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白濤離開後,本塵玩了會兒手機,便打算睡覺,然而樓道上再次想起了腳步聲,老遠便可聞到那誘人的氣息,不用猜,來者正是夢傾城。

“啪啪”夢傾城敲響葉翔房門,“葉翔,可是睡了”

葉翔打了個哈欠“在做夢”

“這樣啊,我進來與你一起做如何”夢傾城蠱惑道。

葉翔“我做的是春夢”

夢傾城“我穿得是睡衣,還是透明的”

葉翔本能的身體一熱,似有抖動之態,腦海之中不由得會浮現那種場麵,真是受不了,暗舒了口其,開了房門走了出來。

當然夢傾城不可能是穿得睡衣。

葉翔上下打量了一番“有事”

“色狼”夢傾城冷哼了一聲,轉身走向客廳。

色狼葉翔真的有些懵,這話從何說起,他何時占得色狼一詞了。

這當然是那一眼的打量所引起的了。

“說吧,可有事我要睡覺,喜歡一個人睡”葉翔走了過來,躺靠在沙發上,有些個不耐不煩的樣子。

喜歡一個人睡夢傾城緊握了一下秀拳,恨不得衝上去給葉翔兩拳來者,不用說這多,打死我也不會傷你的床。

冷靜了下來,看著葉翔“今天謝謝你救了思雨”

葉翔擺手道“這話說得見外了,本質工作”

這話一聽就來氣,從得葉翔的語氣好像若不是因為當了這個保鏢,他就不會出手幫助韓思雨,夢傾城道“有必要這樣,思雨已經知道錯了,何必要斤斤計較你說你一個大男人,能不能不要這麼小心眼”

葉翔道“你們感謝我都讓我感覺到煩了,難道讓我坦然接受”那意思是冇有必要為了這事兒一個勁一個勁的道謝,聽得乏味。

好吧

夢傾城也是啞口無言,搖了搖頭,看向葉翔,想到了今日在宴會上的事,說道“冇有想到我們葉家大少果然是深藏不漏”葉翔認真說道“我不是什麼葉家大少,請慎言”其實這兩年來葉翔查了很多東西,聽得一些二十年前發生的事情,不過都是隻言片語,起起落落能組成一個不算完美的是故事,知道二十年前母親是如何離開了葉翔,瓢潑在外二十年,他心底反感,葉不葉家大少暫時未定。

瞧得葉翔不是開心的樣子,夢傾城冇有說話,一提到葉家,葉翔就存在芥蒂,會不大喜歡,她很想知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究竟是什麼曲折影響到了葉翔。

“好,好,不是不是,不過你怎麼認識斯卡倫大師的還有老幸德又是誰”夢傾城溫柔微笑,轉移了話題,這是困了他一天的問題。

今日與那斯卡倫大師簽約合作,斯卡倫大師生怕得罪自己,大頭好處都主動讓出,給了自己,還生怕引起自己的不喜,這完全是在給自己送錢,夢傾城內心很惶恐,她知道這一切都是葉翔的功勞。

“這個,我不認識這斯卡倫,不過他師父的師父有過幾麵之緣,就這樣”葉翔冇有多解釋,攤手道。

夢傾城雙眼看著葉翔我信你個鬼

不過夢傾城知道再問下去葉翔定然會煩,葉翔不想說就算她使出渾身解數,也都冇轍,那嘴嚴得更絕壁岩縫,敲不動。

“不想說拉倒”夢傾城生氣似的道。

葉翔道“說了你也不信”

夢傾城詆譭“你不說叫我如何信”

“算了算了,冇事了吧冇事就走吧,翔哥有事,今夜的補充精力”葉翔一點都冇有紳士風度,不客氣攆人。

夢傾城氣急,從來冇有見過這般毫無氣度的人,說道“我就不走”

葉翔站起身開始走動,撇了撇嘴道“這是客廳,又不是我房間,其實隻是攆你意思意思一下,當然若是你去得我房間,怎麼說呢孤男寡女公出一室,**、激情四射,發生一些瘋狂的事兒也是情有可原,再者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你說是吧”說著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意思是包你滿意。

說得是亂起八糟。

夢傾城果然臉色嫣紅一片,整個人若那熟透了的水蜜桃,十分誘人,氣急敗壞的吼道“滾”撈起一個枕頭,向得葉翔頭上砸去。

葉翔躲過枕頭襲擊,進入了房間中,伸出個頭再次道“不過咱翔哥可是正經人,我得把門鎖嚴實點兒”不待夢傾城有所反應,砰的一聲關嚴了門。

夢傾城直氣得身體哆嗦,她現在最想做得事便是衝進房間,然後一把捏死葉翔,再把他丟在水池中去,浮屍三日,以泄心頭之狠,不過這隻是想象,若是真的衝了進去,葉翔獸性爆發,恐怕不是她掐死葉翔,而是被葉翔吃個乾淨。

努力平複起伏的胸峰,罵了句混蛋離開了客廳,不過就算憤怒也不忘關燈。

葉翔在房間內聽得客廳的夢傾城氣急敗壞的動靜,搖頭笑了笑,關了燈躺在床上,睜得眼睛冇有睡意。

黑夜很黑卻鎖不住那一雙清亮的眼眸,宛若寒月,閃著幽幽的光芒芒。

葉家,四九城四大家族之一,當然在整個龍國,那也是數一數二的絕頂家族,地位無人可撼動,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巨無霸。

二十年前,秦淑玲可是一個天才嬌女,上得是龍國第一學府,當時葉家葉國盛也是才華兼備,上得同樣一所學府,正所謂才子配佳人,兩人相遇相愛,一度被傳為佳話。

隨著時間逝去,兩人感情迅速升溫,到了談婚論嫁之時,隻是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秦淑玲帶著身孕屈辱的離開了京城,連學業都冇有結束,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冇有人清楚,外界各說不一。

葉翔冇有細查,他知道母親是屈辱離開了葉家,不管什麼原因,這一點就夠了,他決定要為母親討個公道,本來以母親的才華,哪能去買菜這種工作,但是為了逃避葉家的探查,偽裝了自己,過了心酸的十八年,嚐遍了時間苦。

所以葉翔對葉家冇有太多的好感,一提及葉翔就會有淡淡的仇恨意識,本能的反感,但是葉無定及葉國誌兩人是真心待他,把他當做了親人,對這兩人生不起恨。

不過葉翔知道他現在與葉家的差距還有一些,但葉翔堅信,不久的將來,他很快便會超越。

閉上眼,淡去了思緒,緩緩進入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