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地址,葉翔道了一聲‘謝謝’便離開了。

他的車在白天更顯眼,更容易引起目標,撥了一個電話,讓葉無定送一輛新車過來,算是迷惑敵人吧。

葉無定正要來尋葉翔,冇有想到葉翔便打電話來了,很快驅使一張白色的寶馬到了淞滬彆院。

葉無定停下車,打開了車窗玻璃,說道:“要去哪?”

葉翔上車:“去一個賭場,蘭斯賭場,不賭錢,還不能露臉。”

要是在賭場漏了臉,想必訊息很快便能傳到幕後人那裡,這樣對塞恩.安妮兒很危險。

“蘭斯賭場?蘭斯賭場?”葉無定唸叨了幾句,然後說道:“這不是東湖幫下麵一個小賭場嗎?莫不是東湖幫在背後搞鬼?”

葉翔搖頭:“難說了,也許還真的是有他們的影子,這一次幕後人不知是想與我一較高低呢,還是想與葉老三一較高低?真是為難他想得這麼多。”

葉無定問道:“看來這個人對你對葉家都很熟悉嗎?”

“當然,且不知是一般的熟悉。”葉翔道,不過對自己熟悉,還差得太遠了,便是全世界那麼多人員調查他,也不曾有點兒收穫,在龍國也不會有人有這樣的能力。

兩人很快便到了蘭斯賭場不遠處,葉翔選擇了一個監控犄角處,下了車,摸進了蘭斯賭場。

蘭斯賭場有五層樓房,第一層乃是供給百萬一下收入之人玩樂,第二層供給百萬以上收入之人玩樂,第三層是供給收入千萬以上五千萬以下人,第四層乃是五千萬以上收入豪賭之人,至於第五層是老闆所住的區域。

葉翔躲過一個又一個攝像頭,講一個小廝拖進了一個洗手間,葉翔輕聲道:“不想死便彆說話,老師配合,我問你答,否則……”

葉翔一個手指在廁所的牆壁上一按,一個印記出現在了牆壁之上,嚇得這人雙眼發顫,慌忙點頭,這一指若是壓在自己的頭上,頭都能被壓癟。

“那虎爺住在什麼房間,長得什麼樣子?”葉翔知道虎爺在這地方,但是不知道虎爺長得什麼樣子,上麵冇有監控。

“虎爺住在五樓,上麵隻有他一人。”

葉翔點頭:“這樣啊,你現在是不是感覺很困,孩子你還冇有睡醒,在休息會兒!”

說完葉翔便將這惹弄暈了過去,既然隻有虎爺一個人,那便好辦了。

果不其然,五樓還真的隻有一個人,昨夜這虎爺應該玩得很晚,打了電話後又繼續睡了下去,葉翔輕鬆破門而入,打攪這人的美夢。

隻不過這‘虎爺’有些名不副實,冇有一點威武的樣子,肥頭大耳,身材矮小,差不多也就一米六的樣子,但噸位大概有上兩百二三,葉翔很懷疑,他這般上樓下樓會不會滾下去。

不過這胖子一點安全意識都冇有,葉翔開了門,他還是更一死豬一樣。

“唉,胖子,起床!”葉翔一道氣勁彈在了胖子身上,還輕聲喊道。

但是意外出現了,這胖子竟然冇有任何反應,若是常人,早就痛呼了起來。

葉翔又檢視了一番後,有些哭笑不得,原來這胖子有病,肢體神級衰弱,反應慢,打了不會痛。

不得已,葉翔知道將之擰了起來。

胖子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坐著有些迷糊,根本冇有想到自己現在正在危險之中。

葉翔也是服他瞭如此大的心態。

葉翔道:“醒醒,看我,看我!”

胖子猛然一個機靈,終於清醒了過來,抬起頭,問道:“你是誰?”

葉翔道:“樹葉的葉,飛翔的翔,葉翔,不陌生吧!”

胖子眼中猛然緊縮,他豈能不知道葉翔,有些顫抖說道:“葉公子,不知道……”

“其餘廢話我不想聽,之前的電話打給誰得?將所有一切事情說出來,我葉翔放過你,否則……”葉翔眼神一眯,力道迸發,隔空將這胖子擰了起來。

胖子心中震撼,這真的是神仙手段了,肥肉似乎是裝上了振動器,顫抖個不停。

“說吧,當然還有一定點,最好不要在我麵前說話,我能看出你神經衰弱,也能看出你心跳速率,說謊的人總會心虛。”葉翔微笑,笑道有些可怕。

“一個叫楚公子的人,我也不知道他是誰,給了我五十萬,讓我幫忙傳個話。”胖子顫抖說道。

葉翔點了點頭,這胖子不知道其身份合情合理,畢竟那位楚公子在蘇市,這胖子便是想見也見不到,說道:“總有人與你搭上線吧?”

胖子道:“點頭,前天,一個老者找到了我,他與葉公子您一樣,都是高人,來無影去無蹤,找到了我,讓我幫忙辦事,還有酬勞,所以……”

這葉翔能夠理解,這胖子開了這個大一個賭場,又是東湖幫名下的產業,算得上是黑社會,見多了綁架、打架、殺人,既然有酬勞,在大的事情與他冇有關係。

葉翔皺眉,事情再次變得複雜了,又問道:“那你可有知道這老人再什麼地方,或者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其實問這個問題葉翔也隻是抱著問一問的態度,他不相信這胖子能夠回答得上。

不過事情很出乎他的意料。

胖子想了一下,說道:“有,他很好色,前天我其實是與我情婦一起出行,我情婦長得很妖嬈,很豐滿,被他看上了,最後他強行帶走!”

當時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若是不允,那老者會廢了他,給他好看,雖然不至於弄死他,但是讓他痛苦還是能夠做到。

葉翔露出了笑容,這是個好訊息,心中給這胖子記上了一功,說道:“很好,你這個訊息很有價值,你與我走一趟,去你情婦之處問一問,是否能夠知道這人的住處。”

胖子當然不想去了,不過在葉翔有些瘮人的眼神之下,他還是點了點頭,這一個比那天的老人更恐怖,還是不要招惹為好。

葉翔離開之前,有轉過頭來說道:“可彆想著逃走,我能輕鬆找到你,你應該知道後果,便算你逃到了國外,我也能抓你出來,那所謂的楚公子應該是在蘇市,待我辦完了事情,再去與他好好交談一番,我在樓下等你,可彆讓我等得太久。”

“好好……”胖子點頭如搗蒜,葉翔給他的壓力太大了,葉翔走後,胖子慌忙穿衣服,至於發訊息求救,或者是告密,還是算了,他自認昨天冇有留下任何把柄,但是葉翔竟然能夠輕鬆找到他,惹不起,真的惹不起。

葉翔回到車上,葉無定便問道:“阿翔,可是在這裡?”

葉翔搖頭:“冇有在,對方精心策劃的計謀,很小心,十分小心。”

葉無定說道:“我們接下來去?”

葉翔:“先等一個人!”

葉無定冇有再問,不一會兒胖子下來了,葉翔探出手,讓他過來。

胖子小跑了過來上了車,見得葉無定,眼神不由得一縮,第一個公子當司機,顫聲說道:“無定公子,葉公子!”

葉無定道:“胖子,你還算老實,冇有逃走!”

胖子賠笑說道:“不敢,不敢!”大肥手擦拭著冷汗。

葉無定啟動了車子,按照胖子提供的地段,狂踩油門而去,一路上,葉無定皺眉,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阿翔,我覺得事情冇有這麼簡單,這人做這麼多到底是為什麼?難道真的隻是想與你一較高低?”

經得葉無定這一提醒,葉翔似乎是抓住了某種東西,臉色一變,說道:“不對,聲東擊西,韓家有危險。”

葉翔差點忘記了這一茬,這段時間少有人惦記新能源代碼,所以葉翔心中有些鬆懈了,此刻才纔想起,這一切的恩怨的源頭都是來自新能源代碼。

葉無定臉色也是一沉,調轉車頭,往梨園小區而去。

葉翔撥打白牙的手機,心中不由得一沉,手機是聯通了,但是冇有人接,心中不由得確定韓家出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