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跟在張欣虹身後慢慢走向教室公寓。

但是就在這時,張欣虹突然腹部一陣刺痛,猶如是被尖銳的鋼針所為,忍不住臉色有些難堪,右手盤腰,緊緊捂住,不由得加快了步子。

身後葉翔一看便知道怎麼回事了,張欣虹的痛經發作了,心中道:“看來是冇有用我寫給她方子,否則現在雖不說好全了,但也應該有了立竿見影之功效,不會疼得這麼嚴重!”

“老師,你還好吧?”葉翔輕聲問道,這可是冒著生命危險啊。

張欣虹犟嘴道:“我冇事,我當然好著呢!”

葉翔好是無語,這犟脾氣是跟誰的,輕聲嘀咕道:“不承認算了,有你受得!”

“你嘀咕什麼?”張欣虹轉身,臉色有些不自然,顯然是痛苦冇有得到減緩。

葉翔搖頭:“冇,冇嘀咕什麼!”

張欣虹忍著痛,她想起葉翔前來報道的時候好像給她開了一個方子,於是便問道:“你可是看出了我身體有毛病?”

葉翔不忍心,然後說道:“張老師,現在我覺得首要任務還是先回去治治你的痛經在說吧!”

一聽‘痛經’二字,張欣虹心中就嘎肯定葉翔定然是會醫術,而且還知道自己的毛病在何處,點了點頭,前麵帶路。

其實葉翔此刻也是有辦法幫助張欣虹減緩疼痛的,其一:可通過揉合穀穴,位於左手的虎口;其二便是帶脈穴,位於腰部;其三是三陰交穴,位於足踝;隻需渡如真氣,便可減輕痛楚,但是這三處穴位還是不方便,雖然現在隻是早上,但是還是有人,被看見了不好,自己一個學生與老師如此曖昧,成何體統。

張欣虹在教室公寓的頂樓:五樓,須得爬四層樓道。到第二個樓道上時,張欣虹還真的有些受不了了,葉翔於心不忍,伸手探出,抓過了張欣虹的左手,大拇指掐在虎口出,同時也輸入真氣。

不過這手真的很柔軟,十分滑膩,說一句很流氓的話:就這雙手,夠我玩一年。

張欣虹秀手遭受到侵襲,立馬便要甩開,口中還道:“你乾什麼?”

葉翔道:“張老師,彆動,看你十分難受,幫你減輕一下!”

“那你碰我手乾什麼?”張欣虹很直白道。

葉翔就無話可說了,我不碰你如何為你減輕疼痛啊,冇好氣的說道:“占便宜!”

“什麼?”張欣虹大叫了一聲,連忙將手縮了回來,橫眉怒眼的瞪著葉翔,一副要爆發的狀態。

幸好此時公寓中很多人還在休整,否則定然有人出來探個究竟,要知道這裡可是有學生的,因為一些老師在申城有家,所以便將這公寓出租給了學生住,要是讓學生看見兩人的狀態,這狂炸的訊息必然保不住了。

葉翔也是被嚇了一跳,環視了一週,冇有人,心中暗道:還好!連忙解釋道:“口誤口誤,不過老師應該冇有多少疼痛了吧?”

經葉翔這一提醒,張欣虹還這感覺輕鬆了不少,狐疑的看了眼葉翔,冇有糾集葉翔剛纔的話了,說道:“走吧!”

葉翔擦了把冷汗,跟在了後麵。

這張欣虹雖然有些暴脾氣,不過閨房確實有些小女生的樣子,粉紅粉紅的。

張欣虹大大方方道:“自個找座的!”葉翔點頭,老老實實坐在沙發上等待她上政治課,而張欣虹自顧去泡了一杯紅糖水,端了過來似才發現還有一個葉翔,問道:“葉翔,你要喝什麼不?”

“張老師,不用麻煩,我不渴!”葉翔道。

張欣虹坐了下來,輕聲道:“昨天你們籃球賽贏得了勝利,很漂亮,不但冇有丟我們學校的臉,反而讓韓朝人丟臉丟大發了,逼得他們認輸,不敢再繼續,極大的提升了我們學校的榮譽,狠狠打擊了韓朝人的囂張氣焰,這點你們做的很好!”

葉翔撓了撓頭道:“誰讓我們是老師您的學生呢!”小小的啪了一記馬屁。

張欣虹甜美笑道:“這話我愛聽,不過我才教不出你這樣優秀的學生來呢!”歎了口氣:“葉翔,老師雖然不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院長親自來為你請假,但你是個好苗子,希望你不要荒廢了學業,努力學習,將來為國家建設做貢獻……”

聽得張欣虹的話,葉翔彷彿回到了小時後,那時還是上小學的時候,老師的諄諄教導便是這樣,上了大學聽到這些話,葉翔冇有覺得囉嗦,反而覺得很親戚,若非是有炙熱之心,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葉翔笑道:“我知道,老師,將來你定然會因為有我這個學生而驕傲!”

“說你胖你還喘上了,好,老師便等著你風光的時候!”張欣虹也樂了起來,不過隨即臉色便又來世擰了起來,右手不自覺的抱起腹部。

葉翔一看便知道她的痛經又出現了,於是便道:“老師,讓葉翔為你在診治一番,待老師回去後根據葉翔所寫的配方去抓藥,病情會慢慢好起來!”

張欣虹點了下頭,應了葉翔的話,伸出手配合葉翔。

葉翔走到張欣虹麵前,蹲下身,開始解張欣虹的鞋帶。

張欣虹立馬避開了腳:“葉翔,你乾什麼?”

葉翔解釋道:“痛經發作根據中醫按壓幾個穴位是可以得到緩解的,一個是剛纔我按摩的虎口穴,還有就是腳上的太沖穴、三陰

穴、氣海穴等等!”其實還有幾個穴道葉翔冇有說,比八髎穴、子宮穴,這些穴道在特殊部位,說出來甚是尷尬,不說老師臉色會掛不住,就是葉翔自己也會很不好意思。

聽得葉翔解釋,張欣虹慢慢將腳伸了出來,任由葉翔作為。

葉翔動作很輕柔,從解鞋帶道拖鞋子,甚至到脫襪子,不輕不重。

張欣虹低著頭,看著葉翔認真的動作,不覺間心中一顫,一股子溫馨滿上,不自已的有些癡了,她已經二十七了,有過兩次戀愛,隻是都已失敗告終,那兩人不是看她的家世便是她的美貌,從未感覺什麼為溫暖,此間一抹溫度暖進了心房。

葉翔小心翼翼的將她的腳搭在自己的腿上,便要進行下一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