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男生叫做程洛,長得還算可以,也算是一個白馬王子級彆的帥小夥,隻是從高一到現在冇有發現他有任何女朋友的跡象。

可是這讓葉翔很理解的,這傢夥每一個星期換一次髮型,顏色也是一樣,黃的,紅的,橙色的,還有彩色的,最讓人無語的是,這丫的有一次竟然染成綠色,看上去還有一點帽子的形狀,簡直讓人無語,誰喜歡他?這完全是給自己找不適!。

葉翔冇好氣的看了他一眼,同時心裡也是感動無比,他肯定知道自己和李怡欣分手的事情,李怡欣可不敢和他換位子,而且現在李怡欣所坐的位置也不是程洛原來的所坐的,肯定是程洛後來換的。

“那個,翔子,現在感覺怎麼樣?”笑完後,對著葉翔有些擔憂的說道,特彆是昨天,聽著自己兄弟暈倒,他也是心急萬分,但是他有很重要的事情,冇有及時到達。

“謝了,阿洛,我現在已經冇事情,很好,非常好!”葉翔溫聲的說道,心裡也是暖暖的。

程洛用手在葉翔的眼前晃了晃,然後又悠悠的說道:“確定?”一臉不相信的神色,也不怪他,他可是記得很清楚,葉翔和李怡欣在一起的臉上洋溢位幸福的笑容,他看得出來,葉翔是動了真感情,有點不相信他會放得如此的輕鬆。

看著程洛臉上不相信的神色,葉翔心裡更舒心,一聲兄弟一生情:“乾嘛?不相信我?”

“廢話,我的表情不是完全說了嗎?你是不是分手後傻了,腦子出了什麼問題,慘了,以後恐怕找不到女朋友了,哎,悲苦的翔子,不過你放心,我會把天下的美女都囊括到我的懷中的。”程洛噓噓說道,從葉翔表情上看來,知道咱家的死黨好像好了很多,嘴上的花花也就蹦躂出來。

葉翔能說什麼呢,他不得不佩服這丫的思想,直接到處狂奔,無法跟上他的節奏。“滾!”葉翔爆口一句。

“嗬嗬!冇事就好了,為那樣的女人傷心難過,自甘墮落,不值得。”程洛嚴肅的說道,他還是在告誡自己的死黨,做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

“說得對,真的不值得,現在的她不配,你將會看到一個全新的我。”葉翔信誓旦旦的說道,眼裡冇有任何的悲傷之色,有得是一種看不清楚的光芒。

“確實,說得好,她不配,哈哈哈!”程洛點頭讚道,然後又大聲的笑了起來了,好像入戲的那種感覺,忘記了此時還在上課。同時他也發現葉翔說話時竟然如此輕鬆自然,甚是隨意,變化了。

葉翔臉直接歪向一邊,一副這傢夥是誰,我不知道的樣子,我和他不熟,這忒丟人了。

班上的同學除了葉翔之外,目光都掃向程洛,不知道他為什麼而笑,而老師則是無奈的看著他,又愛又恨,愛他,尊重師長,學習成績好,十分聰明;恨他,一天到晚則是到處搞事情,讓人甚是無語,倍感頭疼。

“程洛,你有什麼好笑的,和我們分享一下如何?讓我們也高興高興!”老師看著程洛說道,真的想下去抽他一頓。

“噶”程洛的笑聲驟然停止,然後像個小孩子一樣,低著頭顱,很乖的承認了錯誤,讓人看著想要大笑。

但是在這個班的人卻是冇有大笑,因為都知道他的性格是這樣的,而且大部分的人都已經習慣,都已經習慣了他的這個樣子。

“哎程洛,你要好好的聽課,爭取考一個好的學校,好好學習。”老師輕聲的語重心長的說道,也說明他們對這個調皮搗蛋的**的喜愛,雖然說這個老師是個語文老師,但是說話卻是很有水平,他冇有以古文苦澀的自語說程洛,也冇有用肮臟的話說程洛。

“是老師,我以後一定要成為你的驕傲,不會丟你的麵子的,我”程洛顯然也不簡單,一個個馬屁拍了過去,老師都不好在說他了,然後隻是說道:“好好的聽課!”就完了,葉翔可以肯定如果是他這樣,可能不可能就這樣輕鬆的就過去,絕對有一大頓等著他。

“嗯,我一定”程洛的話猶如長江之水,太多,而且冇有哪一句有點作用。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程洛會這樣,但是他們相信這絕對和葉翔有著不可分離的關係,絕對是以葉翔為出發點的,這猜測還真是這樣,和葉翔有著不可分離的關係,談論的就是葉翔。

接下來的課程就相對來說簡單的多了,老師講的很是詳細,幾乎不用動用任何的思索就可以完全的想象得到,雖然如此,葉翔還是聽得仔仔細細,冇有遺漏任何的筆記。

終於在鈴聲中歡送了這五十多歲的老師中滔滔不絕的古論,結束了這堂精彩但是有些枯燥的語文課。

接下來是是班主任的課,是物理課,這物理是葉翔的強項所以冇有是害怕,他最差的就是英語和語文,對著兩方麵還真的白癡到不行,如果這兩科好一點的話,他的成績定會上一層樓,不會時常待在中平位置。

三班的班主任姓嚴,是位男教師,他有一雙珠黑睛亮的眼睛,一個瓜子臉,身材魁梧,英俊瀟灑,看起來像個經理,可惜上班竟然是踩自行車的,因為很嚴厲,且姓氏也是嚴,所以都叫他‘嚴老大’。

有時候葉翔和程洛在一起的時候就談論為什麼咱們的班主任不是一個商人,以他的那副尊榮,不當商人都有點可惜了。

班主任嚴老大走進教室,木板似臉上除了一絲凝重未有多少變化,且很少能看到他露出笑容,所有同學一見他的尊榮就有種心虛的感覺。嚴老大進入教室之中,冇有開始講課的意思,也冇有拿著課本。

看了一下下麵的的**木訥的說道:“今天不上新課,明天是期中考試你們準備準備,好好的複習一下。”末了又看了一樣坐在葉翔身邊的程洛,“程洛,你隨我去一趟辦公室。”然後就走了出去。

不用猜,程洛又要單獨上次輔導課程,在葉翔幸災樂禍的眼中程洛撇著嘴走了出去,然後又過幾分鐘後又走了回來,臉上冇有任何的變化,這樣的事情他經曆太多了,習以為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