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麵對葉翔的質問,何惜雲冇有說話,而東方鳴則是道:“將你手中的東西交出來,這事便這樣過去,如何?”

說得好生理直氣壯,犯了錯誤,還能這般有理,便隻有他了。

不說葉翔等人,便是何惜雲,都對這語氣擦了擦汗。

葉翔冇有說話,葉無定站了出來,道:“我去,你是誰啊,這麼跩,這麼囂張,你家裡人知道嗎?”

“小心說話,否則要承擔代價的!”東方鳴露出危險的眼神。

葉無定笑了笑:“是嗎?可是那有如何?你算什麼東西,威脅我?”

東方鳴臉色一沉,出手,一巴掌扇了過來。

葉翔很不高興,探手而出,抓住了其手掌,輕聲說道:“閣下可是做得太過了!”

“喂,三叔哥,我無定,阿翔剛出院,可是此時有幾個古代來的人不知情理便要打阿翔,好囂張的,我怕阿翔引起舊傷複發,所以打了個電話給你,你來鎮壓一下場麵!”葉無定直接打了葉國誌電話。

“什麼?古代人?你等著我,我馬上便過來了!”葉國誌發怒了,葉翔出院一事他知道,但是現在竟然有古武界的人來欺負他,簡直找死!

夢傾城:“……”

韓思雨:“……”

葉翔也無語,自己好像冇有這麼弱吧!塞恩.安妮兒聽了後很想笑,堂堂帝皇冕下豈能會在乎這幾個小人物。

當然嘴為害怕的便是何惜雲了,他知道葉無定所謂的三叔哥是誰,大魔王葉國誌,便是他們的父親在這裡,也都能捶上一頓,更彆說他們了,打了哭都找不到地兒,正想說冤枉。

東方鳴不由得提氣想要掙脫葉翔的手,但是葉翔的手爪宛如鐵爪一般鎖住了他的手腕。

葉無定上前:“阿翔放了吧,待會兒自有人來收拾他們!”

葉翔聞言也放下東方鳴的手腕。

“葉無定,何必要把事情搞大!”何惜雲冷聲道。

葉無定冷眼看了過去:“何惜雲,這件事情你最好準備好,德國塞恩家族的公主在此,你竟然肆意辱罵,你真是壽星公上吊閒命長了,當然若是你不知道塞恩家族,你可以打電話問問何家知道的人,還有我記得你們何家在國外也有一些企業,隻要這個家族開口,你們所有的投資便化作水漂!”

說完後葉無定不理會何惜雲,一個腦殘的傢夥,一點都不可伶,直視東方鳴:“我不知道你誰,但是我葉家的臉冇有人敢無緣無故拍打,便是古武界的人又如何?”

“葉家?可是京都葉家?”一個老者問道。

葉無定道:“不錯!”

兩個老者相視了一眼,事情變得有些複雜了,這葉家可不好惹。

不過東方鳴一點都不在乎,在他看來,都隻是無能之輩。

很快,葉國誌率了一隊人殺了過來,全副武裝,殺氣騰騰。

兩個實力不錯的老者,一個實力還行的年輕人與葉翔等人對持,不過好像冇打起來,這便好了,大步流星走了過來,說道:“東方家族,是想與我葉家開戰嗎?”

龍炎龍黃也緊隨其後。

“陸戰兵王!”兩個老者認出了葉國誌,他們宗師無望,但是葉國誌畢竟成為宗師,因為葉國誌少年時走得可是橫練外家功夫,後麵才又是修煉內家功夫,可是短短的時間內,他便已經成為先天高手了!

東方鳴不知道葉國誌,問道:“你是誰?”他在葉國誌的身上感受道強烈的威脅。

葉國誌看著東方鳴的相貌,想了一會兒,然後道:“你是東方允的兒子?”

“是!”東方鳴道。

葉國誌道:“這麼說來便是你要挑起葉家與東方家族間的爭鬥嘍!”

心中道:隻要你敢說是,老子今天捶死你!

兩個老者急忙道:“兵王,絕無此事,絕無此事,我家少主出入世俗,不知情理,還望原諒!”

葉無定在一旁道:“他要打我的臉!”

“抱歉!”這是東方鳴冷言道,‘兵王’二字一出,他便知道麵前這人是誰了,陸地上的王者,無人可撼動的兵王,所以不得不低頭。

葉國誌道:“看在東方允的頭上,我不與你計較!”

“多謝兵王!”兩個老者感謝道,便要帶著自家少主離開。

何惜雲也準備離開,心中甚是欣喜,冇有人扯到他身上來。

然下一刻,一個聲音澆醒了他。

“他不能走!”說話的是塞恩.安妮兒。

何惜雲臉色一僵,不得不停了下來。

而葉國誌此刻纔好好端詳這個外國女子,很漂亮……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怎麼跑到了龍國了,說道:“塞恩家族公主,歡迎到龍國遊玩!

塞恩.安妮兒看向葉國誌,心中道:這便是傳說中的兵王,果然有派頭。

躬身參見說道:“見過兵王大人!”

葉國誌似乎是發現了某些小聯絡,微笑說道:“公主無需客氣,叫我叔叔便可,不知塞恩丫頭叫住他有什麼事情嗎?”

葉翔在一旁:總有刁民要害朕!

若是葉國誌知道,估計少不了一場叔侄惡鬥,刁民?我是你叔。

塞恩.安妮兒把剛纔所發生的一切說了一遍。這聽得葉國誌有些冷,以塞恩家族的實力,隨便一吆喝,這事情便真的大條了。

“何惜雲,你老子是白癡,你比其你老子跟白癡!”葉國誌冷聲罵道,這太影響形象了,然後對塞恩.安妮兒道:“塞恩丫頭,林子大了什麼鳥兒都有,像這類傢夥放在以前便是一個漢奸,但是有一點你要相信,龍國作為世界唯一的文明古國,在數千年前我們的聖人便有著‘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現在我們更是歡迎各國友好之交來訪龍國,這事情可否給叔叔一個麵子,算瞭如何?”

“這……”塞恩.安妮兒看了葉翔一眼,似是要他做主。

葉翔很無奈,你看我會看出毛病來的,麵前這個人不是好人的乾活。

果不其然,葉國誌眼中笑意更濃了。

“我有個注意!”這時,葉無定說話了。

何惜雲一天,便覺得自己又要破財了。

葉無定站了出來,指著葉翔說道:“美麗的塞恩女士,你好,我是這傢夥的哥哥,葉無定!”

葉國誌此時來了一句:“我是他叔叔!”

塞恩.安妮兒看葉翔臉色有些黑,不由覺得這與傳說中的冕下大相庭徑,好可愛的樣子,微笑道:“叔叔好,哥哥好!”

葉無定與葉國誌兩人絕對是來搞笑的,微笑應聲:“唉!”

至於夢傾城與韓思雨則是危險的看著兩人。

葉無定繼而道:“我們華夏素有破財免災一說,就不知道彆人願不願意了!”說完挑逗似的看了一眼何惜雲。

何惜雲咬牙:“我答應!”能不答應嗎?

塞恩.安妮兒正要開口,葉無定打斷道:“塞恩小姐,這傢夥是家族的私生子,冇有多少錢,意思一下便可以了!”

何惜雲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你纔是私生子,你全家都是私生子。

“哦!”塞恩.安妮兒點了點頭,說道:“五千萬!”然後道:“當然可以不給,不過我塞恩.安妮兒有仇報仇,我塞恩家族有這個能力!”

何惜雲沉聲道:“我給!”寫了一張支票,然後與東方鳴一行人離開了。

塞恩.安妮兒將支票給了葉國誌:“叔叔,你們的錢,你們自己解決!”

好閨女啊,葉國誌當仁不讓結果了支票,說道:“多謝閨女!”葉無定馬上前來搶躲,說道:“阿翔要弄公司了,你好意思搶他的錢!”

得,還是讓兩人逼上嘴一會兒,再是會兒,彆說閨女了,估計還有更為嚴重的話,來到兩人身邊,點了兩人幾處穴道,本來還爭吵的兩人,此刻都驟然鴉雀無聲,消停了下來。

“讓你們消停半個小時!”葉翔輕聲說道。

得,兩人安安靜靜的坐在了殺伐之上。

“你好,我是夢傾城,歡迎來到龍國!”夢傾城與韓思雨對上了塞恩.安妮兒。

“十分感謝,我叫塞恩.安妮兒,你們稱呼我安妮兒便可,葉便是這樣稱呼我的!”塞恩.安妮兒微笑迴應,繼而說道:“你好漂亮,你是葉的女朋友嗎?還有小妹妹,你也好可愛!”

夢傾城搖頭:“葉翔的女朋友另有他人,我不是,不過要說漂亮,安妮兒你纔是真的漂亮……”

三人忘乎所以的聊了起來,將葉翔等人擱置到了一邊。

二十分鐘左右,葉國誌重開了葉翔的真氣,說道:“這個臭小子,下手挺狠的!”

葉無定看著葉國誌,這是在求救,葉國誌道:“看我也不起作用,我可解不開,你就安靜待著吧!”站起身對葉翔道:“阿翔,我還有事便先離開了,切忌這段時間少動手,先養好身體!”至於支票當然納入腰包了。

葉翔點頭:“囉嗦!”

葉國誌微笑了一下,帶著龍炎龍黃離開了酒店。

塞恩.安妮兒可是在中國的文化上下了很多的功夫,與夢傾城和韓思雨兩人了得十分投機,最後韓思雨道:“葉翔哥,安姐姐一人住在這裡太孤單了,要不讓她去我們家得了!”

安姐姐?好快哦,葉翔心中好生奇怪,這女子聊起天就是不一樣,說道:“那是你家,你隨意便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