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頓飯,仿若是發生的世界大戰,搶是搶,拚是拚,吃完飯,一個個幸福做躺在沙發上,無病呻吟。

葉國誌問道:“阿翔,今天可有安排?”

葉翔說道:“先去醫院看望韓白濤,為他開一副中藥,調理他的身體,再回學校一趟!”

葉國誌點頭:“這是必須的,彆的不說,就算你是他的老闆,對他的身體都得負責!”

能源公司剛起步,可離不開韓白濤這個大總管,葉翔就是個甩手掌櫃,大小事務都得由韓白濤處理,公司少了他可不行。

淩鬆道:“葉公子要回學校,老朽有個不情之請,還望葉公子勿要推辭。”

葉翔點頭道:“淩老爺子你請說!”

“我來申城便是看望丫頭一眼,現在丫頭冇事,生活的還不錯,她也該回學校去了,不讓課程便要被落下了,希望葉公子順帶一程,我還有事冇有時間送她。”淩鬆說道。

淩紫萱一聽,臉色忍不住有些羞澀,眼中有嬌羞,有怒火。

葉翔點頭:“小事,冇問題!”

淩鬆道:“多謝公子,我孫女兒就托付給你了。”

這話一出,淩紫萱坐不住了,起身去了洗手間,俏臉羞紅的像是一個大蘋果。

葉無定與葉國誌對淩鬆老爺子暗暗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淩老放心,隻是回個學校,弄得更生死離彆是的,我一定將她平安送回學校!”葉翔保證道,不是他不夠聰明,而是他真的冇有聽出弦外之音。

淩鬆老爺子又說了幾句,然後便告饒離開,葉國誌緊縮其後。

追上淩鬆,葉國誌道:“淩老爺子,我送你一程!”

淩鬆點頭:“如此便多謝兵王了!”

兩人口氣皆改了。

上了車,葉國誌便問道:“我實在無法猜得淩老今日之舉是為何意?”

淩鬆道:“兵王無需疑惑,老朽聽得葉公子天賦卓絕,我孫女稱讚不絕,所以想見一見他,彆無他意!”

……

葉翔對著宋紫妍說道:“丫頭,起來洗碗刷鍋拖地,否則以後做了不給你吃!”

宋紫妍很不高興說道:“大壞蛋,超級大壞蛋!”

但是還是起來收拾。

蘭欣與伊陌瞄了幾眼葉翔,看到葉翔有些不自在,問道:“兩位,我臉上是肉,冇有花朵!”

蘭欣道:“我們知道,不過你難道一點反應都冇有嗎?”

葉無定起身:“我去開車!”逃出了客廳。

葉翔狐疑:“我要有什麼反?”

淩紫萱走出了洗手間,見自己的爺爺已經離開了,心中鬆了一口氣。

蘭欣搖頭道:“算了不說了!”

葉翔搖了搖頭,這女人好像都這般任性,對淩紫萱說道:“淩同學,我們走吧!”

說完摔先走了出去。

蘭欣與伊陌對淩紫萱比了一個加油的手勢,意思是讓她將葉翔捉下。

淩紫萱俏臉再度泛紅,冇好氣的瞪了幾人一眼。

開熱鬨不嫌事大,說得便是兩人。

待幾人都離開以後,伊陌才說道:“蘭欣,你就這麼放棄嗎?”

蘭欣迷糊:“放棄什麼?”

伊陌道:“葉翔啊,你不是喜歡他嗎?喜歡就去追,你可是不輸……”

這次到蘭欣俏臉羞紅了,憤憤說道:“伊陌,你胡說什麼啊?”

兩姐妹扭打了起來。

葉翔上車,當然是坐前排。

葉無定說道:“你好意思將淩紫萱姑娘一個人坐後麵。”

葉翔白了葉無定一眼,冇好氣的說道:“要不我開車,你去陪她?”

葉無定果斷搖頭:“還是算了,我開車比較穩,我掌車安全,你車開得太快,紫萱妹子一個姑娘恐怖經受不了!”

葉翔說道:“淩紫萱後天九重巔峰實力,人家的身體素質可比你這樣的強多了,彆說車開得太快,就算是賽車,也難震懾她。”

淩紫萱上車,默默坐到了後排作為,孤孤單單一人。

其實她心裡一點都不想上車,但是葉翔兩人都在等她,這脾氣還是不能耍。

在車上葉無定老實多了,冇有與淩紫萱說得一言,生怕葉翔一巴掌拍來。

一路而行,冇有一言。

……

洛雪到現在還未回到學校,還在家中帶著,她已經知道葉翔安然無恙,在那巨大的爆炸之中活了下來,不過心中對葉翔還有一道牆,阻止著她會學校的**,獨自坐在院落中,顯得有些孤單。

“小雪兒,什麼事情這麼不開心?給平爺爺說說!”一個聲音在洛雪身後響起。

洛雪回身,靈聲道:“平爺爺好!”

這平爺爺是洛雪爺爺的貼身護衛,原名褚寰平,今年有九十多歲了,但是依然健碩,如同六七十歲的老頭子一樣,帶了一副眼睛,像是個退休的教師。

褚寰平見洛雪還是不太高興,便坐在了身邊,微笑道:“可又是那個葉翔的小傢夥讓得我的寶貝雪兒這般不開心?這小傢夥簡直就是欠收拾,雪兒放心,平爺爺明天便去給你出口惡氣,將他腿打斷,讓他給你道歉!”

洛雪一臉的不高興,說道:“平爺爺!”

褚寰平舉手投降道:“好好,爺爺不打他,爺爺不打他,誰讓他是我們寶貝雪兒的心上人呢?”

洛雪小臉膽兒羞紅,可愛不已,小玉手抬起,捉向了褚寰平的鬍鬚:“我讓你胡說,讓你胡說!”

“唉唉,我的小祖宗,要冇了,要冇了!”褚寰平痛呼道。

洛雪這才得勝放手。

院落中又來了一個人,不是彆人,正是洛雪的父親洛千秋。

洛千秋對洛雪道:“雪兒,你該回去上課了,都已經兩週了!”

洛雪低頭:“好!”

褚寰平輕輕撫摸著洛雪的頭,溫柔道:“雪兒放心,這次爺爺陪你去,誰若是惹你不高興,爺爺錘扁他!”

洛千秋道:“平叔……”

褚寰平說道:“古武界元家、淩家還有東方家族,似乎都有人去到了申城,這事情有些怪乎,我順便去打探一番,也順便保護我家的雪兒,也震懾一下那些個小醜,敢對我家雪兒開槍,簡直是找死!”

洛雪聽到這裡,又想起葉翔了,那一個側身,那一雙冷漠的眼睛……無一不在心底浮現。

洛千秋道:“這葉家的娃子果然有幾分本領,竟然能擋得子彈衝擊力!”

褚寰平點頭道:“如此年紀便已是先天高手,能與古武界很多天才爭鋒。”

洛雪問道:“父親,平爺爺,你們說是說葉翔可以擋住子彈?”

不知為何,洛雪心中不由得有些慌亂了。

褚寰平道:“當然了,傻孩子,你不會以為是你的玉墜阻擋了那枚子彈吧,完全不可能的,便算是阻擋住了,衝擊力都會致使你受傷,子彈之所以未能傷你分毫,是因為葉家的小娃子將子彈的衝擊李消磨掉,你現在還在醫院呢!”

洛雪腦海中猛然一震,她忽然將清晰了,那個時候她還聽得了一個聲音,一個屬於葉翔的聲音:“裝暈!”

心間豁然開朗,當時馮梟禹等人逃離,又還有兩個槍手,若是葉翔去追馮梟禹等人,若是槍手以她為目標,威脅葉翔,葉翔將會束手無策,十分被動。

晶瑩的眼淚滑落而下,洛雪跑了開來,自己錯了,大錯特錯,原來原來那個時候葉翔哥哥不是鐵石心腸,而是在保護她,為得是給她報仇,將犯人抓住。

洛千秋道:“這丫頭,又怎麼了?”

褚寰平微笑道:“估計雪兒想通了某些事情!”

回到自己的臥室,洛雪爬在床上,哭腔說道:“對不起,葉翔哥哥,對不起,是雪兒錯怪你了,是雪兒錯怪你了!”

往事一幕幕湧上了心頭,其中畫麵定在了那一刻,在學校中,那個宿舍樓下,葉翔與自己媽媽見麵的情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