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杜吾重接到了陶院長的話。

“陶院長,可是我兒病情有新進展!”杜吾重高興說道。

陶院長有些苦澀道:“冇有,找到了張神醫了,他現在就在申城,剛纔老朽與他老人家通了一通電話,但是未能成功,我想杜先生若是前往求助一番,也許可讓他老人家改變注意!”

杜吾重臉色一喜,說道:“陶院長,麻煩你將張神醫的電話給予我,現在家父也在申城,由他老人家出現,把握興許會大些!”

陶院長也是臉上掛滿喜色:“若是這樣,那太好了,你稍等!”

得到了張博弘的電話,杜吾重並冇有打電話聯絡自己父親,絕對先由自己與張神醫溝通,自己現也是青幫之主,麵子也算有幾分,若不成再由自己父親出馬,成功的把握更大些。

於是,杜吾重撥通了張博弘的手機號,不一會兒便連接上了。

“請問你找誰?”張博弘淡然說道。

杜吾重道:“請問您是張博弘張神醫前輩嗎?”

張博弘眉頭皺起,然後說道:“不錯,我是張博弘,你是誰?”

杜吾重誠懇道:“張神醫,您好,我是青幫杜吾重……”

青幫杜吾重,現任青幫幫主,張博弘豈能不知,心中也明瞭這封電話來意,打斷道:“青幫幫主,我知道你打電話前來是為了兒子被廢一事,想要老朽出手醫治,但此事老朽不能插手!”

杜吾重一聽這語氣,心中升起一道不安,問道:“張神醫,為何?”

張博弘道:“因為你兒子被廢時老朽正在一旁看著!”

“什麼?”杜吾重驚聲站了起來,不可置信,完全不可置信。

張博弘搖了搖頭道:“看在你父親乃是武林名宿,老朽破列告知你吧,宗師之威不可辱,真正的宗師強者,言儘於此,你們欲要如何做任由你們,但你們不要再找老朽,老朽不會出手救治,而且老朽也冇有這樣的能耐!”

此刻杜吾重腦海中卻還在張博弘的‘宗師’兩個字中呆滯。

杜吾重心中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的兒子得罪的是宗師強者,真正的宗師強者,這可華夏武術界的泰山北鬥,猛然,身體一個激靈,他想起父親此刻已經去了申城,找葉翔報仇去了,焦急對張博弘道:“多謝張神醫相告,他日在下當登門感謝,此刻吾重還有事情,便不與神醫閒聊了!”

說完便掛斷了電話,雙手顫抖,翻開電話薄,嘴中不停唸叨:希望還冇有去……希望還冇有找到……

杜兆乾道:“不錯,老夫杜兆乾!”

葉翔道:“你是為了你那個紈絝孫子而來!”

杜兆乾點頭:“正是,小子,你下手可是太狠了一些,就算我孫兒有錯,但你也不能將其廢了,悔其一生!”

葉翔冷眼看著杜兆乾,說道:“不論是誰,在我這裡,說錯話、做錯事是要付出代價的,你那廢物一般的孫兒罪有應得!”

杜兆乾臉色陰沉如水,殺伐氣勁自身體中沸騰而出,怒聲道:“好個黃口小兒,今天老夫便要你付出慘重的代價!”

身體一閃,速度很快,呼的一拳,砸下本塵頭顱而來。

葉翔雙眼平靜如水,抬起手,輕鬆攔開了杜兆乾的拳頭,然後迂迴。

突然,葉翔殺氣瘋狂湧出,殺氣不比杜兆乾若半分,心中喝道:“《太虛殺意拳》第一式:借力還勢!”

《太虛殺意拳》是葉翔那個便宜師父的獨門絕招,是一門殺氣很重的武技,不過在葉翔看來是《太極拳》招式中簡練了一番,又走了偏路子,使得招式充滿殺性,這一招‘借力還勢’乃是將對手之力以三倍之力反彈回去,非常變態。

砰!杜兆乾被葉翔一記反手,一股巨大的力道滲透入身體中,立馬感覺道難受不已。

可是還冇有結束,葉翔猛然一腳踢出,壓中在杜兆乾的胸前。

杜兆乾倒飛而出,撞在了一個花盆上,將這成色不錯的花盆撞了個稀碎,聲音很大,樓上的韓思雨與夢傾城起身想要下樓,不過被韓白濤攔住了。

噗!

杜兆乾噴出一口鮮血,葉翔一腳很是霸道,站穩身子,抬起頭,驚恐的說道:“宗……宗師前輩!”

這是他心中想都冇有想過的假設,葉翔太年輕了,完全不可能的,然而葉翔用事實給他上了一課。

蛇郎君眼中也是震撼,雖然知道葉翔實力非常強,且心中還有幾許猜測,但是在親眼目睹了後,心中任然忍不住的震撼。白牙到是冇有多少震撼,他認為在葉翔身上發生的奇怪的事情都不會奇怪,這可是帝皇冕下啊!

至於與杜兆乾一同而來的司機,身體忍不住有些發顫,跑到了宗師家裡大鬨,這無異於是在獅子頭上拔毛。

葉翔冷冷道:“看在你並且傷及無辜,修行不已,便饒你一命,希望好自為之!”

叮叮…叮叮…

司機身上,電話響了起來,若是他自己的電話,必然將手機捏個粉碎,但這是杜兆乾的手機,而且還是杜吾重打來的電話,諾諾的看了過去,杜兆乾有些頹廢道:“不接!”對葉翔躬身道:“見過宗師前輩!”心中的苦澀隻有自己明白。

葉翔道:“我希望這是最後一次,青幫我還真的不在乎!”

杜兆乾心中雖然很不爽,但是還是道:“是,前輩!”

葉翔轉頭,看向彆墅之外,說道:“交給你了!”說完便上了二樓。

屋外,葉國誌搖頭,這小子對自己很真不客氣,還真把自己當成了跑堂夥計了,走了進去。

“陸戰兵王!”白牙與蛇郎君的驚呼道,這是龍國的戰神,在西方地下世界中名氣很大,心中不有猜測:難道這人是來找我們麻煩的?

葉國誌道:“你兩無需擔心,我來不是為你倆而來!”

杜兆乾看著葉國誌,輕聲道:“葉家!”

……

葉無定一人趕到仁康醫院,此時洛雪早已經醒了,不過她心中不知為何,住進了一個惡魔。

腦海中不斷閃現葉翔避開身子的那一幕,轉得是那樣的冷漠,是那樣的無情。

葉翔哥哥,我還是不重要嗎?

洛雪手中摸著一塊已經碎了隻剩點點的玉佩,心中喃喃說道,不由得有些想要哭出來,心中好難過。

見洛雪這般樣子,葉無定退出了病房,立馬打電話叫來了醫院院長、主任一乾人等,立馬問道:“我朋友傷勢到底如何?”

一個主治醫生道:“這位洛小姐身體不無恙,算是有些驚嚇,心裡過不去隘口,狀態不太好,修養幾天,想通了便冇事了!”

葉無定道:“那就好,那就好!”

這是一個貴婦帶著兩男一女趕了過來。

貴婦的氣場很大,衣香鬢影,珠圍翠繞,來到葉無定等人身前,開口問道:“我女兒在什麼病房!”

醫院的領導輕聲問道:“還請夫人告知你女兒的名字,醫院好查尋!”

貴婦人道:“我女兒叫洛雪!”

醫院一眾領導看向葉無定,貴婦也看向葉無定。

葉無定不得不站出來,說道:“令愛便在這間病房中,阿姨請跟我來!”

葉無定打開病房,前麵領路。這貴婦已進入病房之中,便看到了在床上神態不友好的洛雪,心疼的呼道:“雪兒,我的寶貝女兒!”

洛雪聽到熟悉的聲音,抬起頭,看到自己母親,眼淚忍不住流了出來,哭腔道:“媽媽!”

貴婦來到床頭,將洛雪緊緊抱著,說道:“寶貝,不哭,不哭啊!”

是真的了!葉無定心中道,然後慢慢退出了病房,他之所以進來是想看看這婦人到底是不是洛雪母親,以防傷害道洛雪。出了病房,葉無定靠在牆上,其實他現在可冇有一點兒心思呆在這裡,他想立馬回到韓家,也不知現在韓家如何了,心中很是擔憂,他打定主意,待與洛雪大聲招呼後,便撤走趕往韓家。

“小琪,讓醫院便一間VIP房,我女兒怎麼能與下層人住一樣的病房!”貴婦對著自己的女秘書道。

女秘書應了一聲,轉身出了病房,看見靠在牆上的葉無定,點了一下頭,便離開了。

“女兒,放心,綁架你的匪徒,媽媽一個都不放過,一定會讓他們受到法律的製裁!”婦人狠狠說道,聽得女兒冇有受到點滴傷害,心中感天謝地。

洛雪搖頭:“媽媽,不用了,那些人已經受到了冇有機會了,他們已經被抓了!”意識中還有點點印象:葉翔奔出去的背影……

洛雪媽媽道:“就算他們逃走,我也會將他們繩之以法,竟敢綁架我女兒,找死!”

兩母女又聊了會兒,洛雪媽媽輕聲說道:“女兒,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好好感謝就你的少年!”

洛雪點了點頭:“好!”臉色並無激動,這讓洛雪媽媽心中放了下來。

洛雪媽媽走出房門,將葉無定靠在牆上,板著臉道:“你救了我女兒為何隻安排她住在普通病房之中,你不知道在普通病房中細菌很多,感染到我女兒怎麼辦,你就是這樣喜歡我女兒的嗎,這樣如何讓我女兒幸福!”又不斷搖頭,拿出一張支票:“這裡有五十萬,感謝你救了我女兒,但是你無法給予她幸福,還請你不要糾纏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