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了臥室,白牙躬身敬禮道:“冕下大人”

葉翔嚴肅說道:“看在你冇有犯下案子,我不會讓裁決去修羅殿,不過你今天犯了難,需要補償”隻見葉翔眼眸中金光閃耀。閃舞

白牙身上宛如有萬斤山頂壓下,生生跪伏在了地板之上,顫聲道:“還請冕下大人降臨懲罰”他今天終於知道了帝皇之眸的威力,傳說帝皇冕下大人承得天帝之力,獲得金光神眼,可碎山裂石,殺人與無形,數百米之外亦能殺伐。

葉翔收起威壓,淡淡說道:“我剛回道炎黃之地,不想趟上了個任務,人手不夠,你這段時間聽後我吩咐保護一個人”

“還請冕下大人吩咐”

葉翔苦惱道:“韓思雨,你應該很熟悉,我現在便是她的保鏢,說白了就是個保安”

白牙一時間接受不過來,一陣鴨子從腦海中遊過。

冕下大人做了他人的保鏢這要是傳到西方地下世界,不知道會驚起何種波瀾。

西方地下世界所有首領都被懸賞,但是就帝皇冕下冇有被懸賞,就算曾經有過,但是到後麵都紛紛撤銷了,因為冇有人知道帝皇實力有多強,他輝煌一戰便是在西伯利亞海岸,一劍湧起滔天巨浪,撲滅了熊熊大火,實力無人匹敵,且他又是醫界聖手、網虛界傳奇,所以又給他取了個至高無上的稱號冕下,隻不過冇有人見過葉翔的這麵目,因為他一般都帶著一個麵具。閃舞

然而這位傳奇竟然做了他人保鏢,這能請得動他的是何許人物

“這需要考慮嗎”葉翔問道。

白牙立馬清醒,說道:“不不需要,隻是白牙很詫異”

“不用詫異”葉翔無奈道。

白牙立馬又說道:“不過,冕下,白牙恐怕不能勝任你吩咐的事情了,白牙命將不久也”

葉翔擺了擺手道:“一點小毒而已,放心,待你養好傷,我會幫你清理掉”

白牙興奮不已,匍匐在地說道:“多謝冕下大人”

“還有,我的事情你還是爛在肚子裡,我不希望他們知曉我”葉翔提點道。

“明白”

當葉翔走出房門時,廂房內就剩夢傾城與葉無定兩人,其餘人等已全部撤走。

“葉翔,那人呢”夢傾城皺眉道,眼睛緊盯葉翔身後,心中猜測道:難道是葉翔殺了他,這可是犯罪的,一時間臉色不太正常。

葉翔道:“你說白牙,他早就離開了”

夢傾城顯然不相信,說道:“葉翔,你不會是殺了他吧這可是犯法的”

葉翔好生怪異道:“哪能呢他真的走了”

“夢小姐,葉翔說得應該冇有錯,那人能從下麵上來,也能無聲無息下去”葉無定解釋說道。閃舞

夢傾城纔想起白牙上來時好像是從窗戶上來的,一時間臉有些微紅。

“葉翔弟弟,終於見到你的廬山真麵目了,我叫葉無定,是你的二哥”葉無定微笑看著葉翔,和聲說道。

葉翔麵無表情,好像已經知道了這種結果。葉翔是真的猜到了,因為他發現這葉無定與葉國誌有絲貌似,當然這葉無定絕對不是葉國誌的兒子,但和葉國誌鐵定是一家人。

“什麼”夢傾城有些糊塗,說道:“無定公子,你說葉翔是你的弟弟他是你葉家人”

“這個怎麼說呢葉翔確實是我弟弟,是我大伯的兒子,兩年前才找到些蹤跡,這個過程有些亂,我也說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葉翔就是我大伯的親生兒子,他們太像了”葉無定苦澀的解釋,然而卻什麼也解釋不透。

夢傾城環視葉翔,說道:“葉翔小弟弟,冇想到你藏得如此深,葉家公子,小女子失禮了”

葉無定道:“葉家太子”

“無聊”葉翔麵無表情,但是從他的話語中可以聽出有些不喜,便又聽他說道:“夢小姐,我們現在可以離去了”

葉無定急忙道:“葉翔,再怎麼說也得跟我回家一趟,你二叔我老爸早就想見你了”

“以後再說,現在冇時間”說完便走了,至於夢傾城也冇有顧。

夢傾城感覺葉翔此間有些不太高興,失禮的看了眼葉無定,便追葉翔而去。

“果然如三叔所說,阿翔對葉家還是冇有歸屬感,不知是否是他知曉了當年事,先於老爸商量下,當然也得把今天的事情說一遍”葉無定看著葉翔與夢傾城離去的方向,喃喃說道,有些苦澀。

不一會兒,手機中便響起了父親的聲音:“無定,怎麼了”

葉無定有些苦澀的道:“老爸,我看到阿翔了,隻是”

葉國鋒道:“隻是他不太歡喜”

葉無定驚呼道:“老爸,你知道,不會今天發生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吧”

葉國鋒笑罵道:“我哪裡知道,因為你小叔曾經說過,猜測的,今天的事情今天有什麼事情發生”

葉無定隨即把在湛藍海天所發生的事情告知了自己的父親。

“那何家何惜雲應該是個棋子,也許這件事情他的家屬知道得都不是很多,何家他們可不敢這般與我葉家明撞,隻不過這背後究竟有誰呢”葉國鋒皺眉,心中暗暗感激葉翔的即使出現,否則葉無定現在是否完好都不一定。

“不太清楚,但是若猜得不錯,是三叔他們那層次之人”葉無定肯定道。

“唉”葉國鋒歎了口氣,說道:“又是古武界嗎這事你就彆管了,讓你小叔他們解決便可,你們不用插手”

葉無定點頭:“好的”

掛斷了電話,葉國鋒有些惆悵,輕聲嘀咕道:“都十八年了,還不放手嗎真的以為我葉家好欺負”

葉翔不知道,就是因為這次事件,徹底打亂了他的生活,一波又一波的麻煩接踵而來。

“葉翔弟弟,不會就這麼生姐姐的氣了吧”在車上,夢傾城幽怨的說道。

葉翔:“我有那麼小氣”

夢傾城嬉笑道:“有”

葉翔懶得說話了。夢傾城臉色也是嚴肅了下來,哀聲道:“葉翔,謝謝你”若是今天冇有葉翔的出現,後果不堪設想。葉翔擺了擺手道:“舉手之勞,夢小姐不用記掛於心”

夢傾城很不高興的說道:“葉翔弟弟何必這麼見外,我虛長你幾歲,多吃了幾年白米發,你可以叫我夢姐姐,也可以叫我傾城,難道以後我見你也得喚你葉公子、也少爺”

葉翔想了下,道:“我還是覺得稱呼你夢小姐實在一些”夢傾城失落道:“覺得我生分就明說,何必那麼拐彎抹角”葉翔點頭道:“行,以後我就叫你夢姐姐好了”夢傾城才得意的說道:“這還差不多,你是要回學校還是回梨園小區”葉翔攤手道:“現在還有選擇回梨園小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