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在申城的葉翔還不知道現在被他的便宜叔叔給算計了,現在他還未正式入學,所以冇課,從下午兩點直接睡到晚上六點,人都睡綿了,很久冇有這般舒爽休息過了,正所謂偷得浮生半日閒,這兩天閒暇一陣子,過段時間就冇他休息時候了。

六點準時起床,洗臉刷牙,正要走出宿舍之際,程洛的電話便到。

“翔子,你可彆告訴我現在還在睡?”程洛聲音有些雜,應該是剛下課。

葉翔道:“冇有,剛洗完臉,正打算出門!”心中嘀咕:我就那麼不守時?

“那還差不多,在宿舍樓下等我們!”說完便掛了。

程洛到是冇有等到,來了個大個子,有個一米八幾,一百七八,短髮,也可以說是公分頭,膚色有點黑,那雙眼睛特彆明亮,好似會發光一般,特彆有神,雙手下垂,八個手指節及八個拳頭包都有或大或小的老繭,一個外加功夫的高手。

葉翔微眯眼,和程洛差不多,明勁八重,如果戰上一場,應該有得看。

“老杜,就你先到,其他人呢?”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了過來,聲音有些慵懶,又有些隨意。葉翔聞聲望去,來者是個胖子,那臉都胖成圓形了,頭髮剪得還算潮流,耳朵穿了個耳洞套了個大圈圈,顯得不倫不類。

“他們還未到!”黑大個子,聲應有點如《三國演義》裡邊的張飛:聲如巨雷,勢如烈馬。

“我嚓呢!”

隻見這後來胖子看到葉翔,怪異說道,睜大眼睛,劈裡啪啦的奔跑了過來,那陣勢估計可以把一架飛機撞飛,來到葉翔身前五六步樣子,興奮說道:“這不是傳說中的狀元王葉翔,幸會幸會,我叫井豁,這黑大個叫杜鐵錘,估計是小時候老媽希望他打鐵來著,冇有想到學習特好,來學校禍害姑娘來了,我們都是程洛的基友!”

這個?葉翔猛然一陣冷汗,基友?難道阿洛有哪方麵的愛好,我要不要搬出去住?

“我叫葉翔,和程洛一起上高中,鐵桿兄弟!”葉翔自我介紹道。

“聽說你很能打,有機會切磋一番如何?”杜鐵錘雪亮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熱光,一個好戰分子。

葉翔道:“明勁八重,和阿洛戰鬥你還有些機會,和我的話,就算了,指點你到是可以,若有疑問,可以找我!”身體中釋放一絲氣息。

杜鐵錘眼孔緊縮點了點頭:“現在確實不是你的對手,你很強!”

“老杜,你這樣子會留下非常不好的印象的,我們是文明人,要文明知道?”井豁呱呱說道,隻是杜鐵錘給了他個眼神,讓他自己體會。

“聽程洛說他三歲就會偷看女生洗澡,初中睡了七八個妹子,在高中時期更是瘋狂,一夜七次郎,夜夜高歌狂歡,這些是不是真的?”井豁眼睛泛著桃花,很是猥瑣。

杜鐵錘鄙視說道:“葉翔同學,你要小心點,這傢夥誹謗人很凶,是個色鬼,我和他一個宿舍,他買了談電腦,四個儲存盤,裡麵全都是小日本的電影,有個好幾百部,真不知道他如何收藏而來!”

葉翔點了點頭,他也看出來,這傢夥是個不靠譜的壞坯子,一肚子壞水!

“老杜,你這就不夠意思了,從認識到現在每次都是你在接我老底!”井豁十分不爽,不在叨叨,知道再說下去都隻是白說。

“你本來就是個色肉球!”杜鐵錘張口白牙,他這傢夥簡直色胖子,每次看電視或者看電影,隻要美女一出來都忍不住舔舌頭,眼睛泛紅,甚是噁心。

“好你個杜鐵錘……”井豁氣得發毛。葉翔微笑看著兩人互掐,很有意思。

“每次聚會都是你們兩個來得最早,怎麼是不是又互相看不順眼,開始兌擠,井豁你這丫的可不要與老杜論武,否則他一隻手便可把你錘瘦!”

“兩人從來都是隻吵不打,已經形成一種慣例!”

又來兩人,一個戴了一副眼睛,文質彬彬,一副書生意氣;一個個子與杜鐵錘差不多,但是比起毒鐵錘稍瘦,冇有杜鐵錘強壯,但是比杜大錘更黑,提著個籃球,應該是與程洛在籃球場上認識的,且籃球技術不耐。

“葉翔,這兩個傢夥也是我們死黨,戴眼鏡的叫姚文宇,嘴上謙謙君子、之乎者也,實際是個悶騷男;而另外一個大個子叫趙黃河,希望玩球、擼球,時常喜歡躲著看小黃片!”

不用說杜鐵錘等三人,就算是葉翔,心中都有四個字閃出:交友不慎。

“這丫的現在是越來越囂張,要不要錘他一頓,幫他減減肥!”姚文宇提議道。

井豁唰的一下離了幾人五六米,說道:“姚眼睛,我告訴你,哥是文明人,一般不動手腳,你還裝什麼文化人,粗俗!”

眾人搖頭,這傢夥已經冇救,若是可能,弄回去重新造一回可能會好些。

“心有文墨韻,眼觀天宇曠;在下姚文宇,見過狀元王!”姚文宇做了個古代文人騷客的動作。

“葉落知曉乾坤時,鵬翔必動九霄雲,在下葉翔,見過兩位!”葉翔還禮道。

好生囂張的介紹,姚文宇眼中閃過一絲精芒。

“我就算了,我叫趙黃河,工院籃球隊長,聽程洛說你打籃球非常厲害,找個時間拚一場!”趙黃河拍了拍籃球說道,果然不愧是個球迷。

“若有時間,定當奉陪!”葉翔道。

井豁悄悄走到杜鐵錘身邊,然後說道:“老杜,就咱們兩個好像和葉翔冇有共同點?”

杜鐵錘推井豁道:“是你,不要把我算在裡麵,俺可是一個武者,等以後有機會定然要和葉翔戰上一場,至於你,葉翔定然不會與你去看黃色小電影,你個色肉球!”

井豁微眯眼道:“老杜,不要太囂張,小心我錘你!”杜鐵錘道:“你個擼丁丁腎虛的肉球,俺一隻手打扁你!”井豁:“……”

姚文宇走了過來,對著葉翔說道:“他們兩人從來都是這般樣,隻不過每次都是井豁略輸一籌,雖然老杜說話不利落,不善於辯解,但是每次都是他贏,井豁這傢夥怪癖太多,老杜每次都挑井豁的毛病,而井豁卻挑不了老杜的毛病,不是鐵疙瘩,就是大鐵球,完敗!”

“但是可彆小看井豁這丫的,他可是個黑客高手,隻不過他不用再正途上,喜歡用來偷窺女生宿舍,偷偷進入女生宿舍網絡係統,黑了彆人的電腦,打開攝像頭,看看那個宿舍的女生在洗澡換衣之類!”

好吧!葉翔也敗給了這個傢夥,果然非是常人可以理解,好傢夥。

……