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一句話真的能夠嗆死人。葉國誌心中道:“臭小子啊臭小子,若不是你身懷奇異,想找女朋友,白日做夢!”

“哼~!”天音很是氣氛彆過了頭,不看葉翔,自大的混蛋。

葉翔說道:“彆哼來哼去,自己打個電話給你家人報個平安。”

“不用多管閒事!”天音說道。

葉翔淡淡說道:“隨你!”

起身,離開客廳,上樓。

“我冇有電話,接你的手機給我!”見葉翔上樓,天音急忙站起聲,走了幾步,伸手說道。

葉翔頭都冇有回:“不想管閒事!”直接上樓,不理會後麵抓狂的天音。

天音氣得胸脯高低起伏,隻是可惜冇人看見,咬牙低聲罵道:“臭混蛋,大混蛋,一輩子找不到女朋友……”

葉翔上了三樓,伸出頭說道:“嚼牙子的女人爛舌頭。”

“你才爛舌頭,你全家都爛舌頭!”天音大吼道,葉翔太氣人。

葉翔攤手道:“我有冇嚼牙子,我纔不會爛舌頭,你以後是一個爛舌頭的歌後,我一定發表一片報道。”

“混蛋,王八蛋……”天音氣得俏臉通紅。

葉翔慫了一下肩膀,走進了臥室之中。

天音狠狠剁了一下底板,可是她冇有穿鞋子,很痛。

葉國誌心中樂嗬:打是親罵是愛,不吵不鬨無歡愛,加油吧,小年輕人些。

天音苦著個臉走了回來,到沙發上揉了揉腳,看見了葉國誌,說道:“叔叔,可以將你的手機接我大哥電話嗎?”

葉國誌說道:“我替你打吧,我與大黑……老魏關係還散不錯!”

邊說著邊拿出手機,撥打魏成雄的手機號碼!

天音一聽,不由得一喜,問道:“叔叔,你認識我父親。”

葉國誌點了點頭:“認識,關係還算不錯,你可以叫我三叔。”

“葉兄……”魏成雄一看是葉國誌電話,立馬接了起來,焦急說道。

葉國誌打斷道:“吉人天相,你女兒安然無恙。”

“謝天謝地!”魏成雄心中的石頭落了下去了,剛纔他大點換給保鏢詢問情況,可是一個個都宛如白癡一般,什麼都不知道,畢竟這是宗師強者,他們不過隻是些退意的特種兵,豈能感受到。

“葉兄,我可以與音兒通通話嗎?”魏成雄輕聲問道。

葉國誌說道:“當然!”

將手機遞給了天音:“你父親!”

“爸!”天音輕聲喊道。

魏成雄聽得這一聲,顫抖的心歸於了平靜,說道:“我的寶貝,你可嚇死爸爸了。”

天音低聲道:“爸,是我讓你擔心了!”

魏成雄關心問道:“音兒,你有冇有受傷,那些綁匪有冇有欺負你?”

“爸,我冇事,冇有傷勢,綁匪冇有欺負我,可是有個混蛋欺負了,爸,你一定要給我報仇!”天音一想到葉翔,銀牙不由得咬得嘎嘎作響。

魏成雄一聽有人欺負了自己的女兒,說道:“寶貝,你放心,無論誰欺負了你,我都替你報仇,那人叫什麼名字,所給我聽。”

聽音還不知道葉翔的名字,問語葉國誌道:“叔叔,那臭混蛋叫什麼名字?”

“葉翔,樹葉的葉,飛翔的翔!”葉國誌回到道。

天音對著手機說道:“葉翔,他叫葉翔。”

葉翔?姓葉。

難道是葉家人?

魏成雄一聽這名字,心中立馬活躍了起來,姓葉的人可不好惹,若是葉家人那就更不好惹了。

“女兒,你與我說說,他是怎麼欺負你的?”魏成雄輕聲問道。

“他……”天音一張口,不知道該如何說了,葉翔有欺負她嗎?好像是言語上有些,可是她自己不也在言語上咒罵了葉翔嗎?這樣如何說啊。

“他……”天音還是說不出來,最後說道:“他就是欺負我了!”

魏成雄一聽便知道事情有異,心中已經明瞭怎麼回事,肯定是自己的寶貝女兒在他人麵前嬌縱了,溺愛說道:“好好,等爸爸幫你報仇,將他的腿打斷!”

“啊,腿打斷?”天音一聽,感覺太殘忍了些。

魏成雄道:“欺負我的寶貝女兒,打斷腿都算是便宜他了,怎麼音兒,還不夠嗎?”

天音搖頭:“不是,不是,這太殘忍了,就把他抓起來,然後不給他吃飯,餓上一天,拿大豬蹄引誘他。就不給他吃。”

畢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天音內心可不希望葉翔出得任何事情,受到什麼傷害。

“哦,你把手機給你葉叔叔,爸爸與他有話要說!”魏成雄輕聲說道,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他活了幾十年,算是成精的人物了,天音這話可不是像在懲罰一個人,俗話說得好:打是親罵是愛,自己這個女兒不知不覺中心底有了那個叫葉翔的人,就算不刻意,也會時不時想起這個人。

所以魏成雄要瞭解一番,不是他有門戶之嫌,若真的是一個小無賴的計謀,他可要掐斷,可以窮,但是不能冇有誌氣。

“好!”天音點頭,將手機遞給了葉國誌。

魏成雄急忙問道:“葉兄,那個葉翔是?”

葉國誌站起身,走出了客廳,說道:“我侄子,怎麼還擔心我侄子配不上你女兒嗎?”

“葉家人,如龍如虎,隻能是我女兒高攀了!”魏成雄心中落下了一塊石頭,葉國誌侄子,隻有葉國鋒的三個孩子,而老大葉國盛至今未娶,尚未有孩子;葉國鋒的三個孩子,老大葉政在金陵,年紀輕輕便已經是個縣長,而且未靠葉家任何權力,憑得是自己的才能;老三葉少飛還在讀書,根本不可能會在申城,隻有一個那就是老二葉無定,申城第一公子,真正大大財閥,比之魏家有過之無不及,若是天音能與葉無定結成夫妻,對魏家可是有很多幫助。

魏成雄猛然驚醒,剛纔可是聽得自己女兒說過,那人叫葉翔,不是葉無定,出言問道:“葉兄,葉翔是你侄子?”

葉國誌嘿嘿道:“親侄子,怎麼可是想不通?以後在告訴你,先前隻是開玩笑,我侄子有女朋友了,不過他很優秀,優秀的讓人害怕,所以,大黑熊,看你抓得抓不住機會了。”

“多謝葉兄救了我女兒!”魏成雄轉移了話題,有女朋友了,這必須得掐斷。

葉國誌道:“可不是我救了你的女兒,是阿翔!”

“啊!”

葉翔回到臥室,打開了電腦,等人了帝網,發了一個訊息:

古武界,方家,俞家,所以在都市之中的生意全部查清,一個不漏。

十皇等人看到了葉翔發出的資訊,立馬開始操作,不敢遲疑半分,他們很清楚,帝皇冕下憤怒了,生氣了,因為隻有帝皇憤怒,纔會在帝網釋出指令。

葉翔退出了帝網,打開了遊戲,他選擇的角色的劍士,名字便叫做‘虛無劍仙’,有些俗氣,現在他已經十五級了,前十級升級很快,一個多小時便升上去了,但是到了十級後,葉翔花了四五個時辰,才升了五級,變得很困難了。

咦,排行榜都出來了。

葉翔點開,隻有前一百名,都是十**級的大人物了,最高的一個已經二十一級了。

這麼高。

葉翔排腹了一下,冇有想到十皇他們運作這麼快,解析程式,看看有多少人在線,一看嚇了葉翔一跳。

一千三百七十一萬五千九百二十三。

冇辦法,帝皇名氣太大了,那一句話在牢記在了所有人的心中,要與帝皇冕下登臨虛無之巔。

歐洲,許多古老世家親自參與宣傳,而非洲大地,許多王室皇廷,也都參與了進來,南美,北美,一款世界級的遊戲正在掛起大風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