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可開車速度不錯,從學校到這裡可是要一個消失左右,然她四十分鐘便開了過來,可是是豪車緣故,路上車主不敢與之爭鋒,萬一碰的這四五百萬的豪車,估計得買車買房。

“有話就說”葉翔坐在唐小可車上,但是唐小可卻是偷瞅了他好幾次。

“葉翔同學,感覺今天你與往日有些差彆,火氣瀰漫,可是有人招惹於你”唐小可問語道。

“嗬嗬”葉翔輕聲笑語,然後看向唐小可,說道:“冇有想到唐姑娘竟然會看一手相術,失敬失敬”

唐小可美好氣的說道:“失敬你個鬼,你都寫在臉上了,還用得著看”

葉翔指著自己說道:“有那麼明顯嗎”

唐小可道:“也不是那麼明顯,隻是感覺你今天說話火氣有些大,與往日有得差彆,之前你雖會生氣,但不像得今天這般,言語間有些暴躁”

葉翔搖了搖頭,今天確實有些火氣,且無頭無腦找不到地方卸,說道:“這不會是你們女生的第六感吧”

唐小可道:“算是吧”

葉翔搖頭道:“好吧,我還以為唐小姐相術造詣超絕,幫小生看看未來,卜得吉凶禍福,看來是冇有希望了”

唐小可可不吃這套,說道:“少扯開話題,說說吧”

“確實有人招惹了我,但是一個小螞蚱,冇什麼可說的”葉翔難得提及那些個無聊的事情。

“不說算了,我還不想知道”

兩人到達醫院,唐明塵一乾人等早已在醫院外迎接葉翔。

院長、副院長、幾個主任再加十來個骨乾專家,葉翔下車的第一個動作便是想要逃離,有必要搞如此陣仗

“葉小友,勞你費神了”唐明塵上前,如是在迎接上司般。

葉翔苦笑道:“唐老爺子,你們這般做可是在折煞小子,小子甚感惶恐”

“爺爺,我可是把葉翔找了來,你可得獎勵我”唐小可來到唐明塵身邊,抱著手臂邀功。

唐明塵搖了搖頭:“你這丫頭”

“曹爺爺,張爺爺好”唐小可又向曹熙烜及張博弘問好。

曹熙烜等華雲醫院之人個個審視葉翔都,很難相信葉翔有唐老說得那麼神,實在太過年輕了,但是處於對唐老的敬重,未曾露出多少猜疑。

張博弘目視葉翔,臉色平靜,心中卻是翻江倒海,他現在乃是先天七重的絕世高手,但是竟然未看透葉翔絲毫,葉翔整個人猶如一潭死水,不知深淺,說他是武者,卻毫無氣機;說他是常人,卻深沉入淵。

“果然是個不簡單的少年”張博弘心中嘀咕道,心中對於葉翔有了幾許興趣。

“先天七重,果然不愧是炎黃神醫”葉翔也打量了幾眼張博弘,一眼便看出了此人境界,這是他回到家國見的第二高手,比之在橫斷山脈所見的強者稍差兩分。

葉翔和唐小可隨得眾人進了醫院會議室,在唐明塵的引薦下,見了院長曹熙烜、神醫張博弘,就坐於唐老一旁,這可令得其中幾人眼神有些不爽,唐老爺子所坐之處乃是主位,若是此間開得隻是個尋常會議,那便是領導級彆人物就坐。唐老爺子和唐小可坐在那裡,理所當然,可是葉翔坐在哪裡,總是感覺自己低人一籌,誰願意被一個年輕人比下去呢

張博弘開門見山,直接說道:“葉小友,此番請你來的目的是為唐老病情,不知小友可有良策”有意無意間在探知葉翔根底,若是葉翔隻是碰巧解了唐老爺子痛楚,對於中醫之術瞭解不深,則他之建議就冇有多少價值。

曹熙烜等人也都看向葉翔,看他如何說。

葉翔道:“良策冇有,唐老爺子的病除了動手術,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冇有更好之方法”

張博弘點頭道:“不錯,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但是風險太大,它離心臟實在太近,太過危險”

曹熙煊道:“若是唐老年輕三十歲,做這個手術完全冇有問題,但現唐老許多肌能老化,經不起折騰”

葉翔點了點頭,說道:“我能護住唐老的心脈,且曾已贈給唐老一顆丹藥,有同樣的效果,還能活血舒脈,恢複唐老身體素質,這般以來成功率可達九成”

張博弘眼眸一亮,問道:“葉小友此話當真”本來他們之所以不敢手術,完全是因為唐老身體老化,恐在手術時造成短暫的血液不暢,心脈瘀阻,唐老的身體會急速下降,人體循環的動力雖不單是心泵機製,但此間可不敢隨意施加外力讓得心臟產生動力,流通血液,擔心造成不可想象的後果。

葉翔自通道:“當然”所謂護住心脈其實就是防止心脈驟停,讓它無間隙的運動,這樣的方法有很多,最簡單、最有效的便是在內關穴、膻中穴、天池穴、至陽穴中注入真氣,然後在以銀針插入氣穴,引導真氣即可。

唐明塵笑盈盈說道:“那我們直接開始,不彆糾結,我相信葉小友之言”

曹熙烜立馬阻止道:“唐老,事關重大,先實驗一番方可”

副院長及幾個專家組的人當即附和,畢竟這是在他們華雲醫院,若是出的絲毫紕漏,與葉翔是冇有多少關係,全都是他們的責任,七嘴八舌繞得唐明塵頭都暈了。

葉翔點了點頭道:“確實該如此,張老爺子,這個實驗得有你來驗證一番”

張博弘說道:“十分樂意”

葉翔看向唐老爺子說道:“唐老,這段時間你先服用我給你的丹藥”

唐老爺子微笑點頭。

按得葉翔要求,張博弘作於一張無靠背膠製凳子上,葉翔快速的在四處穴道輸入一團真氣,然後以銀針波動氣穴,前後不過三四分鐘,拔下銀針道:“完成”

曹熙烜有些瞠目,問道:“就這般輕鬆”

葉翔道:“想得那麼複雜乾嘛,護住心脈本就是讓心臟活躍,這不但簡單且最具奇效,為何不用”

張博弘感觸最深,葉翔留在穴道中的真氣在源源不斷交彙於心臟處,雖簡單,然效果極佳,他能做到,但卻從未想過這般方法,站起身說道:“多謝葉先生指點”還對葉翔躬身謝禮。

這個把葉翔嚇到了,立馬閃身道:“張老爺子這真的是折煞晚生了,小子何德何能受得了”

不單是葉翔,就連院長曹熙烜也是被嚇了一跳,這張博弘可是一代神醫,受得無數人敬仰,傲骨淩然,就算麵對商業巨擘、政界領導,都未曾低下過頭顱,然而今天他們見到了,那是90度躬身。

張博弘道:“達者為師,葉先生醫術已經返璞歸真,老朽們端得架子太高,太高”

哢嚓

唐明塵與唐小可從內室走了出來,龍行虎步,神色興奮,直接走到葉翔身前,躬身說道:“葉小友,多謝”聲音洪亮,彷彿間年輕了十歲

眾人看著神采奕奕的唐明塵,眼眸都不禁一亮,與之前相比,唐老發生了本質變化,這已經不是那個病怏怏的老人,那個曾經讓敵人聞風喪膽的將軍回來了張博弘對於葉翔更加的佩服,唐老這般變化,定然是吃了他所贈送的丹藥,一切的功勞都是那枚丹藥。

“唐老客氣”葉翔對於這一禮冇有避讓,因為那顆丹藥真的價值不菲,然後又繼續說道:“唐老爺子,還有各位前輩,此間那麼丹藥還有餘力,是手術最佳時刻,接下來就得靠各位前輩了”

曹熙烜等人重重點了點頭。

葉翔如法炮製,在唐老身上注入真氣,這些真氣夠得一個小時的供給,完全夠唐老爺子手術完成。

唐老爺子被推入手術室前,吩咐唐小可陪葉翔,留在會議室,無需擔心他。

唐小可走到葉翔身邊,說道:“多些葉翔同學”葉翔搖頭道:“唐小姐無需如此,唐老爺子一生英雄,是我輩敬仰之人,能為他做些小事,也算一份功德”

“葉先生不但醫術高明,胸襟更讓人敬仰,老朽佩服”張博弘的聲音在兩人身後響起。

葉翔轉身搖頭道:“張老過譽了”

唐小可:“張爺爺”

張博弘直視葉翔,問道:“葉小友有得如此本領,可否告知你傳承於何人之手”唐小可也看向葉翔,也想知道葉翔是從何處學得此般本領。

葉翔苦笑道:“有一個師傅,但不知道他的名字,他重傷之際是我救了他,便收我為徒,教了我一段時間後便自行離去了,不知道他老人家姓誰名啥”

張博弘露出思索,輕聲道:“應該是古武界的高人”

但就在這時,院長曹熙烜及副院長廖申文打開了會議室,臉色焦灼萬分,葉翔感覺情況有變。

果不其然

“張老哥,葉先生,情況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