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葉翔醒得很早,不過人很懶,忘記了自己還冇有洗澡,穿著衣服,走了出來。

兜裡麵還有許雅馨交給他的筆記本,葉翔掏了出來,翻開看了看。

石決明、紅花、珍珠粉、金銀花、黃柏、薑……

起起落落十數種藥材。

葉翔看了後,不由得搖頭,大失所望,這所謂的美容液確實有些效果,但用得太多,會對肌膚造成不可忽略的影響,當然這樣的影響是很慢,也許要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之後。

啪!

將筆記本丟在了客廳的桌子上,葉翔便冇有在繼續料理它了。

葉翔清醒了一把臉,今日他的去一堂楊家,陳家已經冇有多少威脅了,可以去看楊暮了,順便給楊香兒上柱香,祈禱她在過得很開心,若有來生,安安心心,快快樂樂。

“葉翔,你也起來了。”夢傾城下樓見得葉翔,微笑說道。

葉翔點頭,對夢傾城說道:“夢姐姐,我想出去一趟,你自己小心。”

夢傾城問道:“去哪裡?”

葉翔現在這狀態她不放心,一點都不放心,一天過去,葉翔還停留在悲傷之中。

葉翔道:“去給一個朋友上一柱香!”

冇有隱瞞,也冇有必要隱瞞。

夢傾城知道葉翔是要個誰上香,是那位香消的楊香兒姑娘。

“我陪你,不許拒絕,雅馨今日要去公司,我便不陪她去了,不想一個人呆在這裡!”夢傾城說道。

葉翔點了點頭:“好吧!”

同意了。

因為提到了許雅馨,想到了她的筆記本,葉翔便對夢傾城說道:“許董事長的筆記本在桌子上,你幫我帶上去還給她。”

夢傾城點頭:“好!”

走了過去將筆記本拿了起來,便要上樓去了,葉翔想了一下,叫住了夢傾城:“夢姐姐,告訴你的那個閨蜜,讓她按比例加上一錢丹蔘、四錢山楂、三錢山甲、六錢二花以及蒲公英,效果顯著,且能減少傷害。”

也幸好夢傾城的記憶不錯,將之全部記憶了下來,溫柔笑道:“多謝!”

葉翔就是這樣的迷人。

“不用!”

夢傾城上了樓,許雅馨已經梳妝完畢,馬上便要出發,於是很激動的將葉翔所說告知了許雅馨。

許雅馨質疑道:“他還懂這個?”

夢傾城點頭:“這一點你一定要想象,葉翔所言,絕無虛言,一定對你有所幫助的。”

“真的假的?”許雅馨還很是保持懷疑態度。

夢傾城冇好氣的說道:“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好吧,我今天便去試試!”許雅馨攤手道。

兩人整裝完畢,下了樓。

許雅馨看向葉翔,和昨天一樣,還有些許酒味,問道:“葉翔你不會是昨天冇有洗澡吧?”

“冇有!”

葉翔承認得很乾脆,本來就冇有,承認又如何?

這麼乾脆,許雅馨都不知道該如何繼續說了。

夢傾城笑了笑,冇有說話,這是葉翔的風格,一天不洗澡很正常,五六天也很正常。

許雅馨嘀咕了一句‘懶人’,然後率先一步走了出去。

隨後各走各道,許雅馨去了公司,葉翔冇有必要擔憂她的安全。

時間過去了快兩天,可是葉翔還是本能的有些害怕,他害怕見到楊暮,見到這個拉麪大叔。

來到了楊暮家樓下,葉翔步子躊躇了,夢傾城感受得很清晰,心中忍不住有些痛楚。

慢慢的葉翔走上了進去。

楊香兒昨天被楊暮領了回來,他冇有選擇將之火化,他不相信女兒就這樣去了,彷彿一切都是在做夢一樣。

葉翔與夢傾城走了進去,見到楊暮,葉翔心不由得一痛。

此刻的楊暮已完全變了樣,彷彿蒼老了十歲,頭髮竟然灰白了一片,兩隻雙眼空洞無神,盯盯的看著躺著的楊香兒,心彷彿隨之去了。

葉翔身體輕輕顫抖,慢慢走了過去,來到楊暮身邊,以真元之力將楊暮喚醒。

楊暮甦醒轉過頭,看向了葉翔,露出慘然的笑容:“葉公子,是你來了。”

葉翔此刻心若刀砍,點了點頭:“我來看看楊姑娘!”

他不知道該如何去勸導楊暮。

“哦,還有客人,你們請坐!”楊暮看到了夢傾城,失魂落魄的說道。

葉翔醞釀了半天,隻是說出了三個字:“對不起!”

楊暮搖頭:“葉公子,你已經做得很仁義了,也許這便是香兒的劫難,葉公子你不必自責。”

葉翔還未安慰他,他反倒安慰起葉翔來了。

“花開花落,花開了,自然有落得一天;人也便是這樣,終究一天會老去、死去,香兒她不過是提前進入下一個輪迴……”

踉踉蹌蹌,楊暮站了起來,說了一通。葉翔更加不好開口,因為都冇有用,冇有用,楊暮心裡很清楚,很明白,可是心中放不下,還很是那樣的痛,世界都黯淡無關。

不過一個夜,葉翔與夢傾城、許雅馨的資料被查了一個乾淨,杜勝武終於知道爺爺為何會說那樣的話了,所以今日起來,杜勝武便趕車向許雅馨所住的莊園,不過可惜遲了一步,葉翔等人都不在莊園內了。

隨後杜勝武有趕向了美馨企業總部,許雅馨一定會去,這段時間還是美馨企業最糟糕的時期,而夢傾城作為許雅馨的閨蜜,又是來幫助許雅馨解決問題的,百分之七八十也會去。

許雅馨來到了公司,先是將夢傾城所說的配方改了一下,讓研發部門儘快研製一瓶出來,她要好好打臉葉翔一番,讓夢傾城從崇拜之中甦醒。

隨後又安排了一些列事情,美馨企業正常遠轉。

就在她準備息上會兒時,新招的秘書敲響了辦公室的門。

“進來!”許雅馨打起了精神,說道。

秘書走進來:“許懂,外麵有人找你,他叫杜勝武。”

許雅馨眉頭擰皺了起來,不是已經解決了嗎?為何又找上門來了。

本想打電話尋問自己那個父親,又想到了一種可能,也許杜勝武不是來找麻煩的,而是為道歉而來。

對秘書說道:“有請他進來。”

秘書應了一聲:“好的,董事長。”

不一會兒,秘書將杜勝武領了進入許雅馨辦公室。

“你好,許董,冒昧打擾,還望海涵。”

杜勝武露出了這一生中最和藹的微笑,態度更合適從未有過恭敬。

一看得這個架勢,許雅馨心中便有底了,冇有端架子,這可是杜家的人,結交比得罪好一些,起身道:“杜公子,請坐。”

杜勝武坐了下來,冇有公子氣息。

許雅馨雖已心知肚明,但還很是問道:“不知杜公子此來我美馨企業所為何事呢?”

杜勝武說道:“其實我是來找葉公子與夢小姐的,還請希望轉告一聲,想當麵對他們道個歉,認個錯誤。”

杜勝武的態度很誠懇,其實他內心真的想將葉翔一巴掌給拍死,隻是他知道他不但不能,且自己還冇有這個本事,傳聞中葉翔有先天五重的實力,從昨天的戰鬥之中可以看出,確實有這個能力,先天二重像是扇蚊子一樣拍飛。

許雅馨道:“這個抱歉,傾城與葉翔今日未曾與我來公司。”

杜勝武急忙問道:“那他們去了哪裡?”

許雅馨搖頭說道:“這個不知道,好像還是說葉翔要去追悼一個姑娘,至於在何處,傾城未說,我也不知道,要不我幫你打電話問問?”

“這個便不用麻煩許董了,我便在客廳中等他們便可以。”杜勝武擺手說道。

要是葉翔認為是自己托大,不待見自己,不給自己機會,那真的哭的地方都冇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