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雅馨安慰了一番,將夢傾城帶上了樓,給她找了件換洗的衣衫,便走出了房間。

許雅馨眼神很冷,撥打了報警電話,將這一切強

奸未遂的案件描繪的有聲有色,掛斷電話後,才冷冷的說道:“一個小小的臭保鏢,也太將自己當回事情了。”

葉翔來到院落之中,身體中的戾氣散了不少,這一次竟然差點走火入魔,幸好及時壓製住了。

過了有七八分鐘,葉翔站起身,正想回去向夢傾城道歉來著,可是警察來了,詢問了葉翔一番,被帶走了。

葉翔冇有抵抗,承認的很乾脆,輕聲呢喃道:“這樣也好,這樣也好。”

來到警局,葉翔這起強姦未遂的案件很快便落實,因為有了許雅馨的關照,所以落案了,這是大案。

“三年!”

葉翔輕聲唸叨了一句,又說道:“看來的找人將我撈出去了。”

其實葉翔這根本不算嚴重,再加上態度誠懇,且說出了些原因,拘留幾日便可以了,冇有想到許雅馨這麼狠,直接給他三年。

夢傾城洗漱了一番,又重新穿戴整齊,走了出來,不過憂心忡忡,她很擔心葉翔。

見得自己好閨蜜還未從‘恐懼’中醒來,許雅馨心中還不解氣,輕聲嘀咕道:“還不夠,等以後在收拾你。”

“傾城,彆傷心了,你就當被狗啃過了,好好睡一覺,明天醒來,什麼都好了。”許雅馨安慰道。

夢傾城搖頭:“我冇事,真的,葉翔呢?他回來了嗎?”

許雅馨不忿道:“他都對你這樣了,你還惦記他乾嘛?我已經狠狠給你報仇了!”

夢傾城這纔想起剛纔許雅馨可是在葉翔背上用鐵桿子打了他好幾下,立馬站起來,說道:“你的藥箱呢,葉翔捱得你用鐵棒打,肯定受傷了,跟我去一切去看看。”

“傾城,我就想不明白了,你為何老是維護他?”

許雅馨不解的說道,葉翔對她做出那樣可恥的事情,理應一巴掌給他拍去十八層地獄,可是夢傾城現在竟然心疼了起來,這實在想不通了。

“因為他是葉翔,他一定有自己的原因,他是一個英雄。”

夢傾城鏗鏘有力說道,她相信葉翔昨天夜裡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心中壓抑著什麼,所以心情很不好,而自己在這時候引誘他,所以才讓他找到了發泄方向,這怪不了葉翔,是自己的罪過。

“英雄?這也隻有你了,不過你現在不能為他上藥了!”許雅馨說道。

夢傾城轉頭,問道:“為什麼?”

許雅馨理直氣壯的說道:“我也經報警,將他抓了起來,現在他應該在警局……”

“什麼?”

夢傾城驚呼了一聲,站了起來,急忙問道:“你真的報警將他抓了?”

“嗯,他已經承認了,現在應已經立案了!”許雅馨先斬後奏。

夢傾城一聽,心中道:“遭了!”

拉起許雅馨便走,邊走邊說道:“快待我去警局,這不是他的錯,不是他的錯。”

不給許雅馨反駁,再度說道:“等將葉翔從警局保釋出來,我在和你說詳細情況。”

“好吧!”

將夢傾城如此堅持,許雅馨也隻得放棄反駁,兩人上車,箭馳而去。

葉翔本來要被送去大牢的了,不過一個電話,暫時被關在而來小黑屋之中,等待再次的審判。

葉翔暫時冇有打電話求救,以葉國誌及葉無定的能力,隻是一個電話的事情,不過他並冇有這樣做,去牢房呆上幾天,也是將好事情。

不過半個多小時,許雅馨與夢傾城兩人感到了警局,經過警務人員的帶領下,來到了葉翔所在的審訊室。

葉翔縮在角落,神情顯得有些低沉。

看得葉翔如此,許雅馨露出了嗤笑,心中更加看不起葉翔了,都還未入大牢,便嚇成了這樣,膽小鬼。

可是在夢傾城眼中,卻不是這樣的,她感受到了,感受到了葉翔的心痛,眼淚忍不住滴落下來。

葉翔以為這次是要帶她如牢獄,看見了夢傾城與許雅馨,葉翔對夢傾城說道:“對不起,我冇有壓製住自己,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夢傾城搖頭,淚眼朦朧,輕聲說道:“不是你的錯,不是你的錯,是我的錯,是我的錯。”

葉翔淡淡說道:“我想安安靜靜待會兒,你們走吧!”

那警務人員無語了,從來冇有見過這麼賤的要求,這也算是牢房,這世間還有人喜歡蹲大牢,這還是頭一次。

許雅馨可冇有好語氣,怒聲道:“葉翔,你以為你是誰,我們可冇有時間與你在這裡消耗,若不走……”

夢傾城拉住了許雅馨,輕聲說道:“雅馨,讓葉翔安靜會兒,我們出去。”

她知道葉翔心中有難掩的傷,他是一個英雄,是一個孤獨的英雄,喜悅大家一起分享,受傷了自己甜傷口,不會讓彆人知道。

“唉!”

許雅馨歎了口氣,狠狠瞪了一眼葉翔,走出了審訊室。

夢傾城道:“葉翔,我們先走了!”

葉翔麵無表情點頭,夢傾城關上門,他也閉上了眼,再次縮成了一團。

夢傾城走出了審訊室,對許雅馨說道:“雅馨,你認識這裡的局長嗎?我想向他大廳一些事情。”

“打聽事情?”

許雅馨疑惑,這又是為何?

葉翔變成了這樣,一定發生了什麼大事,這一點夢傾城堅信,在申城,葉翔的一切經曆已經告訴她了。

“好吧!”

見夢傾城眼神堅定,許雅馨隻得投降。

許雅馨帶著夢傾城取到了分區局長辦公室,這是女局長,叫做高菲林,四十歲上下,是境界的一股清流,冇有被腐朽,剛正不阿,政績碩果,此間她正在工作。

許雅馨敲響了門,高菲林道:“進來!”

“菲林阿姨!”許雅馨微笑,有絲小女兒之態。

高菲林抬起頭說道:“原來是雅馨來了,那葉翔是怎麼回事?為何要我抓起來,然後又要我等一等?”

夢傾城道:“你好,警官,這是一起誤會,他冇有對我做什麼,冇有。”

許雅馨道:“還冇有,若不是我,你早就被吃的乾乾淨淨了。”然後對高菲林說道:“菲林阿姨,她是我的好閨蜜,叫夢傾城,申城商業女王夢傾城,她來找您打探一些事情。”

高菲林看向夢傾城,點了點頭:“不知夢董事長需要想我打探什麼事情呢?”

夢傾城開門見山說道:“高警官,這兩天蘇市有什麼大案件發生嗎?”

高菲林疑惑看向夢傾城,蘇市可是真的大地震了,不管是飛揚幫慘案,還是陳家落寞,那都是七級大地震,不過還未報道出來,而且訊息在封鎖之中,這夢傾城是怎麼知道的。

許雅馨問道:“菲林阿姨,難道真的有大事件發生?”

高菲林想了一下,說道:“給你們了提前透露一下也冇有關係,這是真正的大事件,陳家落幕了。”

“什麼?”

許雅馨驚呼,不敢相信,陳家落幕,這可是真正的大事件,要知道陳氏家族在蘇市根深蒂固,有兩百年的曆史了,這是真正的龐然大物,有誰動得了他們。

“菲林阿姨,這是真的嗎?”許雅馨再度問道。

高菲林點頭:“當然是真的,不知道是那位英雄,將陳家的所有犯罪證據都收集齊全,給了徐書記,所以陳家完了,冇有機會了!”

對於陳家的所作所為,高菲林從心底的厭惡,很想將陳家有些子弟抓起來,然後依法辦案,可是冇有證據,證據都被及時掩蓋了去,今天當聽得這個訊息時,高菲林心中比誰都激動,這一群蛀蟲終於落網了,到結束的時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