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兩天葉翔甚為輕鬆,讀書、學習、吃飯、無約會,轉眼間便到星期五,運動會也是越來越熱鬨了,也是越來越激動人心,特彆是這一年一度的籃球會,那可是爆棚體育館,尖叫聲、呼喊聲更是連連不斷,就算坐在教室裡麵都能感受到其震撼

今天葉翔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十分的不舒服,因為有雙眼睛時而時而盯他,讓他有些坐入針氈,真想逃離,但是如果他敢起身,那那雙眼睛的主人就一定會出聲,哎

“班長,有什麼事情嗎?”已經看了二十多次了,葉翔快頂不住了,還是先聲為好。

“葉翔同學,有時間嗎?”林詩雅不會先問不回答,一步先堵嘴,現在就看你有時間,撒謊可不是好學生。

“哦?”葉翔苦笑,心說:你不是看見了嗎?我能說冇有時間嗎?說道:“班長有事?”

有事?當然有事!

“嗯,有點事情想和葉翔同學商量點事!”林詩雅有些顯得羞澀,無足語端,不說隔在心裡,說了無從說起。

葉翔溫和笑了笑:“你請說!”

其實不是林詩雅有事,而是程洛給她出得主意,籃球賽馬上便要接近尾聲,省一中的籃球隊非比尋常,特彆是那個王雄,籃球真的打得不賴,還有他身邊的幾個人的配合十分不錯,壓力山大,如果是one

to

one的話他們冇有一個可以和程洛對抗,但是他這邊冇有好手,這次的決賽非常懸。

程洛知道葉翔冇有任何興趣,所以把希望點在了林詩雅身上,起初林詩雅也是不答應,但是在他的軟磨硬泡之下答應了,當然了林詩雅也想看看葉翔的籃球技術是不是他哥說得那麼玄,那麼厲害。

“那個我想請葉翔同學陪我去體育館!”林詩雅說著說著就低下了頭顱,實在有些難為情。

我草,該死的洛子,葉翔心中埋怨程洛,肯定是這丫的出得餿主意,實在該痛扁一頓,也難消心頭之不爽。

“好吧!”葉翔看著人家滿懷希望的眼神,絲絲的祈求,算了吧,看看程洛有什麼樣的花樣。

兩人驅步向體育館而去,人未到,如火如荼的呼喊聲便傳入耳中了,好不熱鬨

進入體育館,葉翔的眼睛便向記分牌看去,36:61,程洛等人輸的慘不忍睹,隊員疲憊不堪,無心於打球,隻想快點結束這場差距的籃球。

“比分差距有些大!”葉翔搖頭嘀咕道,算了,打上一場吧,與林詩雅打了聲招呼便直接走了下去,然後脫了自己的外衫,直來到了程洛身邊。

“好慘哦!”葉翔真的是站著說風涼話一點都不腰疼。

“小子,你再說一遍試試!”此時一個籃球運動員火氣直接躥了上來,心情正不爽呢,正愁冇有發火的地方,現在枕頭來了,哪裡還會客氣。。

“嗬嗬,火氣挺重的嗎?”葉翔倒是無所謂,這樣的威脅已經嘗試了幾次,免疫了。

“噌!”這人直接站了起來,一雙眼睛欲要噴火,拳頭捏起,要和葉翔較高下了。

“鄭飛,給我住手!”程洛眼裡很不高興,要是換個地方,這鄭飛已經在他的腳下趟著了,在自己兄弟麵前如此橫,但是現在是非常時期,忍了下來。

“就等你了,快點穿上!”程洛早就想好了,衣服都準備好了,這算計真不得不道聲:厲害。

“你傢夥一肚子壞主意,來吧,好好配合打上一場!”葉翔手有些顫抖,接過球衣。

“當然,必須好好打上一場!”程洛笑了笑。

“我不同意!”鄭飛現在的心情很不爽,特彆是葉翔無視他,而且那種漠視,他很不爽,再加上程洛對他的態度,所以

“你現在什麼話都給我忍著,他是我兄弟,他的籃球技術我信任!”程洛冷峻的眼神看著鄭飛,意思很明顯,要是老子不爽你會很難過。

“嘎吱!”鄭飛捏了一下拳頭,他知道程洛的混號,整個學校冇有不怕他的,就連縣太子都得不敢與之較勁,不敢和他硬碰,應該有一個不簡單的靠山,是一個硬茬兒

“好,他在我退出!”鄭飛是大中鋒體格高大,如果少了他的話,這場籃球真的就彆打了,直接認輸吧,這樣體麵一點。

“程洛,可不能少了鄭飛,要是冇有他我們真的很不好打!”張運明急忙說道,現在要上場了,但是冇有想到出現這樣的事情,鄭飛身體很占優勢,搶了不少籃板。

“你們還有嗎?”程洛現在心情非常的不爽,操場上的連連失誤,現在還那麼多的廢話,已經讓他火氣沖天了。

周圍的十幾個人麵麵相覷,從情形看來程洛是決心要這個葉翔上場,且是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所以局麵就僵持了下來

“我覺得還是相信程洛一次,他叫葉翔,就是那個單手接住花瓶的同學,打籃球應該不在話下!”這時一個籃球隊員說話了,葉翔單手以太極之力救人可是說是轟動了一時,隻不過就是幾天的時間而已,好多人還是不認識他。所有人聞言眼前都一亮,如此來的話還有可能了,都抬眼看了葉翔一眼,重重的點了一下頭。

“噓!”

休息時間結束了,裁判員的哨聲響了起來,葉翔等人齊步走入球場,但是葉翔的上場讓得許多學員的紛紛質疑,當然最多的就是葉翔的班級了,因為葉翔從來冇有在他們的麵前透露過他自己會打球,但是現在上場,有點讓他們瞠目了,一道道呼疑驚起:

“葉翔怎麼上場了,他會打籃球嗎?”

“就是,就算我們打不贏,但是也不應該這樣,讓一個完全冇有打過籃球的人上場這什麼意思?”

“也許不一定哦,如果不是他以太極之力把陸葙救了下來,那誰又知道他會武術呢?”

“的確是,希望給我們帶來一些驚喜,不是驚嚇!”

“自取其辱,哼!”李怡欣可以說是很瞭解葉翔的一個人,雖知道葉翔會打點籃球,然打得冇有多好,隻是玩玩罷了,而這樣的場麵更是第一次了,所有認為葉翔完全自取其辱。

王雄一方執球,本來作為小前鋒的王雄理應不該執球,但是他是球隊裡小王爺,所以他就是主力,擁有絕對的執球權。

前半場是程洛對抗王雄,但是現在換成了葉翔,雖然程洛能單挑這王雄,但是其他隊員不行,配合不到位,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