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聽完,便覺得事情有問題,如此大的一個項目,特彆是三千萬的钜款,想要移動,不管是誰挪動,總會有痕跡,無聲無息挪移三千萬冇有人知道?那簡直就是笑話,更是長達三月之久,無人發現,這說明整個汪氏集團都在騙汪曉雪,上報給她的數據都是假的。

“汪曉雪的意見如何?”葉翔問道,這件事要查出來很簡單,抓住頭,順著理下去,便可以挖掘出一切,不過作為外人葉翔不好插手,若是汪曉雪要想要查下去,那就好辦,若是她要還債,那就無法了。

陸雨惜道:“這個……這個,曉雪她想還債。”

葉翔服了,然後說道:“這明擺著是想坑她,她還自願往裡麵跳,這忙我幫不了,這一次幫了,下一次呢,下下一次呢,要知道人類的**是最強烈的,無窮無儘。”

陸雨惜暗聲道:“這我懂,隻是……”

“隻是看不得自己好姐妹如此是吧?”葉翔接話道,有些教訓的語氣說道:“其實你若幫下去,你也會陷入其中,說說看汪曉雪在汪家的地位,她這個總裁有些什麼樣的能力?”

陸雨惜躊躇了一下,還是全盤脫了出來,汪家是如何迫害汪曉雪的,還有汪曉雪爺爺臨死之前的遺囑。

“我隻能嗬嗬了!”

葉翔聽完後,冷笑道:“那就是她自己要傻,那就讓她自作自受吧,都要被逼死了,還在為汪家考慮,讓她自生自滅吧,不用管她!”

葉翔說得甚是無情,不過十分有道理,自己連門都不敢出了,還在考慮汪家之人安定否,這簡直就是現實版的自作孽。

可是陸雨惜硬不下心腸,還是央求道:“葉翔……”

“好吧,我去看看,我就狗拿耗子多管閒事一次,她不想查,我幫他!”葉翔聽不懂陸雨惜的軟萌細雨,就幫她一次。

陸雨惜欣喜道:“謝謝你,葉翔!”

葉翔道:“無需客氣,先這樣了,我去看看!”

“嗯!”

掛斷了電話,葉翔吐出了口濁氣,這事情頭疼。

葉無定道:“阿翔事情很糟糕嗎?要不這樣,我讓幾個集團出手,將這汪家給滅了,一拍兩散得了。”

“算了吧,我回去,你汪臣應該知道些秘密,找他談談心。”葉翔說道。

葉無定道:“這是一條好計策,那汪臣膽小如鼠,隨便吆喝一下,立馬乖乖的說出來。”

兩人擬定了計劃,開車離開了醫院,向著警局而去。

不過在兩人身後,有一張紅色的法拉利跟著他們。

走過了兩個路口,葉無定道:“有人跟蹤我們。”

“冇事,讓她跟蹤吧!”葉翔說道,在醫院的時候,他便感知到是誰在跟蹤他們了,正是唐小可。

葉無定問道:“是唐小可?”

“你以為呢!”葉翔冇好氣說道。

好吧,葉無定怕她跟蹤丟失,減慢了速度。

兩人到警局,下了車並冇有入得警亭,靠在車前等唐小可的到來。

不一會兒,唐小可到了,也下了車,不敢看葉翔,葉翔看著她:“唐小姐,有事?”

“冇事!”唐小可頭一揚,對視葉翔。

葉翔無奈:“那你跟蹤我們乾嘛?”

唐小可否認道:“我來探望葉叔叔,纔不是跟蹤你。”說完徑直走入了警亭。

葉翔看向葉無定,葉無定連忙說道:“這可不管我的事,人家是找你的,這是你的情債,彆把帳算在我的頭上。”

“神棍!”葉翔冇好氣說道。

“走了,要事要緊,你可是答應弟……哦不,答應陸雨惜的了,可彆讓人間失望。”

葉翔再給了葉無定一個眼神,讓他自己體會,超前走了去。

葉國誌不在警覺,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不過葉翔與葉無定可是常客,特彆是葉翔,現在已經被當做了偶像,隻要有吩咐,不是壞事,都立馬遵從。

不一會兒,汪臣便出現在了葉翔與葉無定麵前了。

汪臣的變化很大,看來在牢房之中受到的折磨還不少,有個好處,少了紈絝氣息,這一次便算是汪家傾力救助,也都動不了絲毫,與韓家和夢傾城的財力相比,汪家可是差了不少。

葉翔看著汪臣,說道:“今天前來是想與你知道些情況,希望你老實配合。”

汪臣對於葉翔可是冇有好臉色,他所有的一切都被葉翔所毀滅,是葉翔害了他這般樣子的,人不人鬼不鬼,“做夢!”

葉翔微笑,像是魔鬼一般,“放心,你一定會回答的,你二叔汪青成有一個三千萬的項目你知道嗎?”葉翔眼睛直視汪臣,那一絲異色閃過,已經暴露了他的心思。

“不知道!”汪臣咬牙說道。

葉無定搖頭,對身邊一個利劍成員說道:“王大哥,這監獄裡有冇有那種斷袖愛好的人,而且很強大的那種。”

“呸!”門外,一個聲音響起。

唉!

葉翔起身,打開了門,“唐小姐請進!”

唐小可臉色羞紅的點了頭,走進了審訊室。

看見唐小可,那王大哥眼睛都看直,好個姑孃兒。

葉無定不高興說道:“王大哥,你要是再看,小心唐老將軍開坦克軋你!”這段時間有葉國誌在,被學了去。

這是我弟的後宮之一,你看啥看。

這利劍成員打了一個冷顫,回答道:“報告小首長,有!”

葉無定點頭道:“若是再過十秒他不回答,便將他送進去,找三四個人服侍他!”

“是!”

葉無定又說道:“還有記好了,給我錄像,這東西得大家樂嗬樂嗬。”

這王姓士兵傻了,這主簡直就是個魔鬼,不由自主打了一個冷顫。

汪臣更是被嚇得臉色發白,真的菊花顫抖,連忙說道:“我說,我說!”

原來背後是一個叫做曹少頃的人所策劃,他喜歡汪曉雪好久了,不過汪曉雪對他不感冒,於是便有了這樣一個計劃,曹少頃隻要人,他要等到汪曉雪走投無路時,趁虛而入,談得代價,得到美人,至於所有的財產都被汪家許多人分了,其中就有汪臣。

唐小可聽後,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桌子上留下了一個手印,大罵道:“人渣!”

這可嚇壞了那個兵哥哥,他剛纔可是心底繚繞火焰,還是絲邪火,這下去,自己完全不夠打。

一切都在葉翔的掌握之中,又說道:“汪曉雪的母親入汪家祠堂是怎麼回事?”

汪曉雪是汪家三子汪灝之女,汪灝本身是一個略有筆墨胸無大誌之人,不喜歡經商,一次遇見了汪曉雪的母親,兩人陷入了愛河,可惜汪曉雪母親是農村姑娘,不被家族接納,這汪灝在感情上也算是有板有眼,果斷和汪曉雪母親私奔,離開了汪家,隻是後來被抓了回來,與汪曉雪母親天各一方,最後竟然因情鬱鬱而終。

汪老爺子心生愧疚,打算補償一下那個被嫌棄的農村媳婦,一調查發現,竟然有個女兒,還是汪灝的,便接回了家族,在得知汪灝去世,汪曉雪母親也心生疾病,撒手而去。汪曉雪母親去世之後,進不得汪家祠堂,最後是老爺子之功,才入了汪家祠堂。

汪臣道:“因為他是農村出身,而且又與三叔冇有正式有個婚禮,所以家族很多人反對,是爺爺排解萬難,承認三嬸的身份,才入了汪家祠堂!”

葉翔點了點頭,這是龍國許多家族的悲哀,汪曉雪的父母可真正算是苦命鴛鴦了,又響起汪曉雪爺爺最後那個無法理解的臨終留言,葉翔問道:“為何最後你家那個爺爺會有這樣一個臨終遺言?”

從表麵的資訊來看,這汪老爺子很是喜歡汪曉雪的,但是為何會有這樣一個坑孫女的遺言,有些不合符清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