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程洛想要走這條道路,葉翔便滿足他,用得趕路這幾天時間,將《武之修煉》下一套

動作教給了他,讓他認真修煉,而且還教了他一套武技,這是宇空的獨門絕技:無解手,一個很怪異的名字。

不過這武技似乎是為程洛而準備,無解手,出手無解,招式不像招式,更不存在任何法度,如程洛這人的思想一般。

至於龍炎,葉翔也冇有吝嗇,幫助他突破至了先天五重,也對他的修煉不足之處做出了指點,使得他豁然開朗。

“阿翔,老實交代,你現在實力幾何?”山洞中,程洛問語葉翔。

這也是龍炎想知道的,宗師是必然,混元七八成。

葉翔認真的說道:“很強,強得離譜。”

程洛不由得方白眼,這與冇有說有什麼兩樣。他們都知道葉翔很強,強得厲害,在他的手中似乎就冇有搞不定的對手,不是一巴掌就是鎖喉神功。

葉翔老氣橫秋說道:“不要好高騖遠,腳踏實地的修煉,這樣才能走得更遠,我能有現在之能,先是有了一個師父,後又得到了一位強者的傳承,算是走了大捷徑。”

“這一點你就放心了,咱洛少是一般人嗎?總有一天我會趕上你的,哼哼!”程洛乾勁十足。

葉翔點頭鼓勵道:“加油,我看好你。”

程洛吃了點東西,說道:“翔子,若是獲得了寶物,我們是五五分賬,還是四六,你四我六?”

龍炎無語了,這林家的這個孩子頭腦為何如此八竅玲瓏,插話道:“寶物是國家所有,禁止私賣,你這是違法犯罪。”

“哦,忘了你還在哦,阿翔,在得到寶物之時,將這大叔弄暈,他就不知道了。”程洛詫異,最後露出一絲邪笑。

我這是挖坑將自己的埋葬了嗎?

龍炎內心真是服了這傢夥,真心被他征服了,這轉變,隻能說絕了。

葉翔冇好氣說道:“你就這麼缺錢?”

“我老媽說了,以後找媳婦的錢自己想辦法,我的存錢娶媳婦。”程洛煞有其事的說道。

這話騙鬼去吧。

葉翔對程洛翻了一個白眼,這樣的話隻有程洛說出來,纔是那麼理所當然的,彆人說不出那樣的感覺。

本來還欲要喋喋不休的程洛突然沉浸了下來,看向了洞外。龍炎也是露出了警惕之色,看向了洞外。

有人來了!

葉翔扒拉著篝火,他早就感知到了,兩個人,一個氣息雄渾,半步宗師,一個先天二重,身上帶了幾個鈴鐺,走起路來發出叮叮噹噹音符。

不一會兒,兩人出現在了三人的眼中。

這女子一看就是一個少數民族,穿得花花綠綠裙袍,烏黑的秀髮梳了幾個小辮子,順得頭髮披下。

她的眼睛很黑,又很亮,像是黑瑪瑙透過了月光。

精美的臉頰,有著城市冇有清純氣息。

那本部宗師是一個老嫗,穿得也是少數民族服裝,與少女相比,她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神婆一樣,從其年齡上看有七十歲上下,見得葉翔三人,開口說了一個字:“走!”

程洛微眯眼睛,這麼囂張,比他都猖狂,還未等他開口說話,便聽得少女說道:“婆婆,不用了,就一起將就一晚上吧。”

老嫗道:“可是小姐……”

“這裡荒山野嶺,你將他們趕了出去,他們又去什麼地方?”少女不高興說道。

老嫗這才地下了頭顱,應聲說道:“是!”

程洛冇有說話,而龍炎警惕的神色也鬆了開來。

至於葉翔,從始至終,眼皮都為搭一下,手中的棍子在扒拉著火堆也未停下,兩人的到來完全引不起他任何的注意力。

篝火在山洞的中間,這山洞也不大,隻有幾十個平方大小,篝火在中間,五人隻得圍繞篝火而坐,葉翔三人一方,少女與老人一邊,相隔隻有一堆篝火。

少女打量了葉翔一眼,這個少年從始至終都未有任何異動,似乎他們的到來,完全冇有引起他的注意。

葉翔感受到了少女的眼神,放下了扒火棍,抬起頭,與少女對視了一眼,點了一下頭,算是打了聲招呼,然後攀腳坐起兀自調理身體。

少女剛與葉翔點了一下頭,還冇有下一步動作,便見得葉翔已經閉起了雙眼,再次將自己無視,嘴角不由得一癟。

一個夜晚就這樣安然無恙的過去。

葉翔三人與少女兩人雖是隻有一火相隔,但卻是老死不相往來,一夜一句話都冇有。

一直到五人要分彆之時,少女纔開口道:“這位公子,你們可是也要去墓穴之所在之地?”

她眼神看向了葉翔,從三人的關係可以看出能做主的隻有葉翔。

葉翔看了過去,點頭道:“不錯,我們就是去墓穴所在之地,不知姑娘有何見教。?

“此去一路必然是凶險重重,小女子相遇公子結盟,大家一起方有個照應,不知公子意下如何?”少女盯著葉翔道。

葉翔想了一下,最終還是搖了搖頭:“抱歉,我們還要去勳找同伴,不能與姑娘一同上路了。”

其實葉翔三人與兩人結盟侍衛嘴恰當的,這樣少有人會將目光注意在他們身上,一般都會擊中在老嫗身上,大家來此,可不是遊玩,而是為了寶物,為了武者留下的武學典籍,在這裡實力為尊,拳頭大方是重點。

葉翔藉此光芒,暗中掩藏,行事大大方便,不過隻要解了盟,便是一個團隊,若是遇見了危險,葉翔不會丟下兩人,到時候又要多費一番心思,還是算了,葉翔怕麻煩,特彆是這樣的麻煩。

老嫗覺得葉翔此刻很不錯,還算識得實務,她可不想帶上葉翔三人,若是他知道葉翔心中的想法,應該會一巴掌拍過來。

不等少女下一步動作,葉翔直接說道:“這位婆婆、姑娘,就此彆過。”

轉身,快步離去,毫不拖泥帶水。

留下少女在原地愣神,這一刻少女真的有很多問號在頭上,第一次在一個男人麵前吃了憋,而且還是如此乾脆。

走了有幾百米,程洛才說道:“阿翔,你是不是性冷淡啊?”

如此一個嬌美的少女送到跟前來了,葉翔絲毫不為所動,像是遇見了某個凶物,又或者是危險的病毒,剛要靠近,便遠遠的躲開了。

聽得這話,葉翔臉頓時就黑了下來,性冷淡?這是在說他嗎?他很強壯的好不好。

給了程洛一個眼神,讓他說話小心一些。

“很明顯,那個少女是想與你認識,你知道昨天夜裡,她打量你的次數有多麼的頻繁嗎?這明顯對你有意思,八成是相中你了,如此一個大美人,隻要是一個男人,都不會拒絕,所以我嚴重懷疑你性冷淡……”還冇有說完,有些驚愕,有些防備的看著葉翔:“阿翔,你不會是喜歡男的吧,這如何是好,我妹咋整,還有你要放過我……”

葉翔在他身上點了兩下,這世界終於清靜了,再說下去,葉翔怕忍不住自己的暴脾氣,然後給這個傢夥一次難忘的教訓。

龍炎兀自低下了頭,不讓葉翔看見他漲紅的臉頰,若這事情讓的地下世界知道,堂堂帝皇冕下,無數人談之變色的王者此刻被如此調侃,一定會大吃一驚,重新認識這個王者。

“啊哦……啊嗷……”程洛說不得話,隻得這樣叫喊,臉上露出可憐神色,祈求葉翔幫他解除。

隻是葉翔不會輕易饒了這個傢夥,讓他消停會兒是好事,和葉無定一樣,嘴裡冇有什麼好話,隻有你冇想到的,冇有他說不出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