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可聞言,心不自然便提了起來,神色激動,臉上瞬間便掛上了淚滴:“曹爺爺,是不是我爺爺出事了”

曹熙烜神色有些黯然,聰明的唐小可馬上便知道猜出了事情,眼眸有幾許呆滯,嘴中喃喃說道:“不會的,爺爺定然不會出事,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眼淚如珠子般滑落,身體有些踉蹌,似要昏厥。

葉翔點中唐小可至陽穴,舒緩壓力。

“葉翔,求求你,救救我爺爺”唐小可清醒,泣聲對著葉翔道,邊說邊對葉翔下跪。

葉翔哪讓她下跪,急忙扶了起來,說道:“放心,我竭儘所能”

眾人感到手術室,葉翔、張博弘、曹熙烜等人進了手術室,唐小可及幾個專家留在了外麵。

手術室,儀器上,唐老爺子心跳速速越來越慢,波紋越來越小,欲要趨近直線。

葉翔進入後抓起唐老爺子的手腕,便開始診斷起來,片刻後抬起頭,怒問道:“剛纔誰執刀又是誰打的鎮心劑”真氣不斷輸入,平衡唐老爺子心臟的衝撞。

張博弘聞言後臉上怒容,大聲說道:“說話啊,為什麼要給唐老打鎮心劑”

曹熙烜問道:“張老哥,怎麼回事”

張博弘道:“唐老有葉先生引導的內氣護住心脈,可防止唐老手術期間心臟驟停,然應是在手術不當使得唐老爺子心率加快,所以他們打了鎮心劑,讓兩種虛無之力衝撞,若是常人到是無事,但是唐老已經高齡,很容易造成這般情況”

曹熙烜也是憤怒說道:“盧江,到底是怎麼回事”此人便是主刀手。

盧江,三十六歲,畢業於英國皇家醫學院,博士後,回國後被華雲聘用,執刀有五六次,每次都是完美收尾,所以這次也讓他執刀。

盧江有些懦弱的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剛纔唐老爺子剛纔心率跳得太過厲害,所以我才讓夏琳打了鎮心劑”

“呼”葉翔吐出了口氣,那種衝撞平衡了,但唐老爺子心跳還是很弱。

看向盧江,說道:“若不是你手術不當,不斷擠壓道心臟,豈會有心跳加速,說你是庸醫也不為過”葉翔很憤怒,這般毛手毛腳之人為何還要讓他做這次手術。

“張老爺子,曹老爺子,還有這兩個護士留下來,其他人都給我出去,手術我來做”葉翔道。

曹熙烜質疑:“這”因為他們從唐老口中得知葉翔是中醫,醫術非常高明,但此間竟然要動手術,有些難以置信。

葉翔冇有理會他們,怒聲道:“出去”指著左邊的護士道:“無菌手套,手術刀。”

張博弘未言語,葉翔這樣說,定然有一定信心,其餘人全部看向曹熙煊。

曹熙煊咬牙說道:“執行”他選擇相信葉翔,也許真的會出現奇蹟。

盧江等人有些不平的走出手術室,盧江回頭看了眼葉翔,再次轉身離開。

“醫生,我爺爺怎麼樣了”盧江等人一出門,唐小可梨花帶淚上前詢問,但是得到的是我們儘力了幾個字

被葉翔所指的小護士在急救室裡麵的消毒室拿來無菌手套遞給他,葉翔戴上手套,深呼吸了口氣,這是他第一次動手,心中確實有些顫抖,拿起手術刀神情突然變得冰冷,眼中冇有任何感情,精神擊中一點。

手術刀在得葉翔手中,宛若有了靈魂一般,在唐老爺子的心臟部位輕輕一劃。曹熙煊眼睛一亮,不可思議的看著葉翔那超水準的刀法,被那種靈動所折服。

“叮叮叮”

顯示儀器上,危險的紅燈閃亮,螢幕上本還有些許起伏的波紋完全變成了直線,這顯示著唐老爺子心臟已經停止跳動了

“完了”曹熙煊吐出了口氣,臉色不禁有些蒼白,唐老已經無力迴天。

張博弘苦澀的搖了搖頭:“唉”

葉翔動作未停下,每一刀的線路都十分完美,避開了所有要害。

在宇空的記憶中,出現這般情況,隻要冇有直接傷害到心臟,在心臟停止跳動三到五分鐘之內進行搶救,有百分之一的可能讓心臟恢複跳動,可是很困難,在宇空的個世界上能完成這樣手術的人有很多,但是在這個世界上可能冇有幾個,他第一次做,不知道能不能完成,但是無論如何總得試一試。

“張老爺子,鍼灸引氣”葉翔吩咐道。

張博弘說道:“葉先生”葉翔打斷道:“冇時間解釋,煩惱張老”張博弘看得葉翔急切的臉,點頭,拿出銀針,引氣彙聚心脈方法有很多,有得葉翔的前車之鑒,張博弘很快便上手。

再一刀下去之後,葉翔迅速建立剝離麵露出心臟,便看見葉翔探出大拇指伸進刀口,很有節奏的一下一下輕輕按壓,力度很均勻。

“按壓心臟複跳術”曹熙煊有些呆滯的說道,曾經他去得大米帝國交流,有幸見過這般神奇手術,驚為天人,據當時麥克格勒瑟曾言過能完成這手術的當今世界有三人,一人是他,一人是艾琳博雅,還有一人已經去世,冇有想到葉翔竟然會得這難入登天的神奇手術。

葉翔精神集中於一點,他像一台精度非常高的機器,重複著按壓動作,且在大拇指按到心臟瞬間連續顫動十幾下。

一分鐘過去,唐老的心臟還是冇有任何反應。

葉翔額頭上密密麻麻浸出汗澤,一名小護士拿出手帕幫他搽乾淨,免得汗水流下,感染傷口,其實就算小護士不擦拭,葉翔也不會讓這些汗水滴落,此乃是大忌。

又過去三十秒中,葉翔加大了按壓力度,神色出現了焦急,若是在這般下去,那真的迴天乏術了。

曹熙煊與張博弘搖頭感覺到冇有希望,臉上露出悲苦神色,可就在這時奇蹟發生了,心電儀突然滴的一聲跳動了,紅燈不在,綠色昏暗。

葉翔不由得精神一振,又加大了按壓力度,心電儀開始滴滴響了起來。

曹熙煊忍不住興奮道:“有心跳了,有心跳了”奇蹟出現。

張博弘急忙說道:“連接上心臟復甦機。”

葉翔趕忙停下來,然後以氣禦針,真氣輸入,刺激唐老爺子的生機。

經過三分鐘的處理,唐老爺子雖然心跳甚弱,但是已經足夠恢複,命已經保住。又經過半個小時,葉翔把唐老爺子的症因清理完成,至於其他事就交給曹熙煊等人。

“至於其他事情就交付給你們了,但是動手之人重新找一個,剛纔那人我不放心”葉翔邊說邊脫手套。

曹熙煊說道:“葉先生,你就放心交給我,我會盯在這,不會出現任何一絲紕漏”

“呼”葉翔撥出口濁氣,摸了把汗,走出了手術室。

曹熙煊說道:“這是世界最為頂級的醫術,全世界隻有數人能完成此項手術的鬼才,我龍國竟然出現了一個,大國之崛起,無可阻擋,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張博弘道:“這纔是中西結合,恐怕這個世界上出了絕症,冇有葉先生治不了的病,若他能踏入這行業,將是龍國之福”

“葉翔,我爺爺怎麼樣了”唐小可還是梨花帶淚,人見尤憐。

葉翔微笑道:“幸不辱命,唐老爺子脫離了險境,修養幾天便可甦醒”

“嗬嗬,吹牛皮我見得多了,吹成這般的還是第一次”盧江一點都不相信葉翔能夠救得唐明塵性命。

葉翔露出神秘的笑容,打斷說道:“你怎麼知道我不行”

唐小可可不喜歡這話,秀眼射出冷光。

“因為老爺子的心跳會不斷減弱,最後會冇了心跳”盧江款款道。

葉翔微笑道:“不愧是高才生,懂得中西醫術結合,厲害”然後對著唐小可說道:“進去看看你爺爺吧,我有事先走一步”

“好”唐小可冇有留葉翔說請他吃飯之類,她很清楚葉翔的性子,定然不會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