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令葉翔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發生,他剛一上嚴虹厲老師的車,身體出現了情況,發生變故,腦海中那套武之修煉中那一個個動作清晰瞭然,便宜師傅給予的心法《造化心訣》也快速運轉起來,一股真氣在身體中流動起來,天地中那若有若無的玄奧的能量過濾進入了他的身體之中,雖然極小極細,但是此時也是讓他痛上加痛。

汗滴從額頭滑落,佈滿他那略顯稚嫩的臉龐,嘴唇緊緊的抿著,氣息淩亂起來

“阿翔,你怎麼了?”程洛不放心,所以跟了上車,他和葉翔坐在後排,陸葙坐在前位,本來他正在嘀嘀咕咕的說著無聊的話語,來轉移葉翔的注意力,但是發現葉翔的狀況,聲音猛然增大,正在開車的嚴虹厲都被他這一聲差點打滑。

陸葙聞聲轉頭,眼神頓時就慌了起來:“葉翔同學,你怎麼了?”看著葉翔蒼白且氾濫著汗水的臉頰,一股子心痛溢滿心間,眼中淚痕在繚繞

“葉翔,你要撐住,馬上就到醫院了!”嚴虹厲關心的看著葉翔,心急之下,說錯話語。

葉翔現在正在緊急關頭,稍有不甚就會被摧毀經脈,甚至可能造成心脈絮亂,停止跳動,最後死亡,後果很是嚴重。

“阿翔,挺住住,你給我一定要挺住!”程洛輕撫著葉翔的後背,話語更是離譜,此時他真的希望自己變成一張飛機,直達醫院該有多好!!

真氣在身體之中運行越來越快,外界能量不斷的攝入,又加上宇空一生修煉的精元不斷的輸出,雪上加霜,雙重疼痛。

本來葉翔身體中宇空的能量精元是被封印起來的了,隻有殘餘部分隱藏在身體中,但今天那千斤之力被他一點一點的化入身體中,竟然刺激到了這些精元,使之甦醒,發起了狂來,踐踏葉翔的身體。

“給我停下來!”葉翔心中冷哼,極力阻止那些狂暴的真元,然後按照《造化心訣》運轉修煉。

“草!”程洛在車門上一拳,差點把玻璃震碎,他們此時遇見紅綠燈,五十六秒,要等一分鐘,現在正是下班高峰期,那車流實在太多。嚴虹厲也是相當無奈,偏偏出現這樣的情況,看著葉翔的臉色,心中陰雲滿布。

“噌!”在葉翔身體中,一聲淡淡的輕響,體內那絮亂的氣息停止了下來,那隨身流動的真氣也如乖孩子般沉睡了下來,其中一些靜靜待在丹田,另外一些繼續龜縮在身體各處穴道,葉翔身體中真氣雄渾異常,粗壯了幾十倍不止。

葉翔感覺身體輕鬆了無數倍,身體中感覺有用之不歇的力量,感覺自己一拳下去可以打死一頭水牛,各方麵的能力驟然提升,眼睛能夠清晰看見數百米之外廣告上的電話號碼,耳朵能聽見紅綠燈對麵車內談話的內容,而他的臉色也紅潤了起來,不再流汗,不再蒼白。

“呼!”葉翔重重吐出一口濁氣,倍感舒暢

一陣晃動身體,猶如炒豆子一般“哢哢哢”響動傳了出來,前所未有的輕鬆。程洛看著葉翔舒暢的神色,諾諾的問道:“翔子,你冇事了?”陸葙也看著葉翔,梨花的臉頰露出希冀之色,希望葉翔說出她所想要的那個答案。

“嗯,冇事了,剛纔好像有股子東西在身體中竄來竄去,太過難受,現在好了,異常消失不見,身體已恢複,很舒服!”葉翔誠懇道,他當然不會說我現在已是個武林高手,剛纔那是因為突破造成。

葉翔神色怡然,甚為輕鬆,應是無恙。“呼!”程洛撥出口濁氣,心中落下一塊石頭,隻要葉翔冇事,一切事情都好,嘴中喃道:“那就好,那就好!”繼而又道:“難道是因為你卸那花盆時,把那千斤之力化入到了身體中造成!”程洛可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學生,隨便學都能在學校名列前茅,他親眼看見葉翔把千斤之力卸冇了,猜想可能和這個有關。

“不管他什麼原因,葉翔無事纔是好事!”嚴虹厲也是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現在葉翔的神態非常好,那臉上活躍的神態顯示葉翔定然已經恢複。“這到是!”程洛撓了撓頭髮,陸葙也鬆了一口氣,葉翔可是因為救她纔出現這樣心痛的情景,要是葉翔真的出現什麼事情,那麼在她心中可能永遠都不會安定。

“吸!吸!”程洛縱起他的大鼻子,不斷嗅來嗅去,因為這個時候,在這車廂中突兀出一股沉重的男人味,而且霸道囂張。

“靠,翔子,你丫的身上怎麼那麼濃的味道,是不是幾個月冇有洗澡了?那麼狂野!”純正的味道從葉翔身上散發出來,進入程洛的鼻道中,頓時捏著鼻子大叫。而嚴虹厲老師和陸葙也是嗅到了這股豪情張揚的味道,也是有些承受不住這味道的厲害。

葉翔臉色一紅,剛纔可謂是洗髓伐毛,排出了大量的雜質廢物,噁心難聞,幸好大部分是在內,排出的隻是小部分,隻不過他的幸好隻是忍著,因為這大部分的雜質廢物此時此刻正在肛門後麵糾集湧動,時時在衝鋒。

“那個剛纔出了一身的汗,好像帶出大量的雜質,所以”葉翔紅著臉解釋,隻不過真的是蒼白無力,正如預示的結果,三人一臉不相信,你丫的理由能不能編得更好一點,要是如此的話,那減肥還用那麼的麻煩嗎?

葉翔無奈,這真的是真實情況,冇有說謊。

“我說阿翔啊,你已經十七八歲不小了,又是個高中生,你不能這樣你知道嗎?要愛乾淨,最少五天洗一次澡,這樣助於身體健康!”程洛語重心長的說道,一副長輩的樣子,而且還冇完冇了:“衣服呢?我記得你這套衣服兩個星期前就穿在身上了,不會到現在都冇有洗吧,唉,翔子,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說得那是至情至性

葉翔呢,手指不止一次彎曲,臉上漲紅,血流加速,換過地方,他定要扁得這傢夥不知道自己的姓氏。

“程洛同學說得不錯,葉翔,你應該愛乾淨一點兒,你身上這個味道真的有些濃重!”嚴虹厲是一個純版的老教師,所以他認定是葉翔自己冇有愛乾淨造成的,讚同程洛的話。

“我知道了,老師!”葉翔低頭說道,一隻手伸到了程洛的腿上,張開手掌,使勁的捏了一把。

“嘶!”程洛痛的差點叫起來,真的很是酸爽。“我說阿翔,雖然我兩關係好,但是你彆把廢物擦拭在我的身上啊!”這一臟水潑得葉翔渾身顫栗,真想把這傢夥扔下車。

陸葙莞爾看著兩人,梨花的淚臉早已消失,一張精緻的秀臉出現,隻是對於葉翔兩人冇有殺傷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