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裡,夢傾城眼睛立馬雪亮,這一定是葉翔做的,一定是,又問道:“高局長,陳家犯下的罪?”

夢傾城不在蘇市,對陳家不是那麼熟悉,對於陳家所犯下的種種罪行不清楚。

高菲林道:“罄竹難書,若非他們及時掩蓋,我會一個一個將他們抓取槍斃。”

許雅馨道:“菲林阿姨,這會不會是陳家犯得答案太多,引起了上麵的注意,所以……”

高菲林搖頭,這事她得了幾許口風,是因為飛揚幫作惡,惹怒了那位英雄,所以一怒之下,要拔出陳家這個大毒瘤。

“你們彆亂猜了,小心禍從口出!”高菲林告誡道。

許雅馨點頭:“好的,菲林阿姨。”

夢傾城知道這是葉翔所為,可是她很想知道原因,是什麼讓他壓抑成了這樣,痛苦難過,隻是看得高菲林警官的態度,再問下去便不好了,而且也應該不會告訴自己。

高菲林要工作,便將兩人趕了出來。

來到了走廊上,夢傾城摸出了電話,打給了葉國誌,她是葉翔身邊兒的人,所以有葉國誌的電話。

“夢侄女,阿翔小子還冇有回去嗎?”葉國誌見是夢傾城打電話給自己,輕聲問道。

“不是,不是,葉翔已經回來了!”

夢傾城立馬說道,“我想問葉叔叔知道蘇市發生的事情嗎?”

葉國誌道:“知道些,阿翔做了些大案子,我已經收到。”

夢傾城欣喜問道:“葉叔叔,可以和我說說嗎?葉翔他現在很低沉,心情不好,我想瞭解前因後果。”

“這個…這個,是因為一個姑孃的事情!”

葉國誌輕聲道,徐泰峰將事情的前因後果都給他說了一遍,而且徐泰峰好找來而來楊香兒的父親,瞭解了事情的經過,就是因為吃了一碗麪,就是因為楊香兒與葉翔說了幾句話,所以葉翔很自責,是他的出現害了那個善良的姑娘。

葉國誌花得兩分鐘,將所有事情與夢傾城說了一遍,當然隱去了葉翔殺戮的那一麵,實在太過血腥了,便是他都覺得葉翔殘忍了些,不過卻痛快無比,那些人就該這樣。

夢傾城梨花帶淚,輕聲道:“謝謝葉叔叔。”

葉國誌道:“謝什麼謝?夢侄女,幫我好好照顧阿翔。”

夢傾城點頭說道:“我會的,我會好好照顧他。”

……

陳家莊園,來了一行人,為首的是一個婦人,身後有跟著的是一個有些邪氣的年輕公子,在後麵是一個老者,已經是個保鏢。

現在陳家一片淒然,陳左溢被抓,陳少禹瘋了,陳揚被抓,還有陳家一些子弟,起起落落有十多人,蘇市第一集團也被查封,陳家正是進入了風雨飄零的時期。

大廳中,左右兩人,一個是鎮鑫集團掌控者陳左春,一個是擔任市常委的陳左門。

陳左春現在頭大如牛,鎮鑫集團亂成了一鍋粥,很多事情全部被刨了出來,他這個董事長此刻也無可奈何;陳左門還好些,他冇有犯過大問題,所以算是陳家尚存戰鬥力的第二人。

“二哥、三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婦人走進大廳,急忙問道。

陳左門道:“少鳳,你怎麼來了?”

陳少鳳道:“大哥被抓,陳家族人十多人落網,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

陳左門道:“這我們現在也不清楚,大哥與阿揚都被隔離了,就算是我現在相見都不可能,徐泰峰掌握了陳家許多罪證,已經上報到了省上,省長親自下得命令,大哥與阿揚難保了。”

陳少鳳一聽,臉色露出了憤怒,說道:“姐夫這是怎麼回事,他不要忘了他是陳家的女婿。”

“二姐,這不怪姐夫,他不得不這麼做,爹能進入省常委,都是姐夫幫得忙,若是這次隻單單姐夫知道,可壓下一部分,但是京城葉家也知道了,姐夫不得不下狠心!”陳左春落寞的說道,這是他第一次感覺道這般無力,昔日他振臂一揮,那是何等的場麵,可是現在,鎮鑫集團這事一出,那些之前與鎮鑫集團合作的人一個個毀掉了所有合作項目,鎮鑫集團進入一個冰冷時期。

陳左門憤怒道:“我早就告誡過,不要犯事,不要犯事,為什麼就是不聽,還是如以前一樣肆無忌憚,現在好了吧。”

陳左春道:“二哥,現在不是發火的時候。”

陳左門發狠說道:“大哥與阿揚不管了,就算髮動所有關係,也將他們保釋不了,將陳寬他們保出來便可以了!”

不得不捨棄了,因為他知道是葉家哪一號人物知曉此件事情,國安部的葉國誌,龍國暗中的守護神,有先斬後奏之權利,若是陳家膽敢偷梁換柱,被他抓出,絕對會一擼到底。

“兩位舅舅,可以從牢中將他們就出來,安排到國外去,這不就可以了嗎?”這時那年輕人說話了,在他的思想中,武者可以為所欲為,而青幫之中,高手如雲,想從牢房之中將一個人偷盜出來,易如反掌。

陳左春眼前一亮,而陳少鳳也覺得可行,在外麵總比在牢獄之中好。

陳左門阻止道:“千萬彆這麼做,這一次盯上陳家的可不是一般人,若是青幫犯事在了他們手中,亦是死罪。”

陳左春看向自己二哥:“二哥你是說?”

陳左門點了點頭,陳左春泄了氣,確實不能這樣做,否則就是在自掘墳墓。

這年輕人叫杜勝武,是杜吾昆的兒子,竟然自己的二舅不答應,那便算了,反正受累的又不是青幫之人。

在陳家呆了會兒,杜勝武帶老者便離開了陳家,在這裡實在不好玩。

葉翔在審訊室內,睡著了,約麼到了下午四點過了,才甦醒,感受到夢傾城與許雅馨還在審訊室之外,站起身走了出去。

見葉翔打開門走出來,夢傾城溫柔微笑道:“葉翔!”

葉翔很淡然點頭,說了句:“我們回去。”

夢傾城不會順著葉翔之意,還是溫柔說道:“好!”

許雅馨當場火爆脾氣了,她們在這裡可是等了好半天了,而葉翔竟然這樣輕飄飄的帶過,她很不高興,“葉翔,你給我站住。”

葉翔麵無表情看著許雅馨,“有事?”

夢傾城連忙組織,不要許雅馨再繼續說下去。

被來要火爆脾氣的許雅馨被一陣手機鈴聲阻攔了,拿出手機,一看電話號碼有些熟悉,猛然想起這上一次因為美容液配方被盜取,自己打過的電話號碼,連忙接了起來。

“您好,請問是許董事長嗎?”

許雅馨道:“是我!”

“許董事長,你好,是這樣的,經警方查證,love美容液配方是由你們美馨企業研製而出,幕後主事陳揚已經全全交代,配方是由張玫從你的辦公室之中偷盜的,蘭花企業註冊的美容液做不得數……”

許雅馨一臉驚喜的說道:“這麼說來,Love美容液配方最終的歸屬權是我們美馨企業了?”

“是的,許董事長,現在若是你想註冊便可註冊。”

許雅馨滿臉露出欣喜,說道:“稍等,我馬上過來,馬上過來。”

掛斷了電話,對夢傾城說道:“傾城,我現在有事,必須去一趟工商局,就不能陪你了。”

說著還狠狠的瞪了一眼葉翔,對葉翔可是一點都不感冒。

這到是為難了夢傾城,若是不與許雅馨去,有些說不過去,但是葉翔此刻這樣的狀態……夢傾城一咬牙,便說道:“雅馨,你忙,我與葉翔……”

葉翔開口道:“一起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