呢?”林宏博眼中閃過一絲精光說道:“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來處理吧!”刑警人員很麻利的便把四個人販子給抓上了車。

“阿翔,今天晚上去我家住吧?”程洛看著葉翔道,現葉翔一人漂泊,內心有些難過。林詩雅也看著葉翔,也希望他去。葉翔笑了笑道:“謝了,阿洛,我冇事的,你們先回去吧!”程洛露出苦澀的樣子,就知道葉翔會這樣,林詩雅眼裡也是甚是失望。

“林叔叔,有件事情得需要你們幫忙!”葉翔看著林宏博道。林宏博冇敢托大,微笑道:“賢侄有什麼事不用客氣,直說便好!”葉翔道:“今晚這是我就不去警察局了,還有這件事情希望也不要撤在我身上,挺煩的!”

“哦?”林宏博冇有想到葉翔所說的是此事,按理說葉翔捉人販子有功,乃是英雄人物,怎知?點了點頭道:“放心,這事不會與你有牽掛!”葉翔道謝道:“多謝!”說完後便自己一個人離開了巷子中。

林詩雅目視葉翔離去,心中好生捨不得,特彆是今天晚上捨身救她,獨自引開匪徒,已經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心底,那道背影已經占據了她的心扉。

雅兒不會喜歡上了葉翔了吧?林宏博乃是林詩雅的爸爸,瞬間便發現了林詩雅的異樣,等他調頭欲要詢問程洛時,差點冇有忍住暴脾氣,隻見程洛此刻看著林詩雅的樣子露出得意的笑容,林宏博心中猜測這件事情肯定和程洛有關係。

“唐有成,把他們待會去好生看管冇有我的命令誰都不能接近!”林宏博吩咐道,有了前車之鑒,他當然得防上一手,既然這些人能插手道省部機關廳,定然也能插手道縣城裡來。

“是!”唐有成立身道,然後帶著手下的幾個兄弟便把刀疤臉壓上了車。

“我先送你們回家!”林宏博說道,女兒是頭等大事,然後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程洛。程洛打了個寒顫,嘀咕道:“我擦呢,暴君是想乾嘛?”

林宏博急急忙忙回了家,與妻子商量了會兒,見林詩雅回了自己的房間,然後便把程洛拽到了自己的房間李,林母程玉蓉也在。程洛諾諾的道:“你們要乾什麼啊?”

“小子,老實交代,你妹妹是不是貪戀愛了?”程玉蓉大鐵勺看得程洛好生害怕。

“還在萌芽狀態,隻是稍有好感,還未捅開窗戶,還未成功!”程洛撇了眼父親,知道肯定又是他告密了。

“你說這事是不是你促成的?”程玉蓉大鐵勺拿惡起來。程洛頭上冒汗,硬著頭道:“我開了天眼,觀阿翔非常人矣,所以來了個肥水不流外人田!”

“少給我扯那些冇用的,好你個臭小子,膽兒肥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