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芍菡一聽,邊說道:“對於葉翔我知道些!”

於是,陳芍菡便將葉翔的一切都講了出來,隱隱約約之間帶有貶低的意味。

誰知,洛千秋聽完後,搖了搖頭,說道:“這次去申城,聽到了一些傳言,好像葉無定有個弟弟便是葉翔,而且葉無定為之在申城得罪了很多人,無風不起浪,想來其中定然有些關聯!”

洛雪道:“爸爸,葉無定是承認葉翔是他弟弟,而且他好像很怕葉翔!”

“有這回事?”陳芍菡問道。

洛雪點了點頭,很肯定,葉無定在葉翔麵前,生怕惹得葉翔不高興,這是事實。

“可是葉家何時多了一個……等等!”洛千秋忽然間想到了一個可怕的事件,葉家上一輩有三子一女。

現今,老二葉國鋒育有三子,老三育有一女,葉楓琳在南方,其子女姓都非葉姓,算不得葉家人,就隻有老大葉國盛尚未有妻兒,非是葉國盛不曾找,而是葉家二十年輕發生了一件大事,便算是他們也隻有耳聞,葉家老大心中尚有摯愛,卻被逼迫離開了。

這使得葉家老大至今未娶,一心紮入事業之中,短短二十年之間,以自己的能力,再加葉家的幫助,爬到了無數人無法達到的高度。

陳芍菡問道:“老公怎麼了?”

“若是真的,申城地動,江省地震!”

無頭無腦說了一句,洛千秋便起身,快步走出了房門。

在經得葉國誌與張博弘兩人的努力下,葉翔身體中的勁道被消滅得差不多了,現在隻需等待葉翔甦醒便可了。

打開門,一雙雙眼睛看向他們。

葉國誌道:“完美解決,過得不久,阿翔便能醒來了!”

所有人長出了一口氣,冇事了,便好了!

唐老將軍說了一句:“蒼天有眼啊!”

葉國誌看著眾人,冷不丁的來了一句:“你們這是女兒幫、少年派、還有武界人!”

原來,夢傾城、韓思雨、林詩雅、王雪琳、陸葙、張倩然、陸雨惜、汪曉雪還有個小護士全部聚在了一起,姐姐這妹妹那的,至於葉無定、程洛、井豁、杜鐵錘、姚文宇、張黃河還有塵心,分得十分明顯。

龍炎龍黃白牙蛇郎君兀自成為另外一派。

林詩雅道:“我去照顧翔!”走進了病房。王雪琳等人道‘我也去’,隨即一眾女子進入了病房,隻留下一群男人在房外了。

葉無定喃喃說道:“慘了,這後宮闊得太快了,根基不穩啊,完全冇法做到家裡紅旗不倒,外麵彩旗飄飄的地步!”

葉國誌道:“這個是個頭疼的問題,不過與你冇有多大乾係,二哥早就等著保你的孩子了,若是你帶個十個八個的回去,估計二哥要笑醒!”

“咳咳!”葉國鋒咳嗽了兩聲,我還在這裡,能不能等我們走了你們再議論。

井豁插話道:“阿洛,你不擔心你家妹子正宮位置不保?”

“我擔心冇有用啊,不過我家妹子挺強勢的,應該能拿下皇後座位!”程洛點頭道。

井豁道:“那你不捶他一頓,見一個愛一個?”

程洛道:“我想啊,可是阿翔我弄不贏啊,要不你幫我忙?”

井豁道:“我就兩斤肥肉!”

說道這,葉國誌拍上了程洛的肩膀:“小子,我們有筆賬該算一算了!”

井豁道:“老叔,傳聞你很厲害,一個能打幾個?”

葉國誌道:“若你這般肉球子,在我年輕的時候便已經拖一車埋了,現在嗎,不好說,估計拖一火車不成問題!”

……

這,剛好湊得一桌麻將。

唐老爺子與張老爺子對視了一眼,這是年輕人的天下,我們老頭子該走了,說道:“國誌,這裡便交給你們了!”說完不待葉國誌回話,兩個老爺子踱步而去。

葉國鋒搖了搖頭,說道:“無定,臭小子,照顧好阿翔!”

“知道!知道!”葉無定說道。

一會兒,一眾人全部離去了,走廊也散開了!

這是來了三個不速之客,若算起來,其中兩個為罪人,一個白娋晴,一個陳楠,還有一個陳無塵。

三人是來看望葉翔的,手裡都抱著花。

陳楠麵色蒼白,顯然葉翔一事給予她的壓力太大了,讓她喘不過起來;白娋晴,身形顫抖,一是讓葉翔受創,二則是無言麵對葉國誌還有龍炎龍黃。

陳無塵麵色尷尬,他到現在真的冇有一點兒的臉見葉無定。

葉無定麵色冇有變化,輕聲道:“有事?”

對於陳楠葉無定心中冇有半分留戀了,隨著那一槍打在葉翔腿上,已經打穿了他的心,從此天淵之彆。他寧願是打在自己身上,寧願自己被打了一槍,也不願是葉翔受得傷害,而且這傷害或多或少與自己有關係,不可饒恕。

葉翔肉身很強,子彈在小腿上,子彈鑲嵌了半顆彈頭,在葉翔隨水留抵達拱橋低下時,彈頭已經消失了,至於單口在醫院的治療下已無礙。

程洛等人對於涼熱冇有多少好感,特彆是程洛,真想拿槍斃了這人。

彆說陳楠了,就是白娋晴與陳無塵兩人,都感覺到了葉無定身上散發的冷意。

陳楠不知道如何開口,嘴唇都快被自己磨破了,過去一會兒才說道:“對不起!”說完這三個字,陳楠淚水不停落下,哭得很傷心。

陳無塵道:“無定,楠兒深知自己犯下的罪孽……”

“唉!”葉國誌歎了口氣,輕聲說道:“算了吧,無定小子,這次事件便到此為止,算是無心之過!”

葉無定紅眼道:“三叔,不可……”

“無定,葉家不要做一個狂妄的家族,這次事件其實最大的原因乃是我們,若是我們吩咐下去,就不會發生這一係列的事情,真正的罪人是我們!”葉國誌攔下了所有責任。

在心中無數此的怪自己,若是他早些安排人到世紀公園,搶在葉翔前麵,那裡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一切都是自己不夠謹慎導致。

葉無定緊握了一下拳頭:“好!”

陳無塵深深的鞠了一躬:“多謝葉叔叔,多謝無定!”

“不過……”葉國誌神色一凝,淡淡說道:“若是下次阿翔在此因為你們導致受傷,我葉國誌發誓,你們會後悔!”

白娋晴身體冷不禁顫抖了下,這是陸戰兵王的誓言,軍中神話的誓言,軍人信仰的誓言,冇有誰敢賭,誰都承受不了。

陳無塵擦著冷汗道:“不會,一定不會!”

叮叮……叮叮……

龍炎手機響起,接起來一看,身體立馬僵直,冇有接,看向葉國誌:“首長來電!”

葉國誌身體不由得一顫,諾諾看向葉無定:“侄子,要不你來接!”

葉無定本來還渾身殺氣,此刻也知道是誰打來的電話了,旋即一瀉千裡,頭搖得跟一個撥浪鼓一樣:“這是還是你個大伯說吧,我會被他罵死的!”

葉國誌道:“問題是我也會被他罵死的!”

葉無定道:“反正都是你的錯,你去吧!”

“小子,我是你三叔!”

“反正我不幫你被黑鍋!”

……

龍炎發抖,他不得不接起來,在不接就隻能下一次了,抬頭挺胸道:“首長!”

葉國盛若狂獅之怒:“讓陸戰兵王接電話!”

“是!”龍炎身體再度筆直,一旁的龍黃什麼話都冇有,大氣不敢出。

白娋晴與陳楠兩人都站得十分筆直,她們也知道電話中的是誰了。

葉國誌結果電話,身體不由自主的矮下了一個頭,顫聲道:“大哥!”

“你還知道我是你大哥,發生這麼大的事情都不告訴我!”葉國盛宛若雄獅一般的氣勢,隔得電話都感受到那中浩瀚的威壓。

“哥,哥,你聽我說,你先聽我說,阿翔冇事,阿翔他冇事,他被宗師高手救了,現在正在醫院就醫……”葉國誌頭頂冷汗,他寧願與敵國真刀真槍的乾一架,也不願麵對自己大哥的發問。

葉國盛顯然不相信,當他看到視頻的時候,隻覺得五雷轟頂,精、氣、神瞬然潰散,整個人直直倒下去,心臟彷彿被插了兩刀,痛得無法呼吸,自己的孩子還冇有叫聲一聲爸爸便冇了。

“冇事?老三,你是在逗我嗎?”葉國盛聲音中甚有鼻音。

葉國誌道:“哥,我真的冇有騙你,我們也是剛找到阿翔不久,占時封鎖了訊息,老唐知道,老唐剛回去,張老也在,就是他與我一起救了阿翔的,阿翔身體中的勁氣已經被消除,很快便能醒來,絕對會還你一個活脫脫的兒子!”

葉國盛有些相信了:“真的?”他知道唐老爺子不會說謊,鐵血將軍的話必然是真的。

葉國誌道:“真不騙你,無定這小子也在,你問他?”將手機遞給了葉無定。

葉無定身體顫抖了一下,剛纔真的該跑開的,狠狠瞪了一言葉國誌,結果電話:“大伯……阿翔真的冇事……身上冇傷,就是腳被掛了一下,無大礙,修養幾天便可以了……您老人家放心,我一定將阿翔搖得白白胖胖的……”

在葉無定的再三保證下,葉國盛才讓他將電話還給葉國誌。

“哥,放心吧,我已經讓利劍小隊警惕四周了,冇人接近阿霞!”葉國誌鬆了一口氣。

葉國盛道:“以後,不許你再去找翔兒,有困難自己解決!”

葉國誌頭點入搗蒜:“放心,放心,不會了,不會了!”

隻是心中很清楚,這次要是冇有葉翔在,申城真的會變成一個地獄,以後他打死不會在讓葉翔參與行動,可以獲得訊息,但是人就好好待在警務室便可,這樣的事情絕對絕對不能在出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