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尚民很快便到了羅苑,看著輝煌的羅家莊園,邱尚民心中泛起悲涼,這輝煌的地下看不到蓬勃的朝氣,那是死水上散發的腐臭之氣。

羅家老爺子早已得知邱尚民來訪,專程來羅苑門前接待邱尚民。

羅春秋遠遠的大笑道:“邱老哥,好久不見,你神采依舊,裡麵請!”

邱尚民道:“羅賢弟,為兄此番前來可是懷著怒氣!”

羅春秋見邱尚民不像是在開玩笑,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覺,微笑道:“邱老哥,我們大廳中說話!”

邱尚民點頭,與眾人走進了彆墅之中,邱尚民與羅春秋做上位,羅家大多人員都到了,除了羅北福與羅人地。

坐了下來,邱尚民便開門見山的說道:“賢弟,晨晨還隻是孩子,不應該牽扯到我們老一輩留下的些許恩怨之中,更不應該當做籌碼,還請把她還給我吧!”

羅春秋是個聰明人,他清楚邱尚民的脾氣,有一說一,冇有的事兒定然不會瞎掰扯,立馬想清楚是怎麼回事情了,冷聲道:“阿生,去把羅北福給我叫來!”

阿生是羅春秋的管家,跟隨羅春秋幾十年了,已經有人忘記了他叫什麼名字,大家都管他為阿生叔,阿生爺爺。

“是,老爺!”阿生應了一聲走了出去,佝僂的身子顯得很孤單。

不一會兒,羅北福到了,一看到邱尚民,不由得一慌,他不會掩藏臉色,作為老人精的羅春秋立馬便看出了破綻,大聲吼道:“孽障,給我跪下,為什麼要這麼做?”說完,直接一柺杖打了出去。

羅北福冇有跪下,但是卻捱得一棍,打在了羅北福的大腿上,不知是被羅老爺子打出了火氣還是他本來就已經準備攤牌了,大聲反擊道:“當然是為了羅家的未來,讓羅家不止是申城有頭有臉的世家,更是龍國舉足輕重的世家!”看向邱尚民:“邱老頭,你孫女確實在我的手中,但是你若想邱晨晨平安無事,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

邱尚民冷然道:“助你們羅家奪得古墓收穫?”

羅北福冷臉道:“不錯,隻要你助我羅家一臂之力,事成之後必然完璧歸還,不傷其一絲髮束……”

“孽障,你給我閉嘴!”羅春秋起身,手中柺杖掄起便朝羅北福的頭上打去,但是羅北福臉上狠色一片,伸手擋住了柺杖,說道:“老爺子,你有完冇完!”

噗!聽得這話,羅春秋一口鮮血噴出,踉踉蹌蹌坐了下去,臉色難堪,似要昏迷過去,管家阿生立馬過來,將羅春秋安撫在座位上,餵了他一顆藥丸。

嘎吱!邱尚民一揮手,桌子上的茶杯爆碎了開來,頓時將羅北福鎮住了,隻見他輕聲說道:“我答應助你們羅家一臂之力,可以放晨晨回家嗎?”

交人?如何交?人早已被不明這劫走,羅北福眼神略閃,神色微僵,又淡定搖頭道:“邱老爺子,這個條件我不能答應於你,當我們大勝歸來之日,必當還你一個完美的孫女!”

其他羅家人一句話不說,任由事態發展,至於半昏迷的羅春秋出了管家阿生,冇有人理會。

邱尚民盯著羅北福:“北福,你也算是我看著長大的,人地呢,出來吧!”

“原來邱爺爺已經知道我在此地了,不過邱爺爺,我的想發與二叔不謀而合!”羅人地從外麵走了進來,事態發展至現在這樣,已經無可挽回了。

邱尚民道:“人地,你應該清楚邱爺爺的性子,我既然說了,必當全力協助你們!”

羅人地微笑道:“但是上次你還是反悔了!”

邱尚民心中怒火熊熊,最後又壓了下來,說道:“好,可以讓我與晨晨通個電話嗎?”

“傳言先天高手聽風辯位,我可不能讓你與晨晨通話!”羅人地滴水不漏,不過就是這般滴水不漏,邱尚民心中立馬肯定自己的孫女冇有在他們的手中,他是老了,但還冇有道老眼昏花地步。

邱尚民站了起來,來到羅春秋身前,手指在羅春秋身上點了幾下,為羅春秋舒緩身體疼痛。

羅春秋醒來之後,愧疚道:“邱老哥,抱歉……”

話還冇有說完,便被邱尚民打斷了:“羅賢弟,這是我邱尚民最後一次叫你了,三十多年前若非你捨身相救,恐怕冇有我邱尚民的今日,俗話說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更何況是救命之恩,我邱尚民自認這些年帶你們羅家也算不薄,恩情也還得七七八八了,邱家羅家至此也到結束的時候了!”邱尚民穿得是長袍,隻見他揮起下襬,一記手刀砍了下去,下襬布袍斷裂:“從此以後,我們兩人也不在是朋友!”

邱尚民又環視了一週,說道:“這次事件我希望是最後一次,若是你們羅家任何一人膽敢動我邱家族人,休怪我不客氣,醫生也會憤怒!”再度一掌派出,客廳中的茶幾爆碎了開來,那力道根本不是一個剛晉升先天的高手所擁有。

這一掌讓羅家眾人不由得感覺道一陣心顫,這便是先天高手。

“告辭!”邱尚民便於離去,他現在心急自己孫女在何方敵人之手,冇有時間在這裡浪費。

羅人地連忙喊道:“邱爺爺,我們……”

邱尚民轉身道:“我已經知道晨晨不在你們手中,她若有事,便是還了羅家一命,她若無事,乃是她的福運,羅家好自為之!”在羅人地與羅北福兩人驚恐之中離開了客廳。

“哈哈哈!”羅春秋悲涼大笑,說了一句:“若是回到當初,我不該央求邱老哥助我羅家上位,寧願平平凡凡去奮鬥!”心情激動,又是一口血噴出。

“爸!”羅新林焦急喊道。

羅春秋努力站起來,管家阿生連忙扶住他,環視了一週,真的是兒孫滿堂,說道:“我羅家能夠位承申城大家族之列,那是邱老哥的人脈換取,二十年前他為了報答我羅春秋的救命之恩,應了我的懇求,親自去祈求張神醫,最後張神醫開了尊口,我羅家得了無數資源,許多大勢力為我羅家送來了資源,可是我們冇有珍惜好,如今遮風擋雨的屋梁被你們拆了,若是還有自知之明,謀求一條明路吧!”

聲音中有股說不出來的悲涼,羅春秋感覺到自己一生都是失敗的,教導兒子失敗,孫子一個比一個失望,輝煌的羅家,有得卻是腐朽不堪的支柱,他比誰都清楚,比誰都明白,羅家在申城冇有任何背景,更冇有底蘊,唯一可以依靠的是邱尚民的這根救命線。

“羅家就任由你們折騰吧,我老了,也累了,阿生,待會兒你我就搬出這羅苑,不知我這老頭子能否在你的小居安享晚年?”羅春秋對著管家阿生說道。

“阿生十分感謝老爺!”阿生其實早就想離開這做空虛的大苑了,毫無點兒的人情味。

羅新林與羅玉中想要什麼,但是見老爺子決心已定,都又閉口咽語。

葉翔安排好宋紫妍又打了一個電話給葉國誌。

葉國誌十分不耐煩的說道:“翔小子,你不要告訴我又惹禍了,需要我給你差屁股!”葉翔懶洋洋的說道:“有個叫做宋紫妍的小丫頭在淞滬一棟,你自己看著辦!”

“我去,她怎來來申城了,隱龍這個老王八蛋怎將她放出來了!”聽得葉翔之話,葉國誌排腹說道,對於宋紫妍這個國寶他當然知道,可是現在來到申城不是給他添亂嗎?

葉翔道:“我怎麼知道?你們慣的唄!”

葉國誌道:“好久冇有收拾這小丫頭了,看來的給她緊緊皮子了,冇事我掛了!”

有事也不起作用了,他已經掛了!

葉翔搖了搖頭,下得了候車室,開車離開了彆墅,就流宋紫妍這個野丫頭一個人在彆墅。

一個轉彎路口,葉翔速度控製完美,但就在這時,一道紅色身影閃了過去,差點與葉翔的車撞上了,葉翔真想破口大罵,然眼睛太好也是罪過,他看見了這紅色法拉利的後背車廂中,有著一個蜷縮的女子,一動不動,她的脖頸彎曲的十分厲害,這樣的姿勢若是太久,必然會導致窒息。

葉翔立馬便知道了什麼情況,喃喃說道:綁架。豈能任由這惡事發生,葉翔掌控方向盤,右轉,踩上油門,跟了上去。

很快葉翔便接近法拉利,不快不慢跟在後麵,然開法拉利的人應該是個老司機,已感知到了自己被跟蹤不由得加快了速度。葉翔微笑道:發現我了嗎?還不錯哦!

其實葉翔跟蹤得有些明顯了,就是因為他轉了個彎,被留意到了。

兩輛車開始在道路上馳騁,速度慢慢飆升了起來,越來越快,慢慢的超過了限速很多。

這一情況立馬引起了前方交警的注意,葉翔在遠遠的就感受到了一股子殺氣,眼神看了過去,冷不丁的打了一個寒顫,這不正是上次攔他車的那個女交警嗎?不由覺得這是一個破日。

此時這個女交警俏臉冰寒,這次她開得不是摩托,而是警車,從兩人的速度來看是不會停下了,那就隻有塞上一把,看誰的車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