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四人出了荔波縣,來到了茂蘭鎮,最後便分開了。

在森林之中,葉翔不會比任何人差,若是他真的願意,葉國誌的陸戰兵王稱呼就不會是他的了。

在葉翔正前方,王曉蕊被無端帶著到了這大森林之中,她靈魅的小眼睛之中,滿滿的是憤怒,自己已經離開了三天了,爸爸媽媽肯定很擔心自己,現在都不知道變成什麼樣了。

可是她不敢不走,那男子威脅她,若是不跟他們離開,就回去殺了她父母,她不敢,她見識過兩人的厲害,他們可以飛到天上,隔空以樹葉穿透樹乾,如電視劇裡的那樣,殺人於無形,所以她不敢賭。

再者,以這兩人的能力,她根本無法逃走。

兩人是神醫穀的弟子,是師兄妹,男子叫做褚祿生,女子喚作為褚雪雁,之所以帶走了王曉蕊,是看重了王曉蕊的資質,按他們的說法這是藥體,可以修煉神醫穀傳承至今的古老法訣——《藥訣》。

修煉《藥訣》,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家人便會成為絆腳石,所以無論王曉蕊如何的苦求,兩人都冇有答應讓她回家看望自己的父母一眼,從被綁架那一刻開始,王曉蕊就註定無法與家人見麵了,除非她修煉藥訣有成。

可是褚祿生與褚雪雁怎麼也冇有想到,惹來了一個恐怖的人物,若不是發生一些意外,他們此生對修煉無緣了,暴露的葉翔完全可以將他們給廢了。

褚雪雁看著王曉蕊跨著的臉,不由得搖了搖頭。

“雪雁,小心,有人來了。”這時,褚祿生說道,露出了警惕之色,感受到了兩股煞氣。

褚雪雁也是站了起來,做好了防備動作。

王曉蕊卻眼中露出了絲欣喜,也許是來救她的人,心中不由得想起了葉翔,隻要想到葉翔,心中便會不由自主的安定下來,時不時會唸叨一句‘葉翔哥哥,曉蕊好想好想你’。

嚓啦……嚓啦……

兩個人出現在了三人眼眸之中,是兩個橫練外加功夫的高手,憑得兩人的氣息,他們已經達到了暗勁之列,渾身充滿了煞氣,這是從無數戰鬥之中殺出來的,這兩人是高手,更是凶徒。

他們不是龍國人,額頭上有一絲飄帶,馬褂,小短褲,兩條手臂上束縛了一個繩結。

這是泰國人的標誌,兩人的膝蓋上,滿滿的是老繭,這是練膝擊煉出來的。若是有地下世界的人在這裡,一定會認出兩人來,這正是殺手榜上排名第九的人物,泰國雙色黑曼巴。是兩兄弟,因為有得一口大黑牙,所有像極了黑曼巴,所有有這樣的稱號。

而且兩人也是有蛇的淫

性,都十分喜歡女人,每到一個地方,總會發生一起一起強

奸案件,然後最後殘忍的殺了,是兩個冷酷劊子手,毫無人性可言。

兩個泰國人看見了褚雪雁與王曉蕊,眼中赫然爆發出一陣精芒,邪意滿滿,恨不得將兩人吞了進去。

對視了一眼,做出了某種決定。

褚祿生與褚雪雁當然知道這兩個泰國人不好認,從其凝重的氣息來看,他們當不是這兩人對手,褚祿生呼道:“走!”

褚雪雁帶上王曉蕊,褚祿生斷後,三人果斷逃離。

兩個泰國武者露出了黑黑的牙齒,十分醜陋,狂追而去,如此獵物,豈能放走。

逃了有近半個小時,褚祿生與褚雪雁兩人體力大大下降,不但冇有遇見一個龍國武者,而且前方還是懸崖一出,無路可逃了。

兩個泰國武者是鐵了心要得到褚雪雁與王曉蕊,窮追不捨啊。

見得前方已無路,露出了醜陋的笑容,彷彿是在嘲笑三人:跑了,為什麼不跑了?

褚雪雁對王曉蕊說道:“曉蕊,待會兒由我們師兄妹牽製著這兩人,你能跑多遠便跑多遠,不要回頭,知道嗎?”

此刻王曉蕊有些難過,不過還是點了點頭:“好!”

說實話,褚祿生與褚雪雁兩人的功夫確實不錯,隻是戰鬥經驗實在太過不堪。

褚祿生虛晃一招,想探探虛實,瞭解這個對手,可是被這泰國武者不按常理出牌,直接一記重拳將褚祿生打飛,頓時掛彩,口吐鮮血。

“龍國武者,垃圾。”這泰國人嘲諷。

褚祿生被這話激怒了,站起身,真氣運出,一招‘棄車保帥’的架勢,與這泰國武者惡鬥在了一起。

褚雪雁忍受著湧入身體的勁道,繼續與對手纏鬥,好為王曉蕊開辟一條生路。

不過似乎被兩個泰國武者看出了意圖,正待王曉蕊要踏步離去之時,要麼是一片小樹葉,要麼是一根小樹枝彈在了她的腿上,根本一步都離不開,每一擊,王曉蕊都會摔在地上。

“嗯,這裡有曉蕊的氣息。”

葉翔來到了王曉蕊三人之前停留的地方,他在王曉蕊的閨房待過會兒,記住了王曉蕊的氣味,此時空氣中還有著王曉蕊的氣味,被葉翔聞了出來,應是剛走不久,這讓葉翔喜出望外。

“我倒要看看,你們究竟是何方之人,膽敢綁架我帝皇的妹妹。”

葉翔嘀咕完,順著氣味,箭馳而去。

連續十數次的逃跑都未果,王曉蕊放棄了,也不是她放棄了,而是她的腳也承受不住了,膝蓋幾乎都是一片青色,有更嚴重的是一道道小傷口。

“廢物,滾開!”

與褚祿生戰鬥的泰國武者一擊重拳,將已經疲憊不堪的褚祿生擊飛了出去,在空中便暈了過去,從側邊的山地滾落了下去。

“師兄!”

褚雪雁悲憤大呼道。

“哈哈哈!”

看見褚祿生從山地上滾落下去,這泰國武者發出猖獗的笑聲。

“這龍國武者雖是廢物、垃圾,兩個死豬都不如,不過這龍國女子真的很有味道啊,長得真不錯。”另外一個泰國武者眼中泛著邪火打量著褚雪雁與王曉蕊。

“弟弟,我喜歡大的。”

“我喜歡嫩的。”

王曉蕊聽得這萬惡的話語,小臉變得煞白無比,毫無血色,幼小的身軀不斷顫抖,猶如正在被暴風雨摧殘的鮮花。

“對不起,曉蕊!”褚雪雁道歉道。

他們綁架了王曉蕊來,真的是給她一片機緣,進入神醫穀,修行的《藥訣》,以她的資質,將來的成就無可限量,可武界留名。

王曉蕊冇有回答褚雪雁的話,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呢,時間已經回不去了。

褚雪雁對兩個泰國的武者說道:“我知道你們是泰國人,但是我們來時神醫穀弟子,雖然這是在山林之間,但是你們應該聽說過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總有一天,我神醫穀宗師前輩必當去泰國走一遭,為我們報仇雪恨。”

褚雪雁想威脅這兩人,可惜大錯了算盤,他們是聞名世界的殺手,更是在泰國犯下了無可饒恕的罪責,攆出了太過,至今以全世界為家,誰有錢,誰就是他們的衣食父母,隻要出得起價,那就殺,以殺過生活。

世界上想殺他們的實力有很多,然至今依然活得瀟灑自在,無拘無束,誰能奈何他們。

見的兩人嘲諷的表情,褚雪雁便懂了,今日無法逃脫了,轉頭看了眼懸崖,做出了一個決定,對王曉蕊道:“曉蕊,你怕死嗎?”

王曉蕊點頭:“怕!”

她確實怕,她怕見不到爸爸媽媽,見不到葉翔哥哥,她怕,怕留下遺憾。

是該豐收的時候了,兩個醜陋的泰國人慢慢走向了褚雪雁與王曉蕊,嗅著芬芳,看著那曼妙的身軀,他們已經有了反應,更顯其醜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