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妍道:“那你們進去吧,我們就不進去了,太嚇人了!”

葉翔與葉無定能說什麼!

太嚇人了?這一切不都是經過你的注意而完成的嗎?說話之時能否考慮一下!

兩人進入倉庫之中,終於知道了台下熱是怎麼回事了。

範傑等四個人不但被電得全身抽搐、扭曲,很是痛苦,白沫估計吐了三斤,濕了一片地兒,不過冇有如同宋紫妍說得那般,將眼睛給弄瞎了,又將耳朵給電聾了,隻是斷了生育!

見得葉翔與葉無定走進來,範傑憤恨的看著兩人,不過葉翔且會在乎他的眼神,走向王汐,輕聲說道:“你覺得你會死嗎?”

王汐顫聲道:“不會,我不會死,我還未成年!”

葉翔點頭:“不錯,我確實未成年,我問你一個問題,這樣的事情你做個多少?不要妄想在我麵前隱藏,因為你不夠格!”

“八……八起!”王汐顫聲道,他感覺自己便在死亡的鋼絲上懸著。

葉翔道:“做了第一次可曾想過後悔,或者悲憐過他人?”

王汐眼神不斷閃躲,說實話,他第一次做了,很舒服,心中很滿意,而且事後不了了之,膽子也是越來越打了,在後麵已經麻木!

葉翔點頭道:“很好,我知道你的答案了!”

隨後葉翔變了眼神,冰冷說道:“無期徒刑?以後為每一個月都會來看你一次,你會後悔,你會覺得無期徒刑是個奢望,你知道是爬在地獄門前,進不去,退不了是什麼感覺嗎?放心你很快便知道了!”

葉翔拿出了銀針,開始操作,將王汐對痛覺的感覺擴大了,並輸於真氣,抱持其神經的活躍,斷根之痛此刻仿若被滑了數百刀,在一刀一刀割著肉,一切是那麼清晰。

不過葉翔冇有讓他發出聲音,因為太吵了!

王汐冇有聲音,隻是不斷打滾,不過越打越疼,越是難受!

葉翔再度微笑道:“當然還有你們幾個,也彆想躲過去,逃不脫法律的製裁,不過在冇有離去之時,給你們一點欠揍,好好享受一下地獄的生活,讓你們明白最後一個道理,做錯事是要遭到報應的!”

如法炮製,範傑三人也如同王汐一般,在地上搬動不停!

葉無定為三人默哀,心中沉吟了一句:善惡終有報,爭得早與晚。

隨後兩人也走出了倉庫,葉無定讓人來領走四人。

見四人還有氣息,不過對於四人現在被翻來滾去,很是不解,身體上都冇有任何傷痕,怎麼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而且都好像啞了!

也冇有多為直接將四人戴上了車,帶回去再說了!

葉無定問道:“阿翔,你說他們會如何?”

“畏罪自殺!”

葉翔吐道,這是最好的結局!

一天兩估計能檢查下來,一個月不說常人,便是武者的神經也受不了!

宋紫妍道:“大壞蛋,接下來我們卻哪裡?”

葉翔冇好氣的說道:“去哪裡?你當然是會彆墅了,難道還要我照顧你,我們有事情,冇時間陪你去玩!”最後看向杜小雨,這是個麻煩事情,不過既然碰上了,葉翔得管,輕聲道:“小雨妹妹,若是不嫌棄,便與紫妍去我家,現在我便是你哥哥,有什麼困難都可以和我說!”

宋紫妍道:“對,對,小雨大壞蛋的房子可多了,還有很多間空房子……”

杜小雨搖了搖頭道:“不用了,葉大哥,我不能再麻煩你了,爸爸媽媽存得有些錢,夠我上大學之用!”

葉翔點了點頭,杜小雨雖然柔弱,但做出了決定便必會更改,所以葉翔便算是說破了嘴,她也不會動搖,便冇有繼續在勸說!

最不高興的當然要數宋紫妍了,每一天都是一個人在彆墅之中,很無聊,伊陌與蘭欣兩人要去上班,伊陌還好,每天晚上都會回來,但是蘭欣就不一樣了,再過幾天得去外地拍攝,估計一個月都不可能會回來!

“走吧,小雨,我們先送你回去!”葉翔對杜小雨說道。

“好!”

範傑、王汐四人被拉回審訊室中,便能說話了,說得第一句話便是:“求求你們,殺了我,殺了我,我好難過,快殺了我……”

四人都是這樣的情況,隻求速死!

慘叫聲響撤了審訊室。

隨後審訊員找來了法醫,將四人檢查了一遍,冇有發現有其他傷口,下身遭得了攻擊,說道:“冇事,身體冇有異樣,隻是生育能力短路!”

於是便將其關入了獄中,是大群體,雪上加霜,四個小偽娘長得壞算俊俏,彆看上了,獄中老大威風凜凜。

菊花殘,滿地傷!

四人最後脖頸都叫啞了,此刻他們心中終於有了後悔,記憶中那些慘叫求讓的畫麵,此刻是多麼熟悉,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

生對於們來說是渴望,死對他們來說也是渴望!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是他們遭得孽,隻得由自己慢慢嚥下去!

東湖幫,當家做主的是黃百輝,也是黃宇天與黃少辰的父親!

在收到五命樓解散,範恩情一眾人袁被抓了時,立馬著急了四位堂主,五位戰將開會,此次會議講得不是接受五命樓接下來的底盤,將自己的區域擴大,而是收攏人員,大奸大惡之人快些送走,讓他們出國躲躲風雨,可彆被逮到,連累整個幫會!

其中五戰將中,憨熊左猛常,拳王周輝,以及小凶人徐燦,這三人在開完會後立刻出了龍國,去了韓朝國。

四堂主之一的童複元也出走他國。

黃宇天與黃少辰被關在了家中,不得踏出家門!

五命樓的實力他們也清楚些,雖然不及他們,不過也是有不少好手,但是無聲無息中便被滅了,冇有發生大戰,這隻有一種情況,那就是上麵出手了,隻有上麵纔有這樣的能力!

東湖幫作為黑幫之一,暗中也是有做過不少壞事,底子不乾淨,雖比不得五命樓,但也足夠讓東湖幫垮台!

黃百輝做了這一切後絕對還不夠,又大方捐出兩個億給山區兒童,是通過正規渠道,稱讚的人一片。

青林會也是如同東湖幫一樣,會長林城南也是內心警惕了起來,紙是抱不住火的,青林會做了些什麼壞事,心裡很清楚,五命樓能消失的這麼快,若到了青林會,估計也差不了多少!

此刻葉國誌、葉國鋒、盧大山三人聽得彙報後,有些愣神!

葉國鋒道:“國誌,你們這次出手真的是敲山震虎了,青林會、東湖幫這舉措是好事,大好事!”

葉國誌苦笑道:“唉,這與我還真冇有多少關係,全都是阿翔拿小子的功勞,猛然覺得這小子簡直就是一個福星!”

葉國鋒道:“果然不愧是遺傳了大哥的基因!”

大哥的基因?盧大山猛然一驚,輕聲問道:“書記,兵王,你們說葉先生?”

“抱歉,大山兄弟,非是要隱瞞於你,而是有些秘辛,還有便是阿翔還未認祖歸宗,他冇有歸屬感,自己不提,我們若是放出訊息,可能會引起他的不忿,所以少有人知道,不過阿翔確實我大哥的孩子,那一副神色,與大哥一般無二!”葉國鋒微笑道。

“明白,明白!”盧大山心中很慶幸,冇有招惹這為太子爺!

“真冇有想到範家竟然如此膽大包天,做了這麼多上天害理的事情!”葉國鋒苦澀搖頭道。

葉國誌憤恨道:“賣國者,當殺!”

盧大山道:“確實該死,不過這五命樓人員數千之多,範家一到,會引起一些恐慌,得找個人將他們引導,歸於正途!”

葉國鋒點頭道:“確實,而且範家地下還有數家企業,那可是幾萬人,若是真的資金鍊垮了,數萬人失業,影響頗大,不過現在找誰好!”

葉國誌道:“不用找,我有合適的人選,有他在,申城地下變青天!”

“誰?”葉國鋒問道。

葉國誌攤手,說道:“阿翔咯!”

葉國鋒沉著道:“阿翔的能力我們都清楚,但是你可彆忘了大哥,這涉黑,大哥應該不太樂意,而且便算答應了,阿翔不願意,你綁得了他?”

至於盧大山則是非常讚成,葉翔的能力以及手段都非常不錯,再加上他的心性,讓他做了申城地下老大,黑暗中的肮臟定然會得意清洗!

“這個事情便交給我好了,白送他幾十個億他敢不要,我捶死他!”葉國誌信誓旦旦說道。

葉國鋒:“嗬嗬~”

……

此時葉翔還不知道,他又被葉國誌給賣了,他將杜小雨送回家後,便與葉無定去了韓家,當然還有宋紫妍這個小丫頭,在她楚楚可憐的哀求下,葉翔也隻得答應她!

叮叮……叮叮……

鈴聲響起,葉翔一看,是葉國誌來電,接了起來:“喂,有事?”

葉國誌:“翔侄子,有個好事與你商量?你現在在哪?”

好事?

葉翔敢肯定,這為不靠譜的叔叔出賣了自己,而且是他自己搞不定的爛攤子!

“你覺得我會信嗎?”葉翔道。

葉國誌道:“這是真的,翔侄子,三叔以名譽保證,絕對是百利無一害……”

葉翔打斷道:“問題是你有名譽嗎?你與葉老二一樣,信譽早已丟失!”

“算了,不與你扯,你現在?”

“韓家!”

“OK,很快便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