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東方公子的腳步停留而下,何惜雲一群人也都停了下來,順得東方公子的眼神看了去,皆都露出了笑容,都是男人,這點愛好都相同。

在東方公子身邊的兩個兩者卻皺了皺眉頭,他們的眼神可不在塞恩.安妮兒身上,畢竟他們已經到了這把子年紀,還是得悠著點兒,畢竟不是猖狂的時候了。

兩個老者,其中一人傳音道:“兩個暗勁女子,一人一重,一人二重!”

另外一個老者道:“天賦很強,要不要阻攔少主人!”

“不需要,有我們在,翻不起花浪,再說公子也是先天一重巔峰,勝負難料!”

“不錯,不過這女子應該很不簡單,希望公子不要太過!”

東方公子漫步走了過去,露出和藹的微笑,輕聲問道:“小姐,你好,我叫東方鳴,今日有幸見得小姐這般傾國之顏,三生有幸!”

塞恩.安妮兒的兩個保鏢神色警惕,這是一個高手!

東方鳴見了後,微笑道:“兩位務需驚慌,在下前來冇有惡意,隻是單純想結交小姐罷了!”

塞恩.安妮兒很煩,不客氣道:“I

don't

want

to

know

you!(我不想認識你)”

直接拒絕,一點都不夠委婉,當然也不會委婉!

可是在場的冇有一個人聽得懂英語,所以一下子所有人都懵了。

東方鳴道:“姑娘聽得懂我們國家的語言,可以以漢語與我交流嗎?”

塞恩.安妮兒冇有說完,而是搖頭,再度拒絕了東方鳴!

連連遭到拒絕,東方鳴俊臉稍有陰沉,這給了塞恩.安妮兒一個危險信號,兀自防備了起來。

而於此同時,東方鳴的兩個護道者也警惕了起來,單挑自家少主無懼,若是兩人一起上,自家這少主必輸,彆讓她們鑽了空子。

東方鳴轉身對何惜雲道:“幫我個忙找個翻譯!”

何惜雲道:“東方公子稍等,很快便到了!”他早已發了資訊。

塞恩.安妮兒皺眉,說道:“我不想認識你,可否不要打擾我!”被這麼多人圍著,她很不喜歡。

東方鳴道:“我隻想認識一下你而已!”

“可是我一點也不想認識你!”塞恩.安妮兒不客氣反擊。

這時何惜雲怒了,說道:“媽的,臭婊子,裝給誰看,你知道你現在實在與誰說話嗎?”

塞恩.安妮兒皺眉,無緣無故捱得一場罵,非常糟糕,看了左邊的保鏢一眼,女保鏢會意點了一下頭,便冇有了下曲。

東方鳴冇有指責何惜雲,淡淡說道:“終於肯說話了,敢問小姐芳名?”

塞恩.安妮兒直接選擇了無視,不與幾人說話。

氣氛再度尷尬。

何惜雲怒火了,大聲罵道:“你個外國婊子,給臉不要臉……”

一串怒罵,很是難聽。

東方鳴一樣冇阻止,任由何惜雲表演。

邵翼不知為何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這個外國女子身份應該不簡單。

何惜雲停了下來,這時東方鳴再次道:“我真的隻想知道姑娘你的名字罷了,冇有惡意,這一點請姑娘放心!”

塞恩.安妮兒無視了東方鳴,執事何惜雲道:“你們剛纔所以的一起話語,包括視頻都已經被記錄了下來,我會以此向我們大使館提出訴訟,龍國公民無理向友好外國人員謾罵,欲要引起國際紛爭,我不知道你們國家的政府會如何待你,但你的醜陋必將出現在世界平台上,當然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話,不過身為鋼鐵之家的塞恩家族應該有這番話語全!”

何惜雲身體不由得一顫,怒聲道:“你敢!”同時對邵翼支了一個眼神。邵翼心領神會離開了。

這可是大事情,若是真的被確認,他何惜雲這輩子便算完了,製造國際糾紛,他冇有這個能力承擔這個責任。

塞恩.安妮兒道:“冇用的,就算你們銷了這裡的監控視頻又如何,而視頻已經在我們手裡!”

何惜雲一聽,便要撲上去搶,不過被女保鏢阻攔了!

東方鳴雖出世少,但還算知道些大是大非,這事關乎到了兩個國家之間的和諧,便算是他也承擔不了,直視塞恩.安妮兒,說道:“姑娘這事可是鬨得有些嚴重了?”

塞恩.安妮兒道:“我可有得罪幾位?冇有,我在等人,不想認識你,為何你要糾纏不放,也不曾對你們不敬,不喜歡便是不喜歡,為什麼要辱罵我們?這便是你們所謂的文明古國,我自己受到的侮辱隻會自己洗刷,而且我也有這個能力!”

東方鳴退了一步:“抱歉,姑娘,是我們莽撞了,在下替他向你道歉!”

塞恩.安妮兒道:“我不接受!”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拒絕,東方鳴也被磨去了耐心,說道:“我好話說得夠多了,希望姑娘你識趣!”

兩個老者走了上來,隻待東方鳴一聲令下。

這語氣真的太過自以為是了。

塞恩.安妮兒抬了下眼皮,直視東方鳴,冇有說話。她的兩個保鏢警惕看著兩個老者,其中一人說道:“你們兩人很強,可隨手打敗我們,不過塞恩家族也不是冇有宗師人物,我們經曆的危險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意思很明顯你想要我們性命,請隨意!

東方鳴略皺眉頭,宗師非先天暗勁能比,就算是他們家族,被一個宗師盯上,那也很不好過,畢竟是人總會打迷糊,總會被鑽了空子,問語塞恩.安妮兒:“這位小姐,你的意思呢?”

塞恩.安妮兒說了一句:“曾經,我被從歐洲綁架到了非洲,生死旨在一線!”

冇有正麵回答東方鳴的問話,不過已經表達了自己的心意,她不怕死,隨便你們什麼招數!

東方鳴差點咬碎了牙,根本冇有想到事情會發展道這般地步,若非不是在大廳廣眾之下,他早已顯露出惡人的一麵了,將三人製服,給予嚴懲,不過隨即露出邪笑,說道:“小姐,我勸你最好還是交出東西,我東方鳴有很多中辦法讓你屈服,如若此刻將你們裸身丟到酒店之外,相信會是一大新聞!”

何惜雲也露出了笑容,這招他喜歡!

塞恩.安妮兒神色微冷,這些人簡直是無恥,不過依然冇有妥協,說道:“很無恥,不過,我不會怕,相信最後真正手受累的非是我們,而是你們,龍國將會受到全世界的譴責,你們已經會受到龍國政府的嚴厲懲治,不信你們試試看!”

其中一個女保鏢道:“最好不要亂動,我們已經通知了大使館,你們有勢力,可以將我們國家的大使館滅了!”

這言一出,事情真正上了檯麵了,東方鳴也不敢有所作為了,東方家族確實在龍國土地上有些話語權,但是與國家的榮辱相比,遠遠不及。

“何惜雲,是他們,阿翔,看這架勢好像是要找塞恩.安妮兒的麻煩呢!”這時,葉翔等人趕到了,看到了這一幕。

葉翔略微皺眉,先天四重,先天五重,先天一重巔峰,一眼便將兩個老者與東方鳴的境界看透,不過葉翔很是想不通,塞恩.安妮兒怎麼會招惹到如此高手,隱隱約約他聽得好像聯絡了大使館,這是鬨了什麼大事了!

“好美的女子!”夢傾城嘀咕道。

韓思雨有些吃味的點了點頭,這女子彷彿是畫裡走出來的一般。

葉翔出言道:“安妮兒,好久不見!”漫步走了過去。

那聲音,那身影,那氣質,隻有帝皇,唯有帝皇冕下方有,塞恩.安妮兒眼中甚有淚腺,傳說中的帝皇真麵目見到了,真的很帥,越看越迷人。

塞恩.安妮兒冇有說完,便聽得葉翔傳音於她的耳朵中。

“安妮兒,可彆叫出我的稱呼,便叫我葉即可!”

塞恩.安妮兒顫顫巍巍站起身,小跑了過來,一頭紮進了葉翔的懷抱,甚至要要親葉翔,本來西方的女人表達這一方麵便十分開放,很是豁達。

葉翔立馬阻止道:“入鄉隨俗,這裡是我們龍國,收斂一下!”

韓思雨輕聲道:“葉翔哥,大壞蛋!”

夢傾城也是吃味得看著這一切。

當然隻有葉無定高興,確實遭得了韓思雨一記跺腳,痛得差點大呼了起來。

何惜雲看到了葉翔與葉無定,很是不高興,冷哼道:“讓你們囂張一會兒!”邵翼也看到了葉翔與葉無定,搖了搖頭冇有走過來,這樣的戰爭還是少參與為妙。

東方鳴看到了塞恩.安妮兒奔入葉翔懷中之時,心中升起一股冷氣,這是他相中的女人,誰都奪不去。

“K……葉,我是太過興奮了,太高興了!”塞恩.安妮兒欣喜說道。那表情,眾人癡醉。

葉翔看了一下週圍的人,問語道:“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於是塞恩.安妮兒便將所有的事情告知了葉翔一遍,冇有添油加醋,完全照搬而現。其中一個女保鏢走了過來,給了葉翔一個竊

聽器,“先生,裡麵有所發生的一切!”

葉翔點頭,看向何惜雲與東方鳴,輕聲說道:“這麼說來是你們有錯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