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臣如實交代道:“這一切都因為遇見了一個老道士……”

“老道士?”

葉翔與葉無定對視了一眼,腦海中不由得出現了那個身影,也都不由得吐槽道:不會是那個無良的老傢夥吧。

“嗯,是一個老道士!”汪臣肯定說道。

葉翔說道:“那老道士可是說了什麼?”

汪臣回答道:“嗯,那道長很神奇,很厲害,胖胖的,傳了將青袍,像是個古代人,來到了汪家門前,徑直走入了汪家,許多保安攔截,卻無一人可製止他,他冇有傷人,隻是四處觀望,老太爺見他很不凡,便請他入堂,看見了熟睡的汪曉雪,說道‘原來真是鳳凰落樹,不然區區一個微末之家哪能祥瑞之氣沖天’,老道士看了一眼我爺爺,一句話也冇有說,便離開了,從此冇有再度出現……”

“所以你爺爺信了老道士的話,汪曉雪乃是鳳凰之名,大富大貴之相,便用了這個一個理由將她拴在了汪家?”葉翔打斷說道,心中升騰起了絲怒氣,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老人,簡直壞到了極點。

汪臣小聲點了點頭:“是!”

砰!

唐小可再是一拳,桌子再是被一拳打出了不少裂縫,怒聲道:“可惡!”

葉翔說道:“我曾救過她,那還是後她差點窒息而死,若非我醫術在身,那個匪徒與你們是王家是何種關係?”

“這個……”汪臣有些吞吐。

“說,否則姑奶奶開坦克軋死你!”躺下可憤怒道,性如烈火。

嚇得汪臣身體一顫。

葉翔與葉無定對視了一眼,不愧哈是唐將軍的孫女,脾氣性格都一眼。

葉無定在一旁說道:“汪臣是吧,我勸你最好說出來,這丫頭可是老將軍的孫女兒,說開坦克軋你,估計你是跑不掉的。”

汪臣恢複了幾摸的臉色再度蒼白,說道:“是我爸爸,是我爸爸他們顧得殺手。”

葉翔搖頭,悲哀啊,從頭到尾的悲哀,不由得對汪曉雪的遭遇升起了一絲的憐憫,她一生活在了囚籠之中,無形的繩子將她死死的拴住,任人蠶食。

“便有我救你一次吧!”葉翔心中說道。

“看在你坦誠,便給你些好處吧!”葉翔說道,對王姓士兵吩咐道:“給他一個好的牢房,不過該服刑多少年便服刑多少年。”

“是,小首長!”

出了警覺,唐小可便問道:“葉翔,你們可是要去汪家?”

葉翔點頭:“當然!”

唐小可祈求道:“可以帶我去嗎?”

葉翔莞爾道:“唐小姐請求,我豈敢不尊,畢竟我也隻是凡夫俗子,經不得坦克碾壓!”

唐小可不由得臉色羞紅,剛纔太過怒火了,便說了出來,心中罵道:“唐德川,都是你害得。”

遠在海陸之濱的一個陸軍大隊之中,一個大漢打了一個噴嚏,說道:“不會是老爺子又叨擾我了吧,看來這一個月還是不能回家了。”

很快三人,便來到了汪氏集團大廈,這裡可熱鬨了,有不少人守在了大門前,口中汙言穢語,都是罵人的臟話,目標正是汪曉雪,一陣又一陣,若是汪曉雪在場估計都將她撕碎了。

一眾保安也都忍不住頭皮發麻。

葉無定道:“這一群演員很不錯。”

唐小可道:“一群白癡。”

葉翔摸出了一個手機,打了汪曉雪的電話。

此刻汪曉雪心亂如麻,就算她在如何鎮定,也都有些力不從心。

電話響起,本能的想把它扔掉,不過她不能這樣做,一看電話號碼,有些愣了,葉翔這個時候打電話來所謂何事,接了起來,說道:“葉翔……”

“汪小姐,葉翔冒昧前來拜訪,還望贖罪!”葉翔說道。

汪曉雪有些疲憊說道:“葉翔,今天我有事,以後可以嗎?”

葉翔道:“我知道你現在的處境,其實我是來為你排憂解難的,化解你當前的尷尬局麵。”

汪曉雪聽後,有些迷糊,不過隨即便想到了關鍵,“是雨惜讓你來的?”

“聰明,不過這隻是一部分原因,另外一部分原因來自我自己,葉翔還未報答汪小姐曾經照顧的恩情,可否給個機會?”葉翔儘量用輕聲的話,讓那個汪曉雪感覺自己誠意。

汪曉雪道:“若要說起來,是我欠你的恩情,不是你欠我。”

“你是再說我那次揪你?”

葉翔故作遲疑,繼而又說道:“其實那是我故作神聖而已,我認出了那匪徒,作為擁有正義感的少年,豈能放過這凶惡的歹徒,把他錘番後才發現了你,隻是順手,順手而已。”

“嗬嗬!”

汪曉雪冷笑了笑,“我打給電話給保安!”

“好!”

等汪曉雪掛斷電話後,才發現自己怎麼就這樣答應了,不過話已出口,容不得她反悔了。

葉翔三人來到了門衛處,立馬被攔截了下來,葉翔說道:“放心,我們不闖,你們等候通知。”

保安見葉翔三人年輕,而且態度也不錯,所以點了點頭,冇有凶神惡煞,不一會兒電話響起,保安對著接了起來,走出來問道:“誰是葉翔?”

葉翔道:“我是!”

保安隊長才說道:“請進!”

三人進入了集團,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來到了汪曉雪的辦公室,葉翔三人走了進去。

而汪曉雪讓章美琪上了三倍茶,開門見山說道:“不知葉翔公子前來,是想如何幫助我。”

葉翔看向汪曉雪,喝了口茶,說道:“你心中對親情看得很重,但是真正有幾人在乎你的親情,你一心一意為汪家謀求福利,但是汪家對你呢?”

汪曉雪眼眸輕顫,說道:“葉翔公子來隻是為了說這些嗎?”

“當然不是!”

葉翔搖頭:“那我也直說,你要不要一巴掌全部拍死,這一點可可以全力幫你,他們犯下的一點一滴的事蹟我等能查得一清二楚,還有這件事事情,追根到底,誰的責任追到底,然後讓法律來說話。”

“不可以,我不同意!”

汪曉雪拒絕,冇有一點商量,他的秘書章美琪想說什麼,可是想了想還是冇有出口。

唐小可說道:“曉雪姐姐,你怎麼那麼傻?”

汪曉雪看向唐小可,皺眉道:“你是?”

“曉雪姐姐,你好,我叫唐小可!”唐小可自我介紹道。

汪曉雪道:“你好,小可妹妹,這件事……”

唐小可打斷說道:“曉雪姐姐,你知道嗎?這一切都是一個計劃,所謂的三千萬,全部落入了汪海、汪青成、汪小芳等人的口袋之中,就算你找來了三千萬填了進去,也都是會全部落入他們的手中,而且他們聯絡了所有銀行,不讓借錢於你,還有所有要毀約的夥伴,都是他們插入中間,於你解除合同,最後會有一個人前來協助你,有一個條件,那便是要你!”

汪曉雪自己知道,這一切都是一個圈套,一個計劃,問道:“誰回來幫助我?”

唐小可說道:“曹少頃!”

“是他!”

汪曉雪驚呼道。

對於曹少頃,她當然熟悉了,為了追求自己花了不少心思,而且這曹少頃能力不小,也有手段,對人帶人不錯,是許多女生心中的王子,不過不喜歡便是不喜歡,汪曉雪隻是把他當做了朋友,可是冇有想到,他竟然如此卑鄙。

汪曉雪又問道:“這些你怎麼知道?”

唐小可身著確實有些不凡,不過怎麼看都隻是一個憤青大學生,她是如何知道這些事情的。

葉翔急忙說道:“這可是唐老將軍的孫女,隻要一個電話,汪家犯下了什麼惡事,都能查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