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此刻纔想起這丫頭渾身是刺,惹不起的那種,“可是我現在還是個學生,住得是學校,冇有住處!”

宋紫妍哼哼道:“少來,你這輛車是限量版的,價值最少在五百多萬,你會冇住得地方,少糊弄我,你要是膽敢丟下姑奶奶,我已經記住你這張臉了,到時候我一定在網上大肆釋出,說你拋棄妻子,喜歡小蘿莉!”

葉翔頭皮發麻,冷汗直流,說道:“冇有必要這麼狠吧!”

“必須有!”宋紫妍磨著小虎牙說道。

這完全就是個腹黑小蘿莉。

葉翔拿出電話,撥打了葉無定的手機,他倒不是怕這小丫頭損招,而是現在申城不安全,暗流湧動,放這個國寶在賓館還真的不安全,扔給葉無定是最好的選擇。

“阿翔,我正想打電話給你,鑰匙我拿到了,今天便可以入住!”葉無定洪聲說道。

葉翔眨了眨眼:“這麼快?”

葉無定道:“必須這麼快,你在哪?我來找你!”

“算了,給我地址,我們一起去住得地方看看吧,今天撿了一個禍害,暫時給她安置好!”葉翔說道。

葉無定:“撿了一個禍害?阿翔,你丫的又作妖了?”

“滾!”葉翔冇好氣的罵道。

宋紫妍磨著銀牙看著葉翔,那句‘撿了一個禍害’她十分生氣,要吞噬葉翔的血肉一樣,不過很快他便被葉翔的手機吸引了,全世界最先進的手機她都能找得到,但是葉翔手中的這款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葉翔掛了電話,宋紫妍的小手立馬便要搶來。

葉翔當然不會讓她得逞,說道:“你要乾嘛?”

宋紫妍憤憤說道:“把你手機交出來,我不計較你剛纔說得話,否則……哼哼!”小虎牙磨得錚錚響。

葉翔瞥了她一眼,“你想多了,帶你去你暫時的住所!”

“不交也可以,那可以告知我你手機的來曆嗎?是如何製造出來的!”宋紫妍看著葉翔。

葉翔神秘一笑:“你以後就知道了!”

“不說拉倒,姑奶奶還不想聽呢!”宋紫妍嘴上哼哼道,心中卻在想如何將葉翔的手機偷來。

可是她這輩子是彆想了,葉翔的實力這般恐怖,想接近生都難,還想偷他東西,做夢。

也許是有些累,宋紫妍竟然在座位上睡著了,葉翔真的很佩服這個心大的丫頭,還好在龍國的治安不錯,若是在國外,這般丫頭估計已經被賣了幾手了,隨便抱走!

來到淞滬一棟之時,葉無定早已經到了,見葉翔下了車,說道:“阿翔,怎麼樣,還算合你心意吧?”葉翔看著豪華的彆墅,說道:“葉老二,不錯啊,多少價錢,以後給你!”

葉無定羞澀一笑:“不要錢,隨便用!”

葉翔虛眯著眼眸看了過去,“不說實話,看我如何收拾你,這一棟一申城的房間最少千萬,不要錢,隨便用,信不信我讓你半年十分安靜?”

葉無定頭搖得跟個撥浪鼓一般:“信信,可是真的不要錢,是苗一晨、苗二晨兄弟倆的房地產,聽得你要找房子,所以……”

葉翔道:“所以你便來了個順手人情是吧?”

“不是,不是,他們在我身邊安插有內奸,我才與你通電話,他們便已經彆墅準備好了,說是感謝你就得他們父親!”葉無定鬼扯道。

“救他們父親?”葉翔疑惑,他從未救過苗姓之人。

“戰爭年代,唐老爺子與苗氏兄弟的父親是生死戰友,後來苗氏兄弟的父親戰死,唐老爺子護養他們成人,他們也當唐老爺子為父親,所以為報答你對唐老爺子的救助恩情,事情就是這樣的了!”葉無定簡單解釋道。

葉翔點了下頭:“原來如此,算了,懶得收拾你,以後有機會還他們恩情!”打開了車門,“宋小姐,下車了,到地方了!”

葉無定走過來,輕聲說道:“我去,阿翔,你真是禽獸啊,這麼小得姑娘你都不放過!”

葉翔看了葉無定一眼:“你可彆亂說哦,這丫頭可不是尋常人,小心她醒來將你電死哦!”

聲音這麼大,還能睡得這麼死,葉翔不得已點了下宋紫妍的百會穴。

宋紫妍豁然醒來,額頭有些疼觸,怒聲道:“誰打我?”

葉翔吧葉無定拖了過來,“是他!”

“王八蛋!”宋紫妍下了車拿出一根小魔棒,點在了葉無定身上。

蒙圈的葉無定還冇有來得及解釋,便發出了一聲大吼:“哇嗷……”

宋紫妍小魔棒中觸發了電流,投進了葉無定的身體中,酥麻酸爽,頭髮都直立了起來,一個跳躍遠遠的離開了宋紫妍,問道:“你手中的棒子是什麼,怎麼可以釋放出這麼恐怖的電流?”

宋紫妍道:“防狼棒一號,小電流,還有特大號,上千伏,一下便能將你電糊!”說完走到車後,打開後備箱。

葉無定諾諾的擦到葉翔身邊:“這丫頭是什麼人?腹黑小魔女!”

葉翔道:“龍國網絡守護者!”

葉無定驚呼道:“是她,我的媽喲,她怎麼來了?”

葉翔攤手:“找我報仇!”葉無定道:“阿門,阿翔,我會為你唸叨南無阿彌陀佛的!”

“滾!”

宋紫妍看著葉翔兩兄弟嘀嘀咕咕說話,眼睛不時在她身上逗留,定然是在談論自己,很不高興說道:“你們在說我什麼壞話?”

葉無定再度離開葉翔的身邊,一副要逃走的動作,“冇有談論什麼,說你長得可愛漂亮!”

葉翔道:“外加腹黑!”

宋紫妍立馬便要拿出小魔棒,這次她的目標是葉翔。葉翔勸解道:“小丫頭,我勸你最好是不要動手,小心我收拾你哦!”給了她一個十分友好的眼神。

宋紫妍咬牙道:“哼,你給我等著!”

三人進入了彆墅,說真的,葉翔非常喜歡這棟彆墅,有一個很大的院落,有半個足球場大,其中有假山,林木,草地,水流,以及池塘。

宋紫妍拖著行禮挑了一間三樓的臥室,直接住了進去,脾氣老大了。

“阿翔,有這個丫頭在,你有得受了!”葉無定回京都的時候,也常去軍隊駐紮地串親戚,早就聽聞這小丫頭的脾氣非常厲害,很多人被他收拾的冇脾氣,招數是在太多了。

葉翔道:“一個小丫頭,翻不出什麼花浪!”

“得,希望你能降服她!”葉無定攤手道。

葉翔問道:“我讓你幫我找得工廠有進展了冇?”

說道這,葉無定問道:“阿翔,你找工廠是為了什麼事情?”

“好吧,以後得請你當總經理的,告訴你,你說我這個手機出世會有什麼影響?”葉翔搖著巴掌大的手機說道。

葉無定可是在生意場上摸爬滾打記載的人,而且很成功了,眼睛一亮:“將會是手機時代的革新,這個總經理我是當定了!”給了葉翔一個地址,還有一個電話號碼,“這是地址,這家公司占地麵積有三千多畝,很大,十五年前成立時投資超過四十億,組裝電腦、遊戲機用品,不過三年前因為老董事長出了事,公司效益下滑,再加上幾個股東撤股以及電腦市場的競、遊戲機在慢慢退出平台,這家公司路快到了儘頭,現在市場價值隻有四五億,三年之內,十倍的縮水!”

葉翔點了點頭,確實是一個大公司,三千多畝占地,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說道:“明天我卻看看!”

葉無定道:“想要盤下來資金需要很多哦!”意思很明顯,你手中的小資產不夠。

葉翔道:“我知道,放心,我能解決!”

“好吧,有事給我電話!”葉無定道。

“OK!”

……

老字號中醫診所,一個噩耗傳來,邱晨晨失蹤了,遭人綁架。

邱尚民看了一下邱晨晨失蹤的路段,便知道是怎麼回事情了,那個區域是羅家的實力範圍之內。

“尚民,該斷得斷,你自己想想吧!”張博弘輕聲說道。

邱尚民道:“我知道,師尊,我這便去走一趟!”

喚來了司機,邱尚民坐上車,徑直去了羅家。

然此時羅家羅人地與羅北福兩叔侄也亂了套,他們確實綁架了邱晨晨,但是人又被他人劫走了,羅北福派出去的人不是死就是半死不活。

“人地,你注意最多,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囂張一世的羅北福此刻也顫抖了。

羅人地咬牙道:“反正邱晨晨已經失蹤了,那就逼著邱尚民為我們羅家出征,讓他屈服!”

羅北福道:“可是最後我們冇法交出人怎麼辦?那老傢夥現在可是先天強者!”

羅人地陰險說道:“若是他回不來又會如何?”

“你是想……”羅北福顫聲道。

“無毒不丈夫!”羅人地狠狠說道。

此刻邱晨晨在一個不明的房間之中,她蜷縮在了角落,若是說一天連遭兩次綁架心中非常害怕的話,那麼現在她是崩潰的,那地上桌子上、板凳上、床上、還有吊燈上全是蛇,各色各樣的蛇。

眼鏡蛇、眼鏡王蛇、白唇竹葉青、蝮蛇、尖吻蝮、舟山眼鏡蛇……還有很多是邱晨晨不知道的蛇,聽得各種蛇的嘶鳴,邱晨晨臉色都發白了,這是一個難以醒來的噩夢。

一個人影走了進來,輕聲說道:“桀桀,小丫頭,你放心,現在還不是你獻祭的時候,我的寶貝是不會傷害你的!”

若是讓蛇郎君見到這人,立馬便能認出這就是他萬惡的師父:陰毒蛇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