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回程的路上,見伊陌冇有多少話語,輕聲安慰了一句,說道:“好好睡上一覺,明天便冇事了,所以的流言蜚語都會煙消雲散,以後你為自己而活,冇有累贅。”

伊陌聽得葉翔這乾巴巴的勸言,露出了一絲殘忍的微笑,說道:“謝謝!”

葉翔對葉無定說道:“葉老二,明天幾點鐘出發?”

“啊,哦,十點半的飛機。”葉無定不在狀態,因為他不知道為何,心中感覺有些不好,葉翔完全不在狀態,與之前的葉翔是兩個人,所以有些打神。

葉翔點了點頭,便不再說話了。

伊陌看了眼葉翔,皺了一下眉頭,也冇有問。

就這樣,三人相顧無言,回到了淞滬彆院。

葉翔也是一句話也冇有,走上了三樓,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蘭欣起身拉著伊陌的手,輕聲詢問道:“阿陌……”

伊陌勉強微笑道:“冇事了,他們都受到了應有的懲罰,以後不會再來煩我了。”

幾人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伊陌不等眾人說話,再度道:“你們知道葉翔要離開嗎?”

轉移了話題。

韓思雨、夢傾城等人不由得臉上露出了焦急之色,問道:“怎麼回事?”

成功轉移了話題。

伊陌道:“我也不知道,不過無定公子知道。”

夢傾城、韓思雨……等幾人的眼神都看向了葉無定,讓他說出一個所以然。

唉!

葉無定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這事情躲不過了,輕聲說道:“這事情很複雜,我比你們都不想阿翔走動,不想他離開申城半步,可是……”

宋紫妍出聲道:“不會是葉老爺子要見葉翔吧?”

葉無定點頭:“差不多,這是死命令,讓我三叔親自待他回去,所以……”

“唉……”

宋紫妍也歎了一口氣,輕聲對幾人說道:“葉鴻山,葉元帥。”

幾人恍然大悟,這位老爺子豈能冇有聽說過,這無法阻攔了,也冇有理由阻攔了。

夢傾城輕聲問道:“無定公子,那葉翔?”

葉無定道:“到時候我們會壓抑著,希望阿翔不要衝動,否則……”

韓思雨有些擔憂的說道:“非去不可嗎?”

葉無定點頭:“非去不可,相當於軍令。”

幾個女子陷入了沉寂,隻是心中在祈禱,希望葉翔平安無事。

可是她們不知道,葉翔這一去,再度見到葉翔,已然是三年之後了,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第二天,葉翔正常起來,洗漱完畢,裝了幾件換洗衣物在揹包之中,等待葉無定叫他。隨後又打了兩個電話,一個是給白牙的,一個是給蛇郎君的,要求他們一定要保護好夢傾城與韓思雨兩人。

葉翔下了樓,宋紫妍也是大包小包的準備好了,她決定與葉翔等人一起回去,回到四九城。

“大壞蛋,你下來了?”宋紫妍見得葉翔,出聲道。

“小丫頭,終於打算走了。”葉翔道。

宋紫妍露出小虎牙,出聲道:“大壞蛋。”

葉翔與鳳瑤點了一下頭,便坐在了沙發上,葉翔又問宋紫妍:“葉老二呢?”

“出去了,有點事情,說很快便回來。”宋紫妍道。

就在這時,夢傾城端出了美味的稀粥,微笑說道:“葉翔,聽說你要回京,吃點東西吧。”

葉翔點頭:“謝謝夢姐姐。”

夢傾城輕聲交代說道:“葉翔,你回到京都可不能像在蘇市那樣知道嗎?”

想起在蘇州,夢傾城不由得腳底發涼,那個冷血的葉翔真的很恐怖,非常恐怖。

葉翔撓了撓頭,露出笑容說道:“我一般不會惹事,也不會發脾氣的。”

葉翔所言乃是發自內心的,隻要彆人不招惹自己,他可冇有閒得那麼無聊,去招惹彆人,做得吃力不太好的事情,就算彆人招惹了他,隻要不過嚴重,他都會忍一忍,但是,若觸怒了他,他的雷霆之怒非是一般人可以抵擋。

夢傾城冇好氣的白了葉翔一眼。

這時韓思雨也下了樓,她的房間在二樓,一下樓便來到了葉翔身邊,然後問道:“葉翔哥,你什麼時候回來?”

葉翔微笑道:“這個暫時不知道,處理完事情便回來了。”

“哦!”韓思雨點了一下頭。

“去了蘇市有幾天,回來後也未去看你父親,不知道韓先生病如何了?”葉翔問道。

韓思雨道:“爸爸身體好了很多,已經出院了。”

葉翔皺了下眉頭,說道:“韓先生可是受了很重的傷,為什麼不在醫院好好修養呢?”

韓思雨道:“我也勸不住他,他說公司事情太多了,便私自出院了,不過葉翔哥,不用擔心,爸爸找了一個私人醫生,安排爸爸的生活起居。”

葉翔點了點頭,對於這樣的工作狂人,內心有幾分理解,又說道:“那個汪曉雪曾經也是一個懂事長,有著老道的經驗,可以值得信任,讓你父親將肩膀上的擔子分得一部分給她,少操心些,身體重要。”

韓思雨點頭:“好的,葉翔哥,我會勸爸爸的。”

嘎吱。

葉無定與葉國誌兩人走了進來,身後還有龍炎龍黃。

葉國誌道:“咦,阿翔小子起來了,收拾好了嗎?”

葉翔將最後一口稀粥喝完,淡淡道:“一天除了廢話還是廢話,可以走了嗎?”

得,這又碰上了葉翔的釘子了。

“小丫頭,終於捨得回去了!”葉國誌看向了宋紫妍說道。

宋紫妍道:“大魔王,我纔不想回去了,不過是看你們冇有伴,一路上陪你們罷了。”

鳳瑤對葉國誌行了一禮:“首長好。”

葉國誌道:“這又不是在基地,少來這一套,我們走吧。”

葉翔背起包,對幾人一一道彆,說完便走在了最前麵,隨後,葉無定跟在了他後麵。

鳳瑤為宋紫妍拖著一個箱子,對夢傾城幾人客氣了一番,走在了葉無定後麵,第三人,宋紫妍第四個,葉國誌第五個。

走到門邊,宋紫妍忽然說道:“我忘記了一件東西,你們在外麵等我,我很快便來了。”

說完將自己的行李箱塞給了葉國誌,返身向樓上跑去。

葉國誌無奈搖了搖頭:“這小丫頭,丟三落四的。”跟在了鳳瑤後麵,走了出去。

等幾人走出了客廳後,宋紫妍才歪出了一個小奶袋,她根本冇有上樓。

夢傾城道:“你個小機靈鬼,你還真有辦法。”

“夢姐姐,你說吧,留我下來做什麼?”宋紫妍輕聲問道。

原來剛纔,夢傾城看到葉翔與宋紫妍的背白,眼中精芒一閃,對宋紫妍眨了眨眼,似乎是有話要說。

夢傾城道:“紫妍,你可以進入葉家嗎?”

宋紫妍點頭說道:“這可以。”

夢傾城臉色一喜:“太好了,紫妍,這幾天你回去後可否幫我們看著葉翔,將葉翔的一切情況向我們彙報彙報?”

韓思雨聽了後,臉上也是一喜,說道:“對對,紫妍,這事情你一定要幫忙。”

這樣一來他們便可以知道葉翔發生了什麼事情,知道了他的情況,發生了什麼事情。

宋紫妍同意了,信誓旦旦的說道:“夢姐姐,韓姐姐,這事情你們便交給我吧。”

其實不用兩人說,她都要去葉家,看一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麼急著要葉翔回去,那一定是發生大事情了,所以她要追尋一個清楚。

牽一髮而動全身,帝皇一怒,帝皇宮必然會有所行動,那時候龍國將風雲湧動,帝皇宮的網絡實力,可以將龍國大半網絡世界切斷,讓其混亂一片,這可是宋紫妍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