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田學府這個願望是不是實現了,葉翔真氣消毒,比起酒精燈消毒強了不少,豈能讓陳教授感染一說。

葉翔的插針的手法很快,配合他真元效果,不過幾分鐘,便見起了效果,陳教授的心跳逐漸恢複。

眾多主人見此,都露出了驚歎,特彆是那些個見識了葉翔本領的人,對葉翔的敬佩再度升騰了一分。

“葉先生就是葉先生!”曹熙煊心中感歎道,便這短短片刻,就有驚人成效。

不過也有人不舒服的,那便是田學府,葉翔越優秀,他心中就越警惕,若是讓他知道若是葉翔能來華雲為醫,曹熙煊可以將院長之位給他,自己給葉翔當手下使喚,豈會在乎他一個小小的主人位置。

陳教授心率恢複,葉翔就把陳教授身上連接著的各種儀器給撤掉,獨留下了那監護儀。

這可讓田學府不滿了,那些儀器可都是為了增強陳教授心跳,對陳教授是有利無一害,隻見田學府直接開口道:“葉先生,我知道你醫術精湛,但是也不用這樣傲然吧,這輔助儀器對陳教授有利,可助陳教授甦醒,你……”

葉翔打斷說道:“有它們在陳教授身上,會阻礙我運作,還有你很煩,若是不喜歡看,出去等便是,出了任何事事故,我葉翔一一承擔,無需你操心!”

“你……”田學府氣極。

曹熙煊平靜道:“學府,住嘴!”

在曹老爺子這平靜的語氣之中,可是有些冷氣了,他對田學府心生了不滿。

田學府也聽了出來,想說的話吞入了腹中,心中將葉翔罵了個便,當然也攜帶了曹老爺子。

陳教授之所以會寒氣入體便是少了運動,當然不是他不運動,而是他心臟有問題,肺積水在加上肺源性心臟病,他隻能躺著、坐著,便是走上百步,都會氣喘籲籲,呼吸困難,肺臟還會隱隱生疼,所以久而久之身體愈發日下,便是一個陰天,他都能感覺不適。

第一步,葉翔先為其驅除寒氣,不過現在還不能根除,畢竟寒氣入體的根本原因是老爺子自身隱藏的兩種疾病,想要根除,得想把這兩種疾病驅除滯緩,這兩種疾病得意滯緩,他的身體便恢複,當然也不會在有寒氣入體一說。

接下來葉翔的大膽可是嚇壞了些人,不敢直視。

隻見葉翔取出一枚五寸長許的銀針,他針套裡麵的銀針,有長有短,各種病例需要的銀針長短不已,當然這是因為穴位所在位置不同而異,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之中閃電般地將銀針刺向陳教授的心臟。

很嚇人,五寸長許的銀針完全冇入到了陳教授的身體中,不說他人,便是曹熙煊都倒吸了一口涼氣,一聲驚噫。

不過,這一起都與葉翔冇有關係,他的動作並冇有停下,將平躺的陳教授扶坐了起來,在取下了一枚銀針,刺在了陳教授的天靈蓋,快準狠,完全顛覆了人們的認知。

這不是在救人,這是在殺人啊。

田學府張口便要阻止葉翔,不過被曹熙煊阻止了:“不要說話!”

冇辦法,田學府隻得再度嚥下一口氣。

很快他們便看到了奇蹟,陳教授原本菜百的臉現在變了,慢慢的爬上了紅潤,身體中的器官也慢慢運作起來,而葉翔真氣聯合陳教授體內氣息,將寒氣逼出了體外,就算稍有殘餘,但對現在的陳教授來說,不足畏懼。

接下來,便是肺源性心臟病的治療。

這種病又稱為肺心病,是指由於支氣管、肺組織、胸廓或肺血管病變致使肺血管的阻力增加,產生肺動脈高壓,繼而右心室結構或功能改變的一種疾病。肺心病根據起病快慢分為急性和慢性,急性肺心病大部分由於肺栓塞引起,如長期臥床患者、手術後患者、靜

脈曲張患者、產後空氣栓塞或骨折導致脂肪栓塞。

慢性肺心病的起因便多了去,其中包括許多生活習慣,比如抽菸喝酒、不合理的飲食習慣等等。

而陳教授便慢性肺心病,現在已到了危險時分,嚴重影響到了他的生命。

這種病需要中西結合方可,單靠鍼灸治療是不行的,而且還要配合生活習慣,這樣就算不能根除,也能獲得更久一些。

葉翔取出銀針,先是插入尺澤,繼而列缺、太淵、足三裡、豐隆、內關、氣海,陳老爺子臨床表現為陰虛火旺,所以葉翔又刺穴三陰交、太虛。

葉翔連續波動十次,每次都為其輸入真元,陳教授身體饑能得意補充,此刻甦醒了過來,輕聲說道:“我這是?”

葉翔道:“老爺子,你隻是在醫院!”

田學府這次冇話說了,老人已經甦醒,由此可以證明,葉翔的能力猶然在他之上,曹熙煊向著葉翔也是理所當然。

陳教授露出了一個微笑:“麻煩小醫生了!”

葉翔道:“老爺子客氣,老爺子你這身體可是很會折騰啊。”

陳教授微笑道:“誰說不是呢!”

老爺子心性不錯,看得很淡然,他活了這些年,積累了不少功德,也算夠了,冇有遺憾了。

葉翔道:“老爺子,對於你身懷的慢性肺心病,小子無能根除,待會兒我會為你開一副藥方,堅持服用,少抽菸,少喝酒,多運動,合理飲食,活過八十歲還是不成問題。”

對於這病,葉翔還真的無法根除,除非老老爺子跟隨他一年半載,這還有希望,不過這應該是不可能的,當然,若是陳老爺子按照葉翔的吩咐,也許一年半載好了也說不一定。

陳教授和藹道:“那便多謝小醫生了!”

葉翔在說道:“現在還得請老先生配合,你肺積水,在左邊肺葉臨近心臟,不能動手術將之去除,隻得鍼灸引導,將其引入胃中,以便您以後運動不會劇痛。”

陳教授激動了,這可是他的心病啊,若是能治療,那將是一件大好事情,問道:“小醫生,這可是真的!”

葉翔點頭:“當然,不過需要幾個療程,這你不用擔心,曹老爺子會為你找人治療!”

“小醫生?”陳教授看向葉翔。

葉翔說道:“陳老爺子,我們開始罷!”

“好!”

葉翔有花了十多分鐘,為其寫了一副藥方,醫療結束。

“葉先生,多謝,否則我華雲的招牌便要丟了!”曹熙煊陪同葉翔走出。

葉翔道:“曹老客氣了。”

陳好易迎了上來:“葉先生,我父親!”

葉翔點頭:“好了,至於事後細節,曹院長會向你說明,我們還有是,便告辭了!”

“多謝葉先生。”陳好易感激說道。

“陳先生客氣,告辭!”葉翔說道。

陳好易讓步:“葉先生慢走。”

醫院外,唐小可去而複返,從自己的小紅法拉利上下來,欣喜進入醫院之中,可是她不知道,她進入了一個男子的眼中。

“是她,機場的那個女孩,找你好久了!”

在一輛寶馬之中,這是一個公子哥,衣著不凡,那一身少了十萬,買不下來。

若是葉翔在這裡,一定會知道此人是誰,便是那個在海羅灣為了陸雨惜與他有衝突的許長鬆。

許長鬆慌忙下了車,跟了過去,這可是一個好機會,在機場,那一個場麵現在依然曆曆在目,申城警局最高長官如孫在一般的在她爺爺麵前下發抖,這是一定是一個千斤大小姐,背有有著一個恐怖的家族,不能放過。

而且這段時間他是多方打聽,但是依然冇有她的訊息,以為真的隻是人海中的一幕了,不曾想竟然在這裡碰見了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