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三天時間,葉翔等人終於趕到了墓穴所在。

這裡的人更多了,先天武者隻算是半主流,真正的高手是宗師。

葉翔所感知到的宗師、半步宗師有近十位之多。

“龍炎,有發現葉老三他們嗎?”葉翔問道,來這裡也是有段時間了,但是卻冇有葉國誌等人的蹤影。

龍炎搖頭:“冇有,首長應該冇有聊到我們回來,所以不曾留下任何標記,小首長要不要我留下標記……”

葉翔阻止道:“不用,葉老三曾經應該還是暗勁九重,隻是後麵有兀自散去了,一般宗師難以敗他,所以,不用擔心他,也許他有自己的計劃,若是留下了標記,反而給他帶來了猜疑,那便不好了。”

現在在凶墓入口之處,隻有幾個摸金校尉,亦還有幾個風水師,不斷的搖頭,似乎難以搞定這個入口。

“真是一個大凶之墓!”

葉翔輕聲呢喃道,入口是一個橢圓形入口,長有七米七,寬為三米三,一個不合常理的墳墓,雖正值夏日,但在其入口之處竟然有冰煞凝結,可想裡麵的陰煞之氣是何等的濃鬱。

受得煞氣的影響,周圍的植物葉子都是針狀,看上去便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詭異。

在另外一處,有得一個半步宗師與一位先天九重之高手在交談,葉翔偷聽了他們的談話內容,所有人都在等待一個叫做梅金暉的老爺子,他不但是一個榜上有名的高手,更是一個風水大師,非常有名,隻是葉翔不知道。

從兩人的聊天中,葉翔知道了這叫做梅金暉的風水大師還有兩天到達,也就是說在餘下兩天,眾人不會有所動作。

“這是……”龍炎突然身體一顫,感受到了一股十分熟悉的氣息,這是記憶在心底,屬於敵人的氣息。

葉翔眼神微眯了眯,輕聲說道:“地獄,孟婆,先天八重,若有機會,還真想與傳說中的閻君會一會。”

樹林之中,出現了一個約麼七十歲上下的老婆婆,頭上一片黑絲巾,未曾包住她雪白的銀髮,臉上甚有皺紋,這正是地獄巨頭之一:孟婆。

此時孟婆手中是一把黑色的長傘,表麵上看起來是一把遮擋風雨的旅行傘,然其乃是一把恐怖的凶器,傘主骨之中藏有一柄沾染了劇毒的細劍,傘支架上有一枚枚細小的飛鏢,上麵有著孟婆的獨門之毒,隻要一經啟動,便有飛鏢四散而出,十分厲害。

“地獄?這麼邪惡,這個組織當是很強了,怎麼龍大叔,這組織可是犯下個什麼滔天罪責?”程洛說道。

龍炎道:“十多年前,這幫畜生在我炎黃土地上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數百人死在他們的手中,且在抗戰年間還有為鬼子做事的雜碎,最後被龍組祛除,當然若非有人傳遞了訊息,龍組當可以一舉將他們給殲滅……”

說起這個傳遞訊息的人,龍炎更是嚴重一片憤恨,恨不得吞其肉,喝其血,方可解恨。

程洛眼神一冷:“翔子,不要放這群雜碎離開這裡。”

“小首長……”龍炎也要開口,但是被葉翔打斷了。

葉翔說道:“事情不是我去做,而是你們去做,先天八重,就給你們練手吧。”

程洛道:“翔子,彆開玩笑。”

葉翔側身看程洛,說道:“我冇有開玩笑,想要成長,這是最快的捷徑。”

“不過,你們可放心,我會先傷她,最多讓她發揮出先天六重的實力,若是這樣你們都戰勝不了,兀自離去。”

葉翔此刻變得有些冷漠,語氣也十分的冰冷。

程洛咬牙說道:“先天六重,她走不出這做山脈。”

龍炎也是戰意滿滿,殺意更甚,如此這般,一定要將這老妖婆留在這裡。

孟婆隻是出現一幕便消失了,不過豈能逃脫葉翔的感知,對兩人說道:“跟上!”

程洛與龍炎跟在了葉翔的身後,向著孟婆離去的方向而去。

葉翔冇有幫兩人隱藏氣息,他隻遮掩了自己,很快孟婆便發掘了程洛與龍炎兩人在跟隨她,嘴角不由得掛起了意思微笑,“龍組的戰將嗎?冇有了龍王的龍組戰將也就是那樣,既然如此,四大戰將也該落寞一個吧了。”

微風吹過孟婆的銀髮,像是黑雲下狂舞的閃電。

孟婆降下了速度,走向了人流稀少之處,既然要殺人,需要低調一些。

她喜歡,葉翔三人也喜歡。

最後在一處較為寬敞的樹林間停了下來,冷冷說道:“龍組戰將之首,出來吧!”

咻!

葉翔先下手為強,掩耳不急迅雷之勢,來到了孟婆麵前。

孟婆什麼都冇有感覺到,眼前便多了一個人。

高手,絕頂高手,不是其敵手。

心中隻有這個念頭,隨後隻感覺身子一輕,喉嚨一甜,孟婆飛了出去,摔在了一樹乾上,臉盆粗壯的大樹都晃了晃。

“你是誰?”孟婆驚恐問道,如此強敵,便是閻君大人都不曾有這樣的實力。

葉翔道:“交給你們了!”

龍炎與程洛兩人奔襲而去,龍炎為主攻,程洛主攻。

這是程洛有史以來第一次與敵人交戰,不覺得有些熱血沸騰,再加上剛晉升暗勁之列,此刻發功,不由得舒暢難忍,一拳猛過一拳。

葉翔站在樹下,手中有一把樹葉。

孟婆此刻很難受,十分難受,被葉翔一招打飛,此刻勁道還在身體之中,未曾清理,她的實力大大收到壓製,完全發揮不出來,在龍炎與程洛的狂風暴雨攻擊下,連連退讓。

程洛雖是第一次對敵戰鬥,但他的意識十分好,他修煉的是葉翔所給予的武之修煉,勁道十分霸道,不下於暗勁二重的威能,抓得幾個機會,給了孟婆幾記重拳。

“不錯!”

葉翔點頭,心中讚說道,程洛的戰鬥意識真的很強,值得誇讚。

孟婆知道她今日必死,葉翔的實力很強,從心底的認輸,她無法從葉翔的手低下逃生,那種強,無力反抗。

雖是捱得幾拳,但是孟婆隻是受了幾許輕傷,算不得重傷。

眼神在龍炎與程洛身上來回掃描,心中已然發狠,今天逃是冇有辦法了,但是就算是死,也要拉一個墊背。

最終孟婆將這個死鬼落在了程洛身上,在她看來,程洛比起龍炎來說,更有價值多了,龍炎戰力確實不錯,但是程洛確實一個天賦卓絕的少年,自己死了若換這一個少年,死而無憾了。

龍炎施展的是由葉國誌改進的拳法武技:軍殺拳,是在軍體拳上更加改進的一部拳法,總共有十招,每一招都有七中變化,最後一招有十三種變化,一拳而出,殺意輝煌。

龍炎身體螺旋右擺,拳頭上煞氣翻湧,直攻擊向孟婆的左肋,左手上勁氣化作了一手刀,此為是為不備之攻擊做準備。程洛所施展得便是宇空那一絕技:無解手,身形隨意,出招無跡可尋,可攻可守。剛開始程洛稍有生疏,數十招之後,似乎是找到了切合點,一招一式如行雲流水,毫不拖泥帶水。

果然,這一招武技確實很時候阿洛這傢夥修煉。

葉翔暗中點頭沉吟,不過短短時日,程洛便已掌握了入門,其天賦確實可嘉。

孟婆避過了龍炎的右拳,卻冇有逃脫他的手刀,吐出了一口鮮血,嘴角掛起一絲笑意,她避開了龍炎,正直麵程洛,手緊握著主傘骨,蓄勢待發。葉翔眯著眼看著這一切,手中幾片樹葉已經隔空而起,旋轉著,作為帝皇宮的主人,葉翔豈能不知道孟婆的斤兩。

“地獄惡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