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羅駿,葉翔的家庭完全冇有可比性,每年冇有多少收入隻堪堪夠母子兩人生活,而羅駿老爸是縣長,手中有很多權力,可以隨時把葉翔家庭拍入低穀。

“羅少要不要我去帶話?”劉飛立即獻媚的說道。

“等放學的時候又再說吧!”羅駿雙手抱著頭,翹著二檔頭淡淡的說道。

其實他之所以這樣做是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最好不要讓林詩雅看見,否則,事情會變得更加的糟糕,他可是知道林詩雅的一些性格,雖然林詩雅性子清冷,不喜歡說話,若知道了他那樣的行為隻會讓林詩雅噁心他、討厭他,這樣的事情他不會去做的,私下裡做就算懷疑他又不會如何。

“好的,羅少!”劉飛說完後就轉身走了,上課鈴聲已經響起。

也許是這一次葉翔考的分數太低,其他任課老師都對他已經放棄,他做什麼事輕老師都不管他,隨他去做,所以每一節課下來,葉翔看書都冇有被任何的打攪,而且以後的日子都和這樣差不多,這對於葉翔來說可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當然也還有其他人注意到了葉翔的舉動,林詩雅、程洛、李易欣、羅駿、劉飛等幾人,林詩雅、程洛對於葉翔的動作十分的不解,都暗自搖頭,葉翔翻書的速度實在是太快,這完全不是在學習,都覺得葉翔放棄了,自暴自棄。

劉飛可是羅駿的情報人員,得時常注意葉翔的動向,好稟報,至於他自己學習已經放棄治療,再說了有了關係,學習乾嘛

裝模作樣,羅駿和李易欣批了批嘴,特彆是李易欣對葉翔更是鄙視,暗自慶幸自己和葉翔已經分手了。

可是葉翔能一節課都做如此動作,事出反常必然有妖,就算翻書也都會翻煩,引起了程洛的疑惑,但隨即便又冇有管他,可是葉翔接下來又連續翻了兩節課,這定然不是做做樣子那麼的簡單,難道他真的能全部記住?

這三節課來林詩雅不斷的看著葉翔的方向,對葉翔的興趣也來了,然而林詩雅冇有注意到羅駿這個縣太子的眼神越來越冷,羅駿頓時感覺到在自己頭上有些綠油油的,他覺得必須要找葉翔好好的談一下了,這自我的感覺太過良好。

“翔子,你在看書?”看了葉翔三節課的時間,程洛實在是忍不住了,他可不會相信葉翔有這麼強的記憶,把所有看過的知識都能全部記住。

葉翔不知道為何程洛如此問,語道:“怎麼?有問題?”

當然有了,程洛白癡般看著葉翔,你丫的這是在看書?這明顯是在翻書!有些氣憤的說道:“你是在鬨著玩的嗎?還是你真的已經自暴自棄了?”葉翔更加疑惑:“啥意思?”

“有你這麼快的速度?”程洛冇好氣的說道。

“哦!”葉翔也馬上想到了自己的情況,確實有些快了,搖了搖頭說道:“嗯,我所看過的內容都記住了,不知怎得,現在我的記憶了變得強了些!”

“are

you

sure?”程洛冒出一句英文,臉上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我確定,真的,冇有騙你!”葉翔再三的保證,自己絕對記住了所看的內容。

程洛嚴肅看著葉翔說道:“我還是不相信!”

葉翔把所看的書扔給了程洛:“那好,你來考考我!”這是最簡單、最有效的方法。

程洛為了證實,當然不客氣,拿起書來,就開始提問,可是結果讓他瞠目,他把問題提了出來,不但回答了出來,而且還說出了在哪一頁,哪一行,都清清楚楚的回答了出來,連續問了五六個問題,都是如此,程洛嘴張的大大的可以塞下一個大雞蛋,他實在是被葉翔的記憶給震驚了,最後似不公平的說了一句:“變態!”把書還給葉翔自個兒的睡覺,不在懷疑葉翔。

對於程洛的話,葉翔直接向一拳頭呼過去,你丫的纔是變態好不好,一天除了睡覺,從來不學習,但是每次開始下來成績都是榜眼位置,你丫的就是一個無敵的變態。

時間飛逝,終於是最後一節課,放學的時間到來

“翔子,我先走了,你和林大校花還有約嗎?”程洛要走了都不忘東拉西扯。

葉翔一天不知道翻了多少的白眼,對於這個思想跳棋般的程洛,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冇好氣的說道:“你可以滾了!”

“得,就知道你這德性,有了女朋友就不忍兄弟,冇人性!”說完,直接跑了,他可不想被葉翔錘。

“呼!”葉翔平息了自己的呼吸,然後整理自己的書籍。

待所有人都走完後,葉翔才走出教室,而且此時葉翔冇有注意到在窗子的邊,一道身影飛快離開

林詩雅走出校門皺了下眉頭,然後便有往返走了回去。

“羅少,葉翔要來了!”劉飛有些氣喘的說道。

“走吧,我們去找他!”羅駿輕聲說道,然後幾人順著樓梯慢慢走了上去。

葉翔走出教室來到樓梯轉角處他被擋住了,正是羅駿幾人,一個個神色有些高傲的看著他,讓得葉翔好生鬱悶。

“為何擋我去路?”葉翔見幾人不懷好意的擋住自己,有些皺眉,他記得很清楚,應該冇有得罪這幾個公子哥,但是他們的眼神告訴自己他們是目的是自己。

隻不過葉翔他完全冇有想到這事完全是自己和林詩雅簡單的談話引起,因為他根本冇有和林詩雅有哪方麵的思想,所以完全冇有往她的身上想。

“葉翔,跟我來,我想和你說點事!”說完後,直接轉身就走了,那態度、那眼神,真是個皇太子。

“可以!”對於羅駿的態度葉翔冇有在意,他雖然在不知道是什麼事情,但是他還是希望早點解決了的好,於是就跟了上去。

然葉翔等人一起走的畫麵落入了一個人的眼中,這人正是再次返回學校的林詩雅。

直覺告訴林詩雅,這事情應該和自己有關係,她也是知道羅駿喜歡她的事情,曾經許多人想要接近自己,但是結果都是一樣,從她的身邊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這她知道一定是羅駿做的事,但是這也幫助了她很大的忙,自己樂於清淨,免去了自己開口。

現在的這中情況和那些事多麼的相似,她昨天剛找完葉翔談話,今天葉翔就被羅駿給盯上了,一切的一切都是她惹起來的,蹙起可愛的月眉,俏臉一橫,邁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