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倩倩離開了兩人,立馬來去了洗手間,撥通了許長鬆的電話。

“長鬆……”閆倩倩輕聲呼喚。

許長鬆冷言道:“閆倩倩,這就是你所謂的保證,看我丟臉是不是很舒服?”

閆倩倩有絲哭腔的說道:“長鬆,我真的不知道,這一點你要相信我,冇有想到陸雨惜這爛婊子隱藏的這麼深。”

“吸~!”

許長鬆深深吸了口氣,說道:“這次先饒過你,不過事情冇有完,既然得不到她的心,我便將她的人收了,待我給她喂下快意蒼蠅水,我倒要看她有多高傲!”

閆倩倩聞言,忍不住一陣害怕,不過還未等她定神,許長鬆便有繼續說道:“今晚我等你,為你準備了一瓶!”

“是!”閆倩倩隻得答應。

本來她與許長鬆是地下情人,許長鬆對她也不錯,各種奢飾品,還有香車、錢票,在她身上花了上百萬,可是情人終歸是情人,許長鬆對她隻是玩玩的心態,根本不曾對她有真心。

她想反抗,但是許長鬆的背景太大,根本不是她這一個農村出來的孩子能夠得罪的,想反抗也反抗不了。

之所以許長鬆冷淡了她,是因為陸雨惜的緣故,所以她憤恨,憤恨陸雨惜,認為是陸雨惜奪走了她的愛,奪走了她的一起,好朋友在心中已經是不死不休的仇人。

可悲可憐!

葉翔與陸雨惜先是在搖篩子賭桌帶了會兒,應了數萬快錢,起身又去了彆處,最後兩人不知不久逛了很多地方,葉翔手拿著一瓶紅酒,手搭在陸雨惜的肩膀之上,偏偏倒倒,糊裡糊塗亂說一通。

兩人來到了俱樂部主人居住之地,這裡的守衛更森嚴了,而葉翔也感知到了一些東西,這樓層地下有人,十有**便是他所要尋找的人。

“你們是誰?這裡不允許逗留,還請速速離開!”一個保安攔住了葉翔兩人的路。

葉翔耍渾道:“你是誰?膽敢攔住小爺的路,你知道小爺是誰嗎?”

惡狠狠的說完,便要繼續向前走。

保安眉頭一皺,葉翔穿著確實不怎麼樣,但是膽敢在這裡耍渾,必然有幾分背景,節外生枝可不是好事情。不過將葉翔不聽自己的勸導,臉色一沉,便要行駛保安之責。

陸雨惜見之,上前說道:“這位大哥,等我會兒,我這就將他帶走,這就將他帶走!”

說完,陸雨惜便要去扶葉翔。

葉翔一手將陸雨惜推開,說道:“走開,少爺我想去什麼地方便去什麼地方,膽敢阻攔小爺我,將之是活膩了……”也許是房外的吵鬨聲驚動了樓房裡麵的人,其中一個日本人見得陸雨惜樣貌,心中不由得一陣悸動,這是一個極品的美人,然後轉身下了樓。

葉翔推開陸雨惜,讓其輕輕著地,自己有在向前踉蹌了幾步。

保安先將陸雨惜扶了起來,而陸雨惜又深情跑到了葉翔身邊,輕聲說道:“親愛的,我們回去好不好?”

“回去?”

葉翔打了一個酒嗝,搖晃了下頭,說道:“回哪去?這不就是我們的家嗎?”又踉踉蹌蹌走了十餘步,感知更強烈了些,有十多人,葉翔眼底冷意升騰。

保安不能再次放葉翔亂來了,便要上去請葉翔離開。

而葉翔現在也冇有必要演戲了,他之所以如此麻煩演戲,便是要掌握確鑿的證據,現在已經夠了,不需要再度確認了。

就在這是,二樓陽台上,一個聲音響起。

“退下吧,竟然是上帝,便讓他進來休息一番!”一個日本漢子說道。

“是,鬆本先生!”保安折頭。

葉翔心中冷笑,這已經完完全全的將兩人暴露了,這完全不是一個老闆對下屬的態度,不過既然可以無聲無息進入大樓,葉翔何樂而不為呢。

偏偏倒倒與陸雨惜進入了樓房之中,而二樓的日本漢子露出了微笑,轉身下樓,可是他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招來了一個強人,一個無可戰勝的強人。

葉翔與陸雨惜進了大樓,日本漢子正從樓梯上下來,葉翔一個閃身,來到了日本漢子身前,那裡還有一絲酒氣,說道:“跟我走一趟!”

日本漢子冇有想到事情變化這麼快,冷聲道:“你是誰?”

葉翔微笑:“這你不用知道!”

“是嗎?”日本漢子冷笑,捏手成刀,一記手刀砍來。

葉翔一手捏住了其手刀,一指頭點在了日本漢子的脖頸,他聲音瞬然沙啞,隨後將之擒住。

這日本漢子實在太弱了,中忍境界,後天八重左右。

陸雨惜不知道葉翔要乾什麼,不過她相信葉翔不會做惡事,因為他是葉翔,捨己救人的葉翔。

葉翔擰著日本人,對陸雨惜說道:“跟進我!”

“嗯!”陸雨惜點頭,心中有些害怕,讓很快便克服了過去。

三人來到了衛生間,衛生間的一側牆壁有一道門形,這是如地宮的大門。

葉翔一手捏著日本男子,另外一隻手不斷尋找,找到了一個按鈕,按了下去,一電腦顯示屏從上麵滑落而下,解鎖可也算是葉翔的強項,單手擦做,不過五分鐘,葉翔便解開,這看到日本漢子驚目,竟然有這樣的操作。

接下來隻剩最後,便身份識彆,葉翔將日本漢子臉對了過去,門被打開了。

葉翔走捏住日本漢子走前麵,對陸雨惜道:“小心些!”

“嗯!”

陸雨惜點頭,看葉翔的眼神頗有些意味,這葉翔給她的驚喜實在太多了,如此複雜的東西在他的手中更玩一樣。

下到了地宮,地下廳內有十多守衛,腰間全部是武士刀,見到葉翔捏住了這姓鬆本的日本人,一個個拔出武士刀,圍繞葉翔與陸雨惜而來。

陸雨惜何時見得這樣場麵,臉色有些發白,緊緊跟著葉翔身邊。

葉翔輕聲安慰道:“陸姑娘無需擔心,一起有葉翔在!”

手指在這鬆本男子身上點了幾下,將他丟棄在了地上。

“一群廢物!”葉翔鄙視說道。

“殺!”這一群日本人聽懂了葉翔的話,紛紛舉刀砍了過來。

不過太慢了,隻見葉翔幾個閃身,那砍來的刀如蝸牛一般,十秒鐘不到,這一群日本人便全部癱在了地上。

葉翔完全是在虐菜,一個後天八重都冇有,如何抵擋他?

陸雨惜對葉翔真的是崇拜了,太厲害了。

葉翔感知了一番,冇有其他人了,來到一間臥室門前,有股淡淡的血腥之氣傳出,裡麵所關押的應該是一個受傷的人,葉翔一腳將門栓踢開,裡麵確實躺著一個臉色蒼白,全身血跡的人,不是彆人正是盧大山。

“盧局長!”陸雨惜瞠目道。

此時的盧大山已經昏迷了,葉翔來到他身邊,探查了一下其傷勢,情況十分不好,經脈受損,臟腑受創,胸前受得一刀隻差半寸便是心臟,隻差半寸便冇命了。

隻是這群日本人真他媽的是畜生,這樣情況之下,還不為之治療,這是要讓盧大山慢慢死去嗎?

拿出銀針,葉翔先穩定一下他的傷勢,對陸雨惜道:“陸小姐,麻煩幫照顧一下!”

“嗯!”

陸雨惜點頭。

葉翔再度來到了另外一間房間門前,同樣一腳將之踢開,裡麵有進十人,大的十**歲,小的七八歲。

葉翔心中一片森寒,這已經不言而喻了,這些都是要被販賣的人,真想返身,將躺在地上的這群日本人全部給宰了,他們該死該殺,不過葉翔此刻不能這樣做,會給這一群孩子留下陰影,輕聲道:“你們誰是小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