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收起電話,對著斯卡倫說道“老幸德應該是你的師公,看在老幸德的份上,在龍國若遇得麻煩,可打我的電話”

斯卡倫聽了翻譯,立馬紅光滿麵,隻是還未等他說什麼,女翻譯官手中的電話響了起來,斯卡倫的注意力立馬被解散,這電話是他的,秘書生了病,隻得讓給女翻譯官拿著。斯卡倫對著葉翔抱歉看了一眼,順手接過電話,當看都手機上的號碼時,立馬恐慌了起來。

“aster”斯卡倫大師還未說完,幸德庫絲奇直接大吼道“isidkursch”那聲音隔得話筒都能清晰聽出。

斯卡倫腳都有些顫抖,手不停的擦拭著冷汗,一個又一個的保證,那碩大的頭似不要能量,不斷點不斷點

洪尚飛麵色陰沉了下來,他的打算失落,從斯卡倫的表現中,知道冇有半點機會,默默的離開了,冇有多少人注意。

夢傾城和葉無定就是一臉懵態,隻待最後問葉翔。

宴會中其他人也是注意到斯卡倫的變化,一個個摸頭不著耳,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怎麼回事斯卡倫大師精銳對於那葉翔如此恭敬,這葉翔究竟是何方神聖”

“確實難以想通,斯卡倫大師在國際上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師,就算葉無定很有關係,但也不能讓的斯卡倫對葉翔這樣畢恭畢敬吧”

“難道那葉翔的身份不簡單”

“這葉先生果然厲害,竟然可以讓得國際赫赫有名的大師這般尊敬”苗二晨稱讚道,眼中泛起幾許光芒。

苗一晨道“這葉翔不簡單,他定然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地方”

苗二晨撇了撇道“也許是故作神秘”

苗一晨道“口是心非”

斯卡倫捱了幾分鐘的訓斥,恭敬把電話遞給葉翔“honoraberye”女翻譯官“尊貴的葉先生,幸德庫絲奇大師想與您通話”斯卡倫很害怕,連手都是顫抖的。

葉翔結果電話“老幸德,你這暴脾氣還是那樣”幸德庫絲奇哈哈道“冕下,斯卡倫那老小子有眼無珠、老眼昏花,得罪了您,簡直不像話,得敲打敲打他”葉翔無奈歎了口氣,說道“哪有你說得這般眼中,他不過是來尋求合作夥伴,且他設計的服裝好像還不錯,深受很多人的喜愛”

“冕下大人,你是要找他為您製作衣服嗎nonono,我尊敬的冕下大人,斯卡倫那點微弱的技術哪裡配為您做衣服,大人,若您需要衣服,不出十天,仆人便為你量身打造出精美的衣服”老幸德捶胸頓足道,生怕葉翔答應了斯卡倫的要求。

這個急脾氣

葉翔心中無奈道,他話還冇有說完呢,不過對於老幸德的設計那是非常稱讚,說道“老夥計,說實話,你做得衣服穿起來就是舒服,等過些時日我會讓你幫我設計些服裝,給我的親人所用”

老幸德感激涕零的說道“能得到大人的讚美,就是我的榮譽,冕下大人,聽得您說斯卡倫是去尋求合作夥伴是吧”葉翔道“他的意圖是這樣的”老幸德道“冕下,煩惱您把電話給他”

葉翔聞言,把電話遞給了斯卡倫。

斯卡倫躬身接過電話,又是一陣猛烈點頭,最後又想把電話遞交給葉翔,葉翔擺了擺手道“不用了,讓那老幸德少操勞,多注意身體”

幸德庫絲奇掛斷電話後,立馬吩咐道“所有人立刻停下手中的工作,休息兩天,把所有的材料備足三倍以上,推掉所有訂單”

艾克牧蒂詫異道“老師,這許多都是皇室成員”

幸德庫絲奇道“你知道嗎剛纔是冕下大人電話中,要為親人製作服裝,什麼皇室可以和冕下相體並論”

艾克牧蒂右手握拳吹在胸前,恭聲道“為冕下大人服務”其他人也是同樣的動作,說了這句話。

幸德庫絲奇又道“叫你那天賦微末的記名弟子給我學會龍國語言,用英語對冕下大人說話簡直是對冕下大人的侮辱,若是學不會,讓他不要出現在冕下大人的麵前”

“是”艾克牧蒂冇有半分遲疑或者不喜。

“你們還有事”葉翔遲疑問道,事情都已經解決了,但是斯卡倫幾人還是躬身立在他的身旁,一副還有事情的樣子。

斯卡倫說道“honoraberye”葉翔隨即想明白了,打斷道“你們是想尋求合作者是吧,這事找我不起作用,找她”葉翔指著夢傾城“她是這方麵的專家,隻要讓她高興即可”

“yes,yes”斯卡倫馬上轉向夢傾城,但是因為有葉翔在,不敢坐下來,他很清楚,就算讓已經走在服裝設計巔峰的師公來也隻能站著。

葉翔搖了搖頭道“傾城姐姐,我還是去其他地方溜達一圈,合作的事情你們自己談,尺度你自己把握”說完站起身來便走了。葉無定也立馬起身手搭在葉翔的肩膀上,好像關係十分要好

“噓”斯卡倫摸了一般汗漬,撥出一口濁氣,好像是逼壞了一般,顫顫巍巍坐了下來。

夢傾城實在無法想象事情發生成這樣的局麵,對於葉翔的身份也是越來越好奇了,問道“尊敬的斯卡倫先生,可否告知我關於葉翔的事情嗎”

“sng”斯卡倫搖頭。女翻譯官“夢女士,對於葉先生,我也不知葉先生的任何資訊,我師公也冇有透漏給我”

夢傾城有些失望“這樣啊”

葉翔與葉無定兩人走向苗氏兄弟,葉無定說道“你怎麼認識那兩個傢夥的”

葉翔道“一麵之緣”

葉無定道“不會吧,一麵之緣他們竟然會幫你”

葉翔道“我比較有魅力”

葉無定“”

看到葉翔和葉無定到來,苗氏兄弟站起身迎接“葉先生”至於葉無定完全冇有大招呼的意思。葉無定嚷嚷道“我說你們兩個過分了啊,再說我也是客人,打個招呼會死”苗二晨眨了眨眼睛“可是我們的關係冇有那麼好”

葉無定“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